波士顿MedFlight的空中医疗急救探索与实践

  30多年前,来自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市的6家医院联合成立了一家空中医疗服务机构,使用唯一的一架直升机,为当地居民提供HEMS服务。MedFlight属于非盈利慈善机构,通过接受捐赠的方式获得运营资金,受到美国国税法典501(c)(3)部的税收豁免。

  事实证明,这种运作模式得到了巨大的成功。MedFlight目前拥有3个飞行基地、4架直升机、1架固定翼、5辆救护车,30多年来共救治伤病员60000人。MedFlight的任务原则是:“使用最合适的运输工具,将伤病员在最短时间内运送到最合适的医院”。

  作为美国“东北部地区空中救护联盟(North East Air Alliance,NEAA)”的发起者,MedFlight与其它美国东北部地区的空中医疗救护服务机构一起共享信息和资源,建立起完善的空中救护网络。

  MedFlight另外一个了不起的成就在于,它在过去5年与FAA以及波士顿洛根国际机场达成了一个协议,首次尝试针对波士顿诸多医院采取仪表进近程序。这就意味着当MedFlight的直升机在降落到医院停机坪的过程中,同时进近机场的波音747需要盘旋等待。干线客机为直升机让路,这对于属于美国最繁忙机场之一的洛根国际机场来说,简直难以置信。

  尽管MedFlight独特的医院联合模式对其它地区来说并不完全适用,但它的成功说明这种模式还是可借鉴的。在竞争激烈的HEMS市场,MedFlight 依然坚持“患者第一、利润第二”。

  波士顿MedFlight于1984年由6家医院联合组建,包括:Beth Israel Deaconess医疗中心、波士顿医疗中心、波士顿儿童医院、Tufts医疗中心、马萨诸塞综合医院、布里格姆妇产医院。1985年,MedFlight使用MBB BK117正式转运第一位病人。

  今天,MedFlight的机队包括1架西科斯基的S-76C++,1架比奇空中国王B200,1架BK117和2架EC145,拥有3个运营基地,包括汉斯科姆、Plymouth 城市机场以及Lawrence城市机场。MedFlight每年要转运3500位病患,其中一半任务是由地面救护车完成的。

  从只有一架直升机发展到一个完善的综合医疗救护系统,MedFlight靠的是一点一滴的积累,以及对优质高效服务的不断打磨。MedFlight的任务原则是:“使用最合适的运输工具,将伤病员在最短时间内运送到最合适的医院”,这条原则起始于其24/7服务的通讯中心,拥有丰富急救经验的医生们时刻准备接听呼救电话。

  当呼救电话打进来,整个团队就开始运做起来了。首先要根据呼救者的具体描述,判断该投入何种急救资源,并联系接收医院。决定使用哪种救护工具取决于许多因素,包括伤病患者的病情,运输距离,以及天气。总的来说,MedFlight把直升机更多用于快速定点直线飞行(响应速度远大于地面车辆的路线)。而地面车辆主要用于短距离运输,以及对救援时间要求并不是那么高的救护任务。空中国王被用于更远距离运输,比如Martha’s Vineyard和Nantucket。

  除了针对不同的任务特点选择最合适的运输工具,MedFlight还为每架直升机安装了一模一样的医疗内饰和设备,包括气管插管箱、重症监护仪、全功能有创和无创呼吸机、氮氧和氦氧设备、心脏搭桥设备、婴儿保育箱等等。这样做使得飞行护士和护理人员能够在不同直升机上拥有相同的医疗环境,大大提高工作效率。

  飞行护理人员Matt Libby告诉笔者,MedFlight已经创新性的开发出一套地面直升机模拟医疗舱,用于人员培训。另外,机上医护人员每年还要轮换着在其它岗位坐班,并经常进行任务总结和主题讲座,分享和交流经验。Libby表示,高强度的培训是非常必要的,因为每一个呼救电话都很可能成为最艰巨的任务,只能时刻做好准备。

  MedFlight的年度运营费用预算一般为2600万美金,病员支付和捐赠覆盖了其中70%。其余30%由背后的6家医院分担。

  安装最先进的医疗设备、施行最严格的任务训练,成就了MedFlight极高的EMS服务水平。MedFlight从一开始就是用双发直升机执行任务,从1991年开始增加仪表飞行能力,从2006年增加夜视仪飞行能力。尽管每个能力的增加都意味着不菲的费用,但MedFlight认为处于对安全的考虑,这种投入是值得的。MedFlight历史上曾发生过3次单发停车,但双发直升机良好的OEI特性大大降低了危险程度,这让MedFlight更加相信双发直升机比单发更加安全。

  另外,Lynda还表示MedFlight在飞行员培训上的大量投资是提高任务效率和安全性的重要因素。除了在直升机厂商处的改装培训,MedFlight每年还把飞行员送到FlightSafety等模拟机培训机构接受两次额外培训。

  对设备和培训的大量投入体现了MedFlight管理者对安全的重视。质量与安全经理Todd Denison强调,安全是一种价值观,而不是一个工作排序,它无处不在。在MedFlight,每个人都被要求不断查找危险因素,并不断完善程序。这点在过去30年从未改变。

  在提升安全性上,MedFlight不断将团队的反馈作为流程改进的输入,同时还参考许多行业先进经验。MedFlight最具创新性的举动是开发了一套基于互联网的信息共享系统,用于危险情况的汇报和追踪。

  NEAA的成员机构每月都会举行一次电话会议、每季度举行一次见面会,保证及时沟通,解决现有问题。“如果我有一个好的想法,我会毫不犹豫的分享给NEAA的其他机构,而不是捂着藏着”,Denison说道:“这就是NEAA整个联盟的成功之道”。

  MedFlight对飞行员要求非常严格,需要的资质和能力包括:3000飞行小时、多发飞行、夜视仪、仪表飞行、丰富的HEMS经验等等。

  2010年,MedFlight尝试开发针对波士顿市区医院的GPS仪表进近航线。由于缺乏相关经验,并且这些医院离波士顿洛根国际机场非常近,使得该任务变得异常艰难。负责进近程序设计的Steve Hickok说道:“我们当时面对的是一个及其复杂的空域环境,并且阻力重重。”

  幸运的是,洛根国际机场的空管展现了极为合作的态度,给Hickok腾出了一小块空域,并且符合FAA的相关规定。尽管如此,程序设计的时间依旧很长,需要考虑许多的因素。2013年,经过了两年多的研究和开发,程序得到了通过和使用,并承诺最大程度降低对商业航空的影响。

  2017年取得自己的135部运行资质,取代之前30年与通航公司签约的形式。早在2002年,MedFlight就有此打算,经过了多年的运作,MedFlight已经具备了应有的条件。

  同时,MedFlight还在尝试更多改进和创新,比如与德国heliEFB公司共同开发电子飞行包,与Digital AirWare合作将飞行包整合到维修追踪软件中。另外,继续扩展针对市区医院的GPS仪表进近程序,把更多医院纳入到该体系中来。

  不管未来如何发展,对于MedFlight来说,合作和追求极致服务的理念是不会改变的。“我们背后的6家医院对我们支持很大,我们还将继续扩张我们的服务地域范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vkdesigns.net/boshidun/4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