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成功背后的男人:斯坦·李属于过去凯文·费奇塑造未来

  “我过去喜欢写日记,我会把我看过的电影都写下来,看的什么、什么时候看的、看了几遍都写上,我还会写他们的音响系统怎么样,我当时就是个呆子。”

  在《复仇者联盟4》上映前夕, 漫威影业负责人凯文·费奇接受了美国《综艺》杂志的专访。这个70年代出生、80年代长大的新泽西男孩爱看电影。他小时候看过Eddie Murphy的喜剧,也喜欢施瓦辛格的动作片,但真正让他情有独钟的,还是《夺宝奇兵》、《星球大战》和《星际迷航》这样的长篇电影。

  “我喜欢长篇电影”,凯文·费奇说,“我想看到我喜爱的角色如何成长、改变。有时候我也会沮丧,每当有电影让我沮丧,我就会坐下来思考,我会怎么改编这个故事。我不会写剧本,但我会在大脑里构思。某种程度上讲,这和我现在干的事情差不多。”

  “宅男”、“漫画迷”、“电影迷”,这是费奇身边的人评价他时出现频率最高的词。作为斯坦·李之后,对漫威影响最大的人,他们俩有许多相似之处。

  例如都喜欢奇幻作品,斯坦·李成长的年代只有杂志和小说,费奇成长的年代最流行的文化消费品则是电影。他们在漫威都不亲自撰写剧本,但都会为每部作品定下基调和大纲,使得每一部作品都留下了深深的个人烙印。他们都爱和粉丝交流,斯坦·李喜欢在杂志里回复读者来信,费奇则是直接出现在漫展上和粉丝面对面交流。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们都为漫威创造了一个宇宙。

  漫威创造了“宇宙”这个概念。1939年《漫威神秘漫画》第7期,贝蒂对纳摩说,“霹雳火已经站在警察那一边了”——这段不经意的台词让纳摩和霹雳火这两个原本属于不同故事的角色产生了联系。没人知道这个创意究竟是谁的神来之笔,但毫无疑问,这一设定在斯坦·李手下被发扬光大,它就像一颗种子,在70年后再次焕发生机。

  2008年,在《无敌浩克》结尾处,小罗伯特·唐尼饰演的钢铁侠再次登场,为“漫威电影宇宙”拉开了序幕。这次毫无疑问是凯文·费奇的想法,他在延续漫威的传统,也在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系列电影。

  拍摄过四部漫威电影的导演乔·罗素评价凯文·费奇这一做法为“步步惊心”:“将不同电影的故事交织在一起,是一个非常容易引发混乱的想法。这个实验在每一步都有失败的可能性。如果有一两部电影不成功,整个系列就得全玩完。”

  事实证明凯文·费奇制作的系列电影非常成功。漫威的21部电影带来了183.04亿美元(不算《复联4》)的票房收入,足以让他的东家迪士尼赚的盆满钵满。

  “我们收购漫威时,对他们抱有很高期望,但凯文·费奇和漫威电影宇宙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的预期,”迪士尼集团CEO Bob Iger说,“他们定义了新时代的超级英雄,扩展了他们的相关性——为电影叙事设定了一个新标准。这种创意上的成功绝不是偶然;这是天赋、视野、热情和勇气的结晶——在漫威影业,这一切始于凯文·费奇。”

  除了皮克斯(也属于迪士尼),还没有那个制片公司能像漫威这样一直赚钱。凯文·费奇没有电影里的蜘蛛感应,但他却拥有超人般的命中力,每次都能切中市场的要害。

  “他是以一个粉丝的身份达成今天这番成就的,不是以一个商人或制片人的身份,”扮演雷神的Chris Hemsworth说,“他在做他喜欢看的电影。”

  2005年,漫威决定从对外授权转向自制电影。彼时,漫威漫画中比较受欢迎的蜘蛛侠和神奇四侠分别在索尼影业和20世纪福克斯手上,拍钢铁侠和美国队长能不能吸引到观众还犹未可知。

  最可怕的是还没钱。为了凑齐拍电影的资金,漫威以黑豹、神秘博士的角色版权做抵押,向美林证券借了5.25亿美元。据前两部《钢铁侠》的导演 Jon Favreau 透露,当初拍摄第一部电影时背负了巨大的压力。

  “我们的处境非常危险,”Favreau 回忆道,“第一部电影糙得不能再糙了。我经常被提醒,如果我们不能还贷款,我们就玩完了。”

  后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钢铁侠》大获成功。全球票房5.85亿美元的成绩拯救了漫威,也拯救了罗伯特·唐尼的演员生涯。

  漫威的成功很重要的一方面原因是观众对于超级英雄电影的认同。漫威并不是超级英雄电影的创造者,在漫威推出钢铁侠前,DC的经典IP“超人”和“蝙蝠侠”就已经被翻拍过多次。1985年,被引进中国的《超人》更是成为了现象级电影。这些前辈已经证明了超级英雄具有一定的市场号召力和跨文化的传播力。

  但大家对漫威依然存在另一种担忧——过于“粉丝向”。观众喜欢看蝙蝠侠打败绿魔拯救纽约,但观众不会研究什么是无限手套和宇宙魔法,如果你拍的太深入,普通观众不会买账。但随着漫威开始用一部又一部电影打造他的“宇宙”时,他们发现观众能够跟上情节发展。当然,这里除了电影剧本的简化以外,也少不了热心粉丝的科普。

  在《钢铁侠》的结尾,塞缪尔·杰克逊饰演的Nick Fury 对钢铁侠托尼·史塔克说,“你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有超能力的人。”

  “塞缪尔是在告诉他,’你以为你独一无二,但其实你错了‘”费奇回忆道,“’你是这个宇宙的一部分‘,在某种程度上,我们也在向观众灌输我们的理念。我原本以为只有我们漫画的粉丝才懂,后来发现大部分人都明白我们的意思了。”

  在钢漫威开始构建自己宇宙的这段时间,我们的娱乐市场迎来一次粉丝市场——也就是IP改编——的高峰。《权力的游戏》、《行尸走肉》一直在热门美剧榜上居高不下。电影院里最热门的电影,除了漫威就是哈利波特和蝙蝠侠,看起来这是一场宅男女们的胜利。

  费奇的”宅男“属性在某种程度上也促成了他的成功。在大学毕业后他成为了制片人Lauren Shuler Donner的助理。1999年,Shuler Donner 被任命为《X战警》的制片人,这是第一部漫威的漫改电影。作为一名从小看漫画长大的“宅男”,费奇在这部电影里显示出了他资深粉丝的一面,从故事背景设定到角色的服装道具,他几乎参与了影片的拍摄的全部工作。

  “在他的帮助下,我们保证了准确性,”Shuler Donner 说,“所以,我们在用电影媒介呈现这个故事时能不失真。”

  漫威被迪士尼收购后,凯文·费奇对漫改电影市场的敏锐感知得到了迪士尼高管的认可。迪士尼影业主席阿兰·霍恩曾说:“他有权力把我们看不懂的电影拍出来。在电影上映前,100个人里有几个知道‘奇异博士’和‘银河护卫队’?可能只有5个吧。”

  2015年,《美国队长3:内战》筹拍,漫威的“内战”也一触即发。漫威影业最初隶属于漫威娱乐,漫威娱乐CEO佩尔穆特一贯主张低成本,但漫威影业的总裁凯文·费奇希望能够增加成本,让电影规模变大。双方矛盾的核心是小罗伯特·唐尼的戏份,如果戏份少,则成本低,如果要给他加戏,成本就会变高。

  在这次内部斗争中,凯文费奇获得了来自迪士尼的支持。在迪士尼的操作下,漫威影业于2015年8月独立,成为与漫威娱乐平级的子公司,未来的漫威电影就由凯文费奇一个人说了算。

  按照 凯文·费奇在过去采访中的说法,《复联4》是漫威电影宇宙第一阶段“无尽传奇”的高潮与尾声。在高潮落幕后,这位喜爱长篇系列电影的制片人,将把漫威宇宙的故事带到更远的地方。

  2019年,漫威要上映三部电影。已经上映的《惊奇队长》收获了10亿美元全球票房;正在上映的《复仇者联盟4》在中国的预售票房已经超过7亿人民币;最后一部是和索尼影业合作的《蜘蛛侠:英雄远征》。

  漫威11年来拍了23部电影,平均每年都有两部电影。这就意味着,一年上映好几部电影对漫威而言是常态,但毫无疑问,对于管理而言,这需要非常精细化的管理。

  “凯文对他委任的管理层十分信任;他不需要微观管理(micromanage)。”饰演惊奇队长的

  Brie Larson 说,“他明白如果他出现在片场,气氛会发生变化。但你也知道他正在幕后不知疲倦的工作。”

  由于漫威电影宇宙“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特性,再加上一年上映多部电影的情况,每部电影在制作过程中都要考虑好后续作品的相关剧情。罗素兄弟在拍摄《美国队长3:内战》时,曾经专门了一个“作战室”,编剧Christopher Markus和Stephen McFeely就在构思后面两部“复仇者”电影的剧情。

  “我们讨论剧情时,一座就是几个小时,”安东尼·罗素说,“当你要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完成工作,你就必须要保持纪律和效率,不然当下一部电影开机时,剧本可能会出问题。”

  正处在职业生涯最高峰的凯文·费奇现在却要从头再来。在“终局之战”后,一些关注度极高的角色——包括罗伯特·唐尼饰演的钢铁侠和克里斯·埃文斯的美国队长——将推出舞台。这帮主演们已经一起演了10年,就像网友们说的那样,《复联4》将会是他们“最后一次像这样聚在一起了”。

  “终局之战”的设定,恰恰显示出了费奇作为商人的精明。漫威的电影除了一部又一部,但电影对粉丝的吸引力实际上在慢慢下滑,所以他才会在电影中让一部分“复仇者”慢慢“淡出”。费奇希望能通过这种退出机制“吊住观众的胃口”,让观众对“钢铁侠”的段子感到厌倦之前把角色的价值最大化。

  送旧人,迎新人。未来的漫威电影,包括《永恒族》和《上气》将会为我们带来新的角色,当然,他们也会交织在一起,为这个宇宙谱写新故事。但谈到未来的新电影,凯文·费奇卖起了关子。

  “有一些电影的主角观众们已经很熟悉了,”费奇说,“有一些配角将成为主角,还有一些新角色会出现。拍这些电影的时候我们可以尝试用不同的方式,规避我们过去的错误,还能尝试我们过去没有做过的事情。”

  值得一提的是,漫威的一部分新作将上线流媒体。此前漫威曾与Netflix合作过“捍卫者联盟”系列电视剧,随着Netflix与迪士尼合约到期,Disney+即将上线,漫威未来的电视剧将在Disney+上线,根据目前的公开消息,洛基和猩红女巫的电视剧已经在路上了。

  “这些电视剧将和电影产生巨大的关联,”费奇解释说,“这将是一种我们需要探索的全新叙事方式。”

  在迪士尼以713亿美元收购福克斯以后,原本版权归属福克斯的“X战警”和“死侍”再度回到漫威手中。也就是说,这些人物很有可能会在漫威未来的电影中出现。

  “这件事情到底意味着什么还有待观察,但总得来说,能把这些角色带回家感觉还是很好的,”费奇说。

  对于漫威的未来,我们能看见的最明显的趋势是超级英雄背景的多样化。“惊奇队长”是女性、“黑豹”是黑人,而且这部电影里的大部分角色都是有色人种,处在规划阶段的《上气》将成为第一部亚裔超级英雄电影。

  “我们未来的电影将会强调包容性,”乔·罗素承诺,“荧幕前和荧幕后的多样性,将成为我们制作电影的标准。”

  漫威有用独立导演的传统。例如拍《惊奇队长》的Anna Boden和Ryan Fleck,这两人之前最知名的作品分别是是《Half Nelson》和《Mississippi Grind》。《银河护卫队》的导演 James Gunn 大部分作品都是小成本电影,例如《撕裂人》。

  在漫威目前公开的未来计划里,《永恒族》的导演赵婷也是拍文艺片出身,最知名的作品是《骑士》,这也是第一位执导漫威电影的中国导演。值得一提的是,赵婷的另一个身份是宋丹丹的继女。《黑寡妇》的导演Cate Shortland此前最著名的作品是《柏林综合症》,一部小成本惊悚片。

  根据《钢铁侠》导演Favreau的说法,这个传统最早可以追溯到漫威早期资金紧张的时候。过去漫威这么做是为了节约开支,现在这么做可能也是为了节约开支,但 Favreau 表示,这些导演被漫威发掘出来以后,往往能突破职业生涯的瓶颈,发展到一个新阶段。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vkdesigns.net/feiqiboge/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