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霸权(15001990)》扩展阅读

  下载地址:世界经济霸权1500-1990年(美)查尔斯金德尔伯格 .pdf

  18世纪初,欧洲列强的政治立场不甚明确,葡萄牙先是向路易十四示好,后来又与西班牙较好了一两年,这使英格兰与荷兰方面深感不安。里斯本若是成为敌方的港口,会对他们在太平洋和地中海一带的航运造成严重威胁。英格兰国王威廉三世派出经验老道的外交官约翰.梅休因,联合荷兰方面与葡萄牙进行谈判。

  梅休因在政治上和商业两个方面成功说服了葡萄牙人。他主动向葡萄牙做出承诺,如果葡萄牙能取消进口英格兰布料的某些限制,他保证英方对葡萄牙酒征收的关税最多不超过法国葡萄酒的2/3。葡萄牙接受了这个当时看来毫无实质的条件,背后的原因则不是短期内能够显现出来的。当时没人能保证英格兰的关税将来不会变动,事实上,英格兰在短短一年内就提高了关税。梅休因的儿子保罗爵士在葡萄牙宫廷里四下打点,大力游说,他还劝说里斯本那些原本对葡萄酒毫无兴趣的大地主们,只要能向识货的英格兰供应葡萄酒,他们就会发财。他还可能搬出了庞塔家族的发迹史来鼓励这些人。

  1703年,英格兰和葡萄牙签署了《梅休因条约》(Methuen Treaty),葡萄牙与英格兰和荷兰结成同盟,共同对抗法国和西班牙。这份协议要求:英国对从葡萄牙进口的葡萄酒只征收法国葡萄酒关税的三分之二,而葡萄牙对从英国进口的纺织品(1782年之后也包括所有的 英国商品)只征收15%的关税。当时葡萄牙对除巴西(当时为葡萄牙殖民地)之外的其他国家的产品征收30%的关税。

  条约执行初期使葡萄牙衰落的杜罗河葡萄产区得以复兴,促进葡农业经济的发展。对波特葡萄酒和马德拉葡萄酒的需求被人为地刺激到如此地步,以至于葡萄牙将几乎所有的生产能力都集中于葡萄酒和木塞贸易。其他工业和农业都被荒废掉了,连食品都需要从英国进口。但当英国葡萄酒市场饱和之后,英国人便开始对该地区葡萄园主进行控制,不断压低收购价格,而大量的英国工业品,特别是毛织品进入葡萄牙,则影响了葡萄牙工业的发展,使其在经济上遭受重大损失并日益依附于英国。1836年该条约被废除。

  这个就是经济学中“比较优势原理”的案例,虽然对世界而言可以说是效用最大化,但是对葡萄牙而言绝对是失败的。

  事实上,该条约更使得英国扩大了在欧洲的强悍优势地位,也为英国征服印度和东方打开了方便之门。18世纪初,由于巴西(当时为葡萄牙殖民地)殖民地的迅速发展,巴西金矿和金刚石矿的发现(特别是黄金的发现),再度使葡萄牙变得富有,王室并未致力于发展工业、农业和其他经济,却大肆挥霍这一巨大财富。英国通过上述贸易的贸易逆差,获得了庞大的黄金积累(事实上,巴西的黄金可以说是为了英国开采)。那么英国用这笔财富做什么呢?一方面为发展英国本土的毛纺织,棉布纺织做积累,更主要的是通过利用黄金和自己的海上独占优势,购买印度质地优良的棉布(因为没有其他工业品值得印度和他们交易,只有贵金属,这个和中国鸦片战争前时期差不多,而且当时英国仍然没有力量全面征服印度)。但是英国不是利用进口棉布保证国内消费,虽然英国此时棉纺织生产机械化程度开始提高,但在产品质量上无法和印度布料竞争,所以这些印度布料在英国国内课征很高的关税和消费税。英国通过进口的印度布料倾销到欧洲大陆各个国家,不管是走私还是正规贸易。通过这样的手段,在获得了庞大的商业暴利的同时,做到了保护本国纺织工业的壮大和进步,打击欧洲各个国家以纺织业为代表的轻工业发展;通过走私,倾销等等,获得了很大的利润,从而使得欧洲工业开始步入以英国为中心的时代。

  基奥贾战争(意大利语:Guerra di Chioggia)为威尼斯与热那亚在公元1378年至公元1381年所发生的战争,由威尼斯获得了最后的胜利。另外,此次战争可视为威热战争的一部分,为第三次威热战争。

  威尼斯与热那亚两个海权强国从黑暗时代就借由与君士坦丁堡的贸易来发展,因此也为了贸易在东地中海发生过数次冲突。

  英国于16世纪晚期,挫败了西班牙海上霸权,打破了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殖民垄断局面。英国脱颖而出,逐渐发展为后起的却又是强大的殖民主义国家。它在同荷兰殖民强国的斗争不仅不可避免,而且要求独占海权、独占原料、独占市场,因此由竞争、抢夺发展到武装冲突。1651年,英国议会通过了新的《航海条例》,规定一切输入英国的货物,必须由英国船只载运,或由实际产地的船只运到英国,这就是说不许其他有航运能力的国家插手。荷兰一向以商船多、体积大、效率高、组织完善而成为贸易中介国家、全世界商品集散的中心。英国的新航海条例显然是对付荷兰的,打击它在英国对其他国家贸易中的中介作用。荷兰反对英国的航海条例,英国拒绝废除航海条例,这就导致了英荷海上大战。一共有三次。

  前后达20多年的英荷海上争霸战争,尽管荷兰在军事上没有完全输给英国,但从整体上说,荷兰海上实力大为削弱了。荷兰在经济、贸易、海运方面的实力大为下降,从此“海上马车夫”把海上霸权让给了英国,沦为欧洲二流国家,英国成为海上霸主。以这次战争为标志,海上霸权斗争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荷兰病”是指一国特别是指中小国家经济的某一初级产品部门异常繁荣而导致其他部门的衰落的现象。

  20世纪60年代,已是制成品出口主要国家的荷兰发现大量天然气,荷兰政府大力发展天然气业,出口剧增,国际收支出现顺差,经济显现繁荣景象。可是,蓬勃发展的天然气业却严重打击了荷兰的农业和其他工业部门,削弱了出口行业的国际竞争力,到20世纪70年代,荷兰遭受到通货膨胀上升、制成品出口下降、收入增长率降低、失业率增加的困扰,这种资源产业在“繁荣”时期价格膨胀是以牺牲其他行业为代价的现象,国际上称之为“荷兰病”。

  “荷兰病”的经典模型是由den和J.Peter Neary在1982年给出的。两位作者将一国的经济分为三个部门,即可贸易的制造业部门、可贸易的资源出口部门和不可贸易的部门(主要是一国内部的建筑业零售贸易和服务业部门)。假设该国经济起初处于充分就业状态,如果突然发现了某种自然资源或者自然资源的价格意外上涨将导致两方面的后果:

  一是劳动和资本转向资源出口部门,则可贸易的制造业部门现在不得不花费更大的代价来吸引劳动力,制造业劳动力成本上升首先打击制造业的竞争力。同时,由于出口自然资源带来外汇收入的增加使得本币升值,再次打击了制造业的出口竞争力。这被称为资源转移效应。在资源转移效应的影响下,制造业和服务业同时衰落下去。

  二是自然资源出口带来的收入增加会增加对制造业和不可贸易的部门的产品的需求。

  但这时对制造业产品的需求的增加却是通过进口国外同类价格相对更便宜的制成品来满足的(这对本国的制造业来说又是一个灾难)。不过,对不可贸易的部门的产品的需求增加无法通过进口来满足,我们会发现一段时间后本国的服务业会重新繁荣。这被称为支出效应。“尽管这种病症一般是与一种自然资源的发现联系在一起,但它可能因以下任何一种造成外汇大量流入的事件诱发,其中包括自然资源价格的急剧上升,外国援助和外国直接投资等。荷兰病”可能是一种普遍的现象,适用于所有“享受”初级产品出口急剧增加的国家。

  没吃过鲱鱼,等于没来过荷兰。荷兰人吃鲱鱼的方式很特别,不是用煎或烤的,而是直接搭配洋葱生吃。首先将腌制好并去掉头和内脏的生鲱鱼一刨两半,去掉鱼骨,抹上新鲜的切成小方块的洋葱,用手拎起鱼尾巴,仰起脖子直接把鱼送到嘴里,然后整条鱼边吃边吞下肚子。

  13世纪,由于海流的变化,波罗的海的鲱鱼群开始迁移到荷兰北部的北海。由于海流的变化,每到夏季,就有大批的鲱鱼洄游到荷兰北部的沿海区域。有资料显示,14世纪时,荷兰的人口不到100万,当时约有20万人从事捕鱼业,小小的鲱鱼为1/5的荷兰人提供了生计。

  在17世纪初的北海上,有大约500余艘被称为“鲱鱼公交车”的荷兰大型专业捕鱼船四处游弋,每个捕鱼季节能够收获大约3.3万吨鲱鱼。鲱鱼因此成了荷兰崛起的“第一桶金”。捕鱼业对各类船只的需求推动了造船业的兴起,使得荷兰成为“海上马车夫”。这个只有数万平方公里,土壤贫瘠、地势低洼的小国通过海上贸易开始铸就一个伟大的商业帝国。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vkdesigns.net/meixiuyin/1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