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议员活动指数:特朗普取得自二战停战以来倒数第二的开局

  白宫和国会共和党领导人公开表示,刚刚结束不到一个月的第115届国会,两党共同取得成就的典范,但是,新研究发现,一些数字表明了一些完全不同的东西。

  根据《华盛顿时报》的国会议员活动指数,尽管共和党人已经统一控制了白宫、众议院和参议院这三个政治杠杆,但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国会的关系,在现代政治史上任何新当选的政府中,特朗普取得自二战停战以来倒数第二的开局。

  共和党控制的第115届国会起草的法律较少,参众两院举行的正式谈判也较少,而且在参议院的几个关键标准上也几乎垫底,这反映出人有能力通过拖延战术来阻挠特朗普。

  这种糟糕记录可以追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停战之后,在那70多年时间里,在国会更糟糕的开局的总统是乔治·W·布什,在小布什的第一届国会的大部分时间里,他在参议院面对的是多数党。

  分析人士表示,考虑到共和党控制的第115届国会中存在的严重分歧,以及有权阻挠法案通过的人对特朗普的深恶痛绝,特朗普可能难以完成其议程,这或许是不可避免的。

  美国大学国会和总统研究中心主任大卫·巴克表示:“没错,共和党人确实拥有多数席位,但共和党在第115届国会的参议院里并没有绝对多数席位,这是通过大多数议案都需要的。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基于许多因素的自然演变,但人对特朗普的厌恶程度,以及他们认为特朗普完全不合法的看法,加剧了这种情况。”

  在过去两年中,所做的事情往往是通过快速程序实现的,这些程序并没有给人提供阻挠议案通过的机会。

  其中包括16项法案废除奥巴马时代法规,以及2017年的税收改革,这是30年来对税法的最大修改。

  两党政策中心民主项目主任约翰·福蒂尔表示,参议院确认特朗普提名的数十名法官人选的能力,还依赖于对提名人的诽谤性阻挠,这是在2013年使用“核选项”的遗产。

  但是即使共和党人不必担心人阻扰议案通过,他们有时也会失败,他们试图废除奥巴马医改就是这种情况,一些共和党参议员的反对意味着他们无法获得所需的简单多数。

  这继续让共和党的普通议员感到恼火,他们认为两年来对政治杠杆的完全控制,是一项没有完成的工作。

  弗吉尼亚州共和党众议员摩根·格里菲斯,在去年12月份回顾往事时表示:“我们在某些方面取得了成功,特别是税收改革,但我们错过了一些机会,我们本应该废除和替换奥巴马医改法案,这就是参议院的错。我们的法案可能并不完美,但这绝对比我们现在的法案要完美,美国人民也会过得更美好。”其他国会议员则对未能控制联邦开支、未能削减为计划生育所需的资金以及未能在移民问题上采取行动的机会表示不满。

  《华盛顿时报》的国会议员活动指数着眼于立法活动的整体流程,并没有区分两党达成的重大协议和小的内务事务法案。并跟踪记录了参众两院开会的时间、国会记录中积累的材料页数、所取得的票数、经委员会批准并在参众两院都获得通过的法案、法律的颁布以及编写的会议报告。

  该指数对国会参众两院的总分进行排名,然后将这些排名组合成一个分数,国会议员活动指数得分越低,证明国会的活动就越少。

  特朗普的第一届国会、也就是第115界国会的国会议员活动指数得分为202分,高于小布什的174分,同是共和党总统的小布什在2001年的大部分时间和2002年全年,面对的是控制的参议院,但特朗普政府的国会议员活动指数得分比巴拉克·奥巴马总统(得分242分)、比尔·克林顿总统(得分223)、乔治·H·W·布什总统(得分264),以及追溯到德怀特·戴维·艾森豪威尔时代的历届总统的第一届国会的议员活动指数都要低。

  如果把所有的国会——不仅仅是总统的第一界国会——都算进去,共和党控制的第115届国会,是自二战停战以来的36届国会中排名第31位,第115届国会在起草签署成为法律的法案方面,做得特别差劲,只有335份法案获得通过。

  耶鲁大学的政治学家大卫·梅休质疑,比较历届国会的生产效率是否有用,首先,国会过去通过的是规模较小的独立法案,但现在倾向于庞大的、牵涉较广的法案。2017年的情况就是这样,当时共和党的减税法案不仅彻底修改了税法,还取消了奥巴马医改的个人授权,并开启了北极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的石油勘探。

  梅休说看背后的数字从布什总统的第一次代表大会——唯一的新当选的总统比特朗普在《纽约时报》索引,显示这两年其实是挤满了减税,不让一个孩子掉队的教育法案,爱国者法案,主要的竞选资金改革法律和决议,授权使用武力打击全球和反对萨达姆•侯赛因在伊拉克。

  梅休表示,从小布什的第一届国会的数据来看,其《华盛顿时报》的国会议员活动指数,是唯一比特朗普表现更差的新当选总统,这表明小布什政府的前两年实际上都被减税、无子女遗留教育法案、爱国者法案、对竞选财政法和决议的重大改革、授权机构在伊拉克使用武力打击全球和萨达姆·侯赛因。

  梅休指出:“没有什么可以替代的办法来审视和判断这些细节。”国会山的共和党领袖助手也表示,这些数字并没有反映过去两年的真实情况。他们告诉《华盛顿时报》,在过去几年里,一些案实际上被大多数媒体所忽视,包括数十年来联邦航空管理局的首次完全重新授权,一项农业法案,试图阻止阿片类药物流行病的一揽子法案,以及重大的刑事司法改革法案,这可能会使联邦监狱囚犯减少25%以上。

  所有这些法案都是以两党多数赞成票获得通过的,共和党人表示,这是他们在充斥着消费斗争的推特上,以及重点关注移民政策重大冲突的新闻世界中,没有获得太多关注的一个原因。

  两党政策中心的约翰·福蒂尔,则坚持他自己的标准,即健康国会指数,该指数衡量的是国会在开展业务方面的开放程度,而非衡量政绩。

  预计该中心将很快发布一组新的数据,但福蒂尔指出,初步迹象显示,肯定会有一些亮点,比如参议院正在研究所有重要的支出法案。

  尽管联邦政府部分关门长达35天,但国会去年还是按时通过了十多项年度支出法案中的五项,这反映了和共和党都致力于推进这一进程。但福蒂尔也认为,在过去两年里,众议院在共和党的控制下出现了倒退,因为领导人压制了随心所欲的辩论,在允许任何成员提出修正案的“公开”规则下,不允许任何法案进入众议院议事议程。福蒂尔说道:“数据显示,这并不是一个进行大量激烈辩论的好地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vkdesigns.net/meixiuyin/1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