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历史的视角英国慈善事业的现代化转型pdf

  1.本站不保证该用户上传的文档完整性,不预览、不比对内容而直接下载产生的反悔问题本站不予受理。

  changes of the modern concept of philanthropy as well as the development of modern philanthropy in Britain showing new characteristics of the times. The last part is conclusion,which sums up the course of development of the modern transformation of the British philanthropy, to explore the development of useful inspiration and reference to China. Keywords :Britain ;philanthropy ;modernization ; concept 目录 绪论 1 一、传统理念下英国的慈善事业(17 世纪— 18 世纪末) 3 (一)传统慈善理念的内涵——对穷人的恩赐和施舍 3 (二)传统慈善理念的成因 4 1、基督教的仁爱思想 4 2 、新兴商人阶级的崛起 5 3、贫富差距拉大,贫困问题严重 6 4 、政府解决社会问题的责任意识的增强 7 (三)慈善活动的特点 8 1、慈善活动的参与者以教会为主 8 2 、活动领域主要局限于慈善救济层面 9 3、政府开始介入慈善事业 10 4 、行会组织的出现使慈善活动的组织化程度提高 12 二、转型时期英国的慈善事业(19 世纪—20 世纪中叶) 13 (一)慈善理念的转变—助人自立,倡导科学慈善 13 (二)慈善理念转变的原因分析 14 1、工业革命导致社会问题尖锐 14 2 、新社会思潮的推动 16 3、政府大量介入社会问题的解决 17 4 、中产阶级的崛起 17 (三)慈善活动的特点 19 1、团体公益慈善取代个人慈善 19 2 、社会慈善家大量涌现 19 3、关注社会救济、医疗卫生、教育科研等公共生活领域 21 4 、工人互助互济组织进一步发展 23 三、现代理念下英国的慈善事业 24 (一)现代慈善理念的内涵 24 (二)现代慈善理念的成因分析 25 1、发达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 25 2 、悠久的民主传统与发达的公民社会 26 3、深厚的慈善文化传统 28 4 、慈善组织自身较强的公信力 31 (三)慈善活动的特点: 32 1、活动领域的多元化 32 2 、活动方式的多样化 33 3、活动范围的国际化 34 4 、组织的制度化和专业化 35 5、影响力的扩大化 36 结语 38 参考文献:40 在校期间学术成果43 致谢44 一种历史的视角:英国慈善事业的现代化转型 绪论 慈善一词最早是来源于拉丁词“博爱”,是早期宗教特别是基督教教义的核心理念, 包括可贵的自我牺牲精神,利他精神,感恩情怀等等。“慈善”在英文中有多种表达方式, 在英国的不同历史时期不同历史条件下也有不同的表达方式。在英国慈善发展历史上,使 用较频繁的是“philanthropy ”以及“charity ”这两个词汇,“philanthropy ”一词是源自于 希腊文,表达的是善心、博爱等意思,传达的是“人类之爱”。“charity ”源于拉丁文的 “Caritas ”,表示博爱、宽容等意思,传达的是“基督之爱”。英国的慈善和慈善组织较多 使用的是“Charity”,“Charity”带着明显的基督教色彩,宣扬“基督之爱”、“普度众生之 爱”等等,是一种带有恩惠及感恩思想的可贵情怀与高尚行为。到了现代以来,英国的慈 善组织也常常使用“Voluntary ”一词,代表着志愿及志愿组织,它是与慈善及慈善组织语 义相近的词语,表达的是自愿的、自发的、无偿的、公益的、非官方等意思,强调的是公 益活动的民间自发组成的组织。在英国慈善组织的外延很广泛,还包括一些自发形成的志 愿组织,但是那些规模较小没有正式登记的非正式组织是被排除在外的。 英国的慈善文化传统历史悠久,最早的慈善组织出现于12 世纪,而到了13 世纪英国 的慈善组织已经发展到500 多家。并且1601 年英国政府颁布了世界上第一部《慈善法》, 通过国家立法的形式肯定了慈善组织的合法地位,用明确的法律条文规定了慈善组织的行 为活动。英国的慈善事业到了19 世纪末20 世纪初这一段时间发展到了黄金时期。伴随着 工业革命所带来的社会巨变,慈善事业也随之发展壮大。英国最有历史名望的慈善组织在 这一时期内纷纷成立出现。在各种慈善组织发展的基础上,1853 年英国建立了全国性的慈 善组织机构—慈善组织协会。直到今天英国的慈善组织历经四百多年的发展,早已经成为 与政府、企业相平行、相独立而又相互依托的第三种社会力量,成为当代公民社会不可分 割的重要组成。甚至慈善本身也打破了慈善“Charity”一词的字面意义,延续到价值理念、 社会取向、人生信仰等更深层次的范畴,成为了英国国民性格当中的一种本能和自觉。 英国的慈善事业历史悠久,随着近年来人们逐渐将关注的视角转向非政府组织领域的 研究,英国作为世界上慈善事业起源最早的国家以及其完备的慈善事业体系,成为研究者 的热门选题。研究的内容可谓是纷繁复杂,涉猎广泛,通过对英国慈善组织的以往的研究 资料整理来看,目前学术界的研究也是主要集中在几个方面:慈善领域(贫困救济、教育 医疗、环境保护、人权保护等)、慈善立法(新、旧济贫法以及现代福利制度)、慈善参与 者(教会、政府、个人)、慈善运作机制、慈善的受益者,地区的个案研究等等,研究的 方法基本上是通过归纳概括整合的方式呈现总体特征或是表现。总的来说现在的相关英国 慈善事业的研究体系已经相当完备,但是笔者通过查阅大量的资料发现对慈善事业发展的 最深层次的根源——慈善理念的研究就略显薄弱,特别是英国慈善理念的流变过程这一角 度研究者甚少。英国慈善事业的发展变化是与慈善理念的转变密切相关的,慈善理念的转 1 变是慈善事业发展转型的根本动力。本文就试图从历史的视角分析英国慈善理念的发展与 流变,来探讨英国慈善事业的现代化转型,以及在不同时期的慈善理念影响下慈善活动呈 现出的特点。 对英国慈善事业现代化转型的深入研究极具现实借鉴意义和学术价值。首先研究英国 慈善事业的现代化转型对于促进我国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建设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我国 的慈善事业处于发展的初期阶段,国民慈善意识淡薄,慈善文化基础薄弱,并缕缕爆出慈 善组织的各种丑闻;另一方面我国的慈善组织在发展的过程当中面临着不少的问题,比如 过度依赖政府、存在官方化倾向;法制法规不健全,法制建设滞后;慈善组织经费不足, 能力不足;缺乏必要的管理机制等等。面对我国这样一个“人口大国,慈善小国”的现实, 如何进一步推进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慈善事业的发展,充分发挥慈善组织的第三方力量的 作用,对促进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具有重要的意义。其次,研究英国慈善事业的现代化 转型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学术界向来都把慈善史的研究作为英国社会保障制度研究的重 头戏,而慈善史的研究往往倾向于与慈善有关的社会政策和社会福利的研究。而对影响慈 善事业发展的深层次因素——慈善理念的发展流变缺乏一定的现实考察和理论论述,对慈 善事业生存发展的环境因素缺少定量定性的分析。因此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们对英国 慈善事业发展的全面透彻的理解。本文试图从新的视角特别是慈善理念的发展来探讨英国 慈善事业转型,以有助于我们更好的了解英国慈善事业的发展。 慈善事业在英国有着悠久的历史,从中世纪开始到英国福利国家的建立,不同形式的 慈善活动在英国的社会发展进程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历史作用。因此,相关英国慈善问题 的研究不乏其人,也是逐渐受到重视的一个课题,著述颇丰。在国际层面,专著有B ·K 格雷《英国慈善史》(1905);同一时期的还有W ·E ·H莱基的《18世纪英国史》(1906); 20世纪30年代,M ·G ·琼斯的《18世纪英国慈善学学校运动》(1938);20世纪60年代D ·欧 文的《1660—1960英国的慈善事业》(1960);此外欧文《1660—1960年英国教育和其他慈 善团体的发展》(1966);A.L. 贝耶尔《都铎和斯图亚特王朝早期英国的贫困问题》(伦敦出 版社1983年版);阿萨·勃里格斯《英国社会史》(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20世 纪末,出现了N ·阿尔维的《慈善与慈善立法简史》(1995)。总的来说这一时期的研究主 要集中探讨教会、宗教组织或团体与慈善发展的关系;社团、协会和某些组织机构对慈善 的影响;慈善家、改革家以及个别人物的慈善事业等这几个方面。 国内关于英国慈善事业的研究起步较晚,开始于20 世纪80 年代中期,主要是介绍欧 洲国家的社会保障制度,其中对慈善事业有所涉及,因此可以将之视为早期的英国慈善问 题研究。其中出版了相关的学术著作,比如李琮教授的《西欧社会保障制度》(中国社会 科学出版社 1989 年版)、郑功成的《社会保障学—理念、制度、实践与思辨》(商务印书 馆2000 年版)、丁建定《西方国家社会保障制度史》(高等教育出版社 2010 年版)、《从济 贫到社会保险英国现代社会保障制度的建立》(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0 年版)、彭迪先 《世界经济史纲》(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社1994 年版)、陈晓律《英国福利制 2 度的由来与发展》(南大出版社 1996 年版)。相关论文也有百余篇,其中重要的有,比如 姜鹏飞的 《18 世纪英国慈善事业研究综述》(《首都师范大学学报》2009 年第4 期)、李怡 心的《关于国外慈善事业的研究综述》(《道德与文明》2006 年第2 期)、丁建定的《1870 —1914 年英国的慈善事业》(《南都学坛》(人文社会科学学报)2005 年第 4 期)、周线 世纪中期英国中产阶级慈善活动论析》(《史学月刊》2010 年第3 期)、郝明然的《维 多利亚时期英国慈善组织的特征》(《内蒙古农业大学学报》2009 年第2 期)、李建彬的《英 国都铎时期的社会贫困与慈善、救济政策》(《华东师范大学学报》1998 年第6 期)、陈娟、 陈勇的《略论近代早期英国商人的慈善活动》(《武汉大学学报》2002 年第5 期)。 国内相关的研究著述大多集中于某一领域,比如济贫领域或者是观注某一阶级的活 动。因此在此基础上,笔者通过对英国慈善事业的发展进行全面细致的分析,以期通过对 慈善理念的转型分析,找出不同的历史时期英国慈善事业发展的内在动力。英国慈善事业 的源起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12 世纪,但是直至1601 年《济贫法》的颁布,我们依然可以 认为英国慈善事业的发展仍就受制于传统慈善理念的影响。因此本文对英国慈善理念的流 转、变化的分析从17 世纪谈起。 一、传统理念下英国的慈善事业(17 世纪—18 世纪末) 在慈善事业发展的初期,教会组织承担了救助穷人的主要责任,这一行为一方面要归 因于督教的仁爱思想,另一方面也是源于人类的人道主义思想,对穷人的帮助被认为是一 种恩赐和施舍。因此慈善事业的兴起和发展与基督教的仁爱怜悯精神,新兴的商人阶级的 崛起,贫富差距的扩大,以及政府参与社会意识的增强有着巨大的关系。总之,在这一时 期,慈善事业的发展大部分是归咎于教会及个人的慈善活动,政府的责任意识还尚且淡薄。 (一)传统慈善理念的内涵——对穷人的恩赐和施舍 世界上关于慈善与志愿活动的历史最早记载大约出现于公元前4000年左右的《死者 书》中,记录了当时的志愿者为一些饥饿的人提供食物。早期慈善事业更多的是关注社会 救济领域,其核心理念是对穷人的施舍与恩赐。《圣经》中说:“耶稣说,你愿意作完全人, ① 可以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 因此在基督教义中,认为真正的基 督徒应该按照上帝的旨意坚持不懈地对穷人慷慨救助,这是一种义不容辞的责任。而那些 贫穷的人被看作是无辜的,贫穷也是理所当然的,因此教会组织,特别是基督教会承担了 社会救济的主要职能。早期的时候救苦救难被教会组织看成是自己的一项职责,基督徒们 则视行善为必修的功课,他们是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来完成对穷人的救助的。在基督教思想 的影响下早期的慈善活动绝大部分是人们出于同情心和悲悯的善心而产生的一种自发性 和偶然性的互助互济行为,带有很大的偶然性跟不确定性。“慈善虽然是一种善心,是一 [1] 种情操,却无法持久,因为它不是经常的,也不是固定的。” 早期的慈善救济在当时社会 生产力落后的状况下可以部分满足社会弱者的需求,有助于缓解社会的矛盾并在一定程度 ① 摘自圣经马太福音19:21 3 上体现了人类的文明与进步。但是这个时期的政府仍未把救济穷人当成是自己义不容辞的 责任,相反还要对穷人进行严厉的惩罚,使穷人处于一种受制于人的地位,且毫无权利可 言。所以统治者把救济活动看成是对被统治者的居高临下的施舍,那些接受救济的人则需 要以牺牲人格和接受处罚为条件,还不得不对向他们施舍救济的人感恩戴德,任他们随意 的驱使,这样两者之间就处于一种极为的不平等的地位。如英国1530年的法令规定,“除 年老和缺乏劳动能力给予乞讨食物的特许证以外,凡身体强健的人,若流浪乞讨,一律逮 捕,处以严鞭打的刑罚。亨利八世时又规定,凡第二次违令被捕者,除鞭打之外,把耳朵 割去一半;若三度犯法者,则判处死刑。”[2] (二)传统慈善理念的成因 任何一种行为的背后都是有一定的思想意识的支配。在传统的慈善理念下,慈善被看 成是对穷人的恩赐和施舍,这种理念的出现有着深刻的思想根源。除此之外,还受到当时 特定的社会现实、历史条件的影响。 1、基督教的仁爱思想 无论是教会的有组织的救济还是个人的出于善心和同情心的偶尔的救助活动,以及政 府对穷人的一种漠视态度甚至采取的偏执的措施,与当时社会低下的生产力及基督教在思 想领域的重大影响力密不可分。 公元一世纪基督教产生之后,成为西方慈善事业发展的源流。基督教的慈善观念产 生于罗马帝国晚期,结合了犹太教中公正观念和希腊文明中的慈爱观,并且融合了上帝的 劝善言行的思想。基督教产生的原因之一就是现实世界的不幸,面对现实的不幸,社会其 他成员必须对不幸者承担义务。因此基督教劝解富人从爱出发,救济并照拂那些贫困无依 的人,给他们带去慰藉帮助和希望。在《圣经》中穷人被宣扬为是上帝的选民,上帝是与 穷人同在的,施舍给穷人就是奉献上帝。5世纪拉文纳主教彼得曾说:“乞丐的手是上帝的 穷人盒,给予穷人的就是给予上帝的。”[3] 无论是《圣经》中的教导,还是基督教的教义,都劝人行善,发扬博爱精神,彼此之 间平等互助。《圣经》中说:“耶稣说,‘你愿意作完全人,可以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 ① 就必有财宝在天上。’” 在基督教教义中,认为真正的基督徒按照上帝的旨意坚持不懈地 对穷人慷慨救助是一种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正是在基督教精神的指引下,基督徒们普遍践 行了基督教原则,对穷人慷慨解囊,甚至放弃自身的财富去帮助穷人。基督徒的慈善救助 对象不仅限于教徒,更是将范围扩大到非基督徒身上,将赒济品分发给所有需要的人。基 督教会不仅在遇到天灾人祸时通过教堂进行各种救济活动,同时教会将自身的收入的很大 一部分用于建立救济院、医院、上帝之家等机构,为那些穷人和丧失劳动能力者以及麻风 病人和罪犯等提供衣食住和服务等。 随着基督教的发展,关于慈善的观念也是不断的变化,特别是基督教罪富文化的出现, ① 摘自圣经马太福音19:21 4 为慈善赋予了另一种功用。在基督教的教义中,很多地方都体现了对富人的道德要求。对 基督徒们来说,富人拥有财富却不知道施舍的话,就会被认为是有罪的。《圣经》中劝诫 人们不要过度的追求物质财富,醉心于积累财富而成为守财奴。在基督徒们眼中追求财富 这个行为本身就是不正当的,因为他图谋不轨的占有了上帝给人们共同享有的财产,最严 重的后果是将个人的灵魂置于危险的境地之中。只有将自己的全部财产捐献给穷人,才能 使自己的灵魂得到净化,积累善功,最后升入天堂。而且基督教倡导博爱精神,认为世界 上的任何一个人无论贫贱富贵,都是按照上帝的模样创造的,上帝的形象包含在每一个人 的灵魂中,所以对上帝的爱就是对周围每一个人的爱。《圣经》中说:“亲爱的兄弟啊,我 们应当相爱。因为爱是从神来的。凡有爱心的,都是由神而生,并认识神。没有爱心的, ① 就不认识神。因为神就是爱。” 上帝是平等的爱一切人的,神的恩赐也是不加区分地赐给 全人类的。神的爱都是如此,而那些作为神的创造物的人更应该将神的爱落实到行动中去, 关爱亲友,扶危救困,爱护邻人,互爱互助。 在中世纪,最有名的神学家奥古斯丁和他的基督教神学观点是中世纪时期的基督教神 学的核心,他对基督教慈善理念进行了相关的阐述,相同的解释已成为基督教慈善机构的 指导实践的理论基础。在奥古斯丁看来,人生下来就是有罪的,人生是一个旅途,重要的 不是过程,而是最终的目的地——天堂,要想到达彼岸的天国,救赎是唯一手段。而要想 获得救赎就只能朝圣、节欲和弃世,为了实现最终目的,尘世中的任何物品都应该为救赎 所用。因此他认为:“财富助长了人性的贪婪而放弃对上帝的追随,罪恶甚于盗窃。骄傲 [4] 和贪婪是富人的罪行,只有谦卑和给予才能完成救赎之路。” 另一位对中世纪基督教慈善 思想影响最大的思想家是托马斯·阿奎那,他认为慈善是基于投机的本质属性基础上的。 他认为,“所有物的共同使用法则是保证任何人都能接近地上的物品,也要求每个人都应 [5] 承担向必需者提供支持的责任。” 所以从阿奎那的角度看,富裕者不应独占财富,而是要 把剩余的财产捐献给穷人。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中世纪时期的慈善观念受基督教影响很深,慈善行为本身或许就是 对上帝之爱的践行。人们通过慈善的活动一方面实践着对上帝的爱,表现自己对上帝的虔 诚信仰;另一方面也通过慈善活动达到赎罪的目的,实现自我的救赎,从而可以获得心灵 上的满足。无论此时的人们出于何种目的参与到慈善活动当,但是这种行为本身对于缓解 社会贫困,稳定社会秩序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2、新兴商人阶级的崛起 16、17世纪的慈善事业的发展与新兴的商人阶层的崛起密切相关。商人是社会救助和 公益慈善事业的主要参与者,商人的慈善活动,弥补了教会的不足,这些商人的慈善活动 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他们大方的捐助城市中的慈善事业,包括救济院、贫民习艺所、教管 所、医院、初等学校、大学和城市建设等方面,将近一半的捐赠是来自于当时为数不多但 ① 摘自圣经约翰书4:7 5 是富有的商人阶级,他们是中世纪后期英国慈善活动的主要参与者。 商人最初参与慈善活动是受当时盛行的基督教神学思想的影响,当时的基督教神学认 为:商人们为了获得财富,在你争我夺的过程中会产生不道德的行为,产生自私、贪婪、 仇恨和罪恶等等。因此当时的社会大多数人对商人的行为持一种批判的态度,认为商人所 获得财富也是不正义的,商人的社会地位极其低下。所以商人在获得财富后,他们便寻求 各种途径去证明自己品德的高尚,并且证明自己的财富是正义的。在当时的基督徒们看来, 只有把财富用于慈善事业上,才会被看作是正义的。因此商人们毫不吝啬的把自己的财富 用到慈善公益事业上来。“由富商们遗赠给教会的全部钱财,证明商人们面对教会道德宣 [6] 教继续怀有强烈的内疚。” 按照教会的规定,商人死后的个人财产的三分之一要无偿的捐 献给教会。商人除了向教会捐献遗产之外,另一种施善的途径则是通过葬礼施舍礼将财务 直接施舍给穷人,这种做法被称为是“富人施恩”。一般富裕的商人会在葬礼上进行大量 的施舍,会吸引大批等待救济的穷人前来接受施舍,而一些财力逊色的小商人们也会通过 遗嘱的方式接济邻人或者给乞讨者一些施舍。通过这种施舍的方式,商人的灵魂得到了慰 藉,那些接受救济的人也会为他们祈祷灵魂早日升入天堂。这样在某种程度上商人们实现 了灵魂救赎的愿望,通过这种方式似乎寻找到了一种永生的方式。 后来随着亨利八世的宗教改革运动,大批的修道院被解散,教会财产被没收,商人们 的慈善捐助方式也发生了改变,不再单纯的以教会为依托,而是世俗化社会化。商人们更 加热衷于社会公益慈善事业,捐献资金,出资修建各种济贫机构,为贫困者提供食宿;兴 办学校,为贫幼孤儿提供专门的职业教育;建造医院,救助穷人。业务人员参与慈善动机 由最初的赎罪心理,社会责任和道德水平,采取了一个政府不愿承担社会责任和慈善责任。 商人们参与慈善的动机也由最初的赎罪心理转移到社会责任和社会道德层面上来,承 担了政府不愿承担的社会责任和慈善责任。到了16 世纪中期出现了建立慈善机构的高潮, 商人们的捐献热情也达到了高潮。在这一时期的伦敦,“商人占全部慈善捐助者的 36%, 所捐献的财物占总数的56%”。[7] (P48)在这个过程中,商人们逐渐博得了良好的社会声誉, 社会地位也得到了提高。 3、贫富差距拉大,贫困问题严重 从12 世纪到16 世纪是英国历史上动荡不安的一段历史时期,这一时期出现大量的流 动人口,并伴随着贫困、失业、流浪现象,社会陷入极度不稳定的状态,英国社会的核心 问题是贫困问题。 从 12 世纪开始,英国出现了职业的流浪者队伍,其中很大程度归因于基督教倡导志 愿性贫困运动。基督徒们认为贫困是一种神圣的状态,穷人被看作是“上帝在人间的代表”, 穷人是上帝的挚爱,劝导富人行善功得救,向穷人给予帮助,就是帮助上帝本身,这样富 人才能实现救赎。这样随着基督教宣扬的“贫困神圣”和“善功得救”思想,一方面穷人 由于神的恩典愿意贫困,另一方面他们认为富人为他们提供慈善是富人的责任,施舍的富 人能够得救。因为可以不劳而获,穷人也不必担心生计或者是不劳动而遭受谴责,这实际 6 上相当于鼓励懒惰,允许寄生生活的存在。到了14 世纪左右,英国的农奴制度开始瓦解, 农奴制度的瓦解一方面使得农奴摆脱了人身的依附关系获得自由,另一方面却也使这些获 得自由的农奴失去了基本的生活保障。绝大部分农奴在获得人身自由之后却沦落为了雇 农,依靠租种地主的土地为生,这样生活处于一种极度不稳定的状况之中,遇到自然灾害 这些雇农就会成为破产的农民,进而沦落为流浪者。与此同时,地主也不断采取新的生产 方式,一方面减少对雇农的使用,一方面又加大盘剥的力度,使这些自由农民的劳动跟生 活都陷入到了一种危险的境地,也直接加大了社会的贫富分化。随着人口的增长和粮食的 歉收,生活的成本不断增加,就使得自由农的生活状况极端的恶劣,大部分沦为了流浪者。 于15 世纪末兴起的圈地运动,在16 世纪初方兴未艾,促进了农业资本主义的发展, 使社会经济生活产生了深刻的变化。贵族地主采用强制的手段,大量的农田被圈围起来放 牧绵羊,使自由民失去了公有土地的使用权,也使那些小土地所有者失去了小块土地的耕 种权,依靠土地维持生计的农民们就沦落为了破产者。16 世纪以后,由社会贫富分化加剧 而形成的社会贫困化日益严重。根据 16 世纪初的纳税记录来看,英国当时的贫困人口为 数不少,“约占到了总人口的三分之一至二分之一”。[8] (P4)16 世纪后期,“乡村中最贫困的 居民占农民总数的三分之一至四分之一,他们一般都没有能力购买“正常”年份所必需足 够的食品。几乎任何地方,“5%的社会上层总是控制着全部财富的40%——50%”。[9] (P73) 16 世纪30 年代起,英国发生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宗教改革运动。在宗教改革运动的过 程中,解散了大量的修道院,没收了修道院的财产。“1536-1539 年的四年间,共有 608 座 修道院被关闭,所有教产被没收。这些修道院原来年收入总数约为137 万镑,其中相当一 [10] 部分是用于救济贫民的。” 修道院的大量解散,使得那些靠教会救助的流浪阶层失去了 庇护的场所,靠修道院过活的佃户失去了生活的依托,失去了年金的修女和教士生活也开 始陷于贫困,甚至当中有些人极端贫困而沦为乞丐。 马克思指出:“在 16 世纪,宗教改 革和随之而来对教会地产的大规模的盗窃,使暴力剥夺人民群众的过程得到新的惊人的推 动。”[11] 除此之外各种自然灾害(水灾、严寒)频发、流行性瘟疫(黑死病)流行,这些因素 的发生一方面使死亡率上升,另一方面导致社会成员的严重贫困化,因此贫困问题成为了 这一时期的主要社会问题,解决这一问题的渠道之一就是发动社会的力量进行慈善救济, 这也是英国传统慈善理念的主要成因。 4、政府解决社会问题的责任意识的增强 无论是组织化的教会慈善救济,还是行会内部的互助互济,分散性的个体慈善,基本 上能够解决中世纪时期的社会贫困问题。但随着英国社会贫困问题的日益严重,尤其是流 民问题的加剧,仅仅依靠教会慈善、行会组织私人慈善等民间力量已无法解决大量的社会 问题。面对这种情形,政府被迫出面,开始关注社会贫困问题,并出台相应的措施。 在英国颁布济贫法之前,出现了社会的动荡不安,主要表现是人口大量流动,贫困、 失业、流浪乞讨现象随处可见,社会整体处于一种极不稳定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仅仅 7 依靠教会慈善、行会组织或者是私人慈善已无法解决当时诸多的社会问题。与此同时,教 会组织衰落,王权开始兴起。亨利八世和他的继任者爱德华六世通过大规模的没收寺院和 解散教会机构,使得教会在提供福利方面的能力大大的削弱了。英国商品经济发展,逐步 走向民族国家,这就不可避免的使由教会主导的慈善事业转移到政府手中。同样政府也希 望通过介入慈善事务来增强王权的力量。不断发展和修改济贫法,担负起更多的责任。14 世纪开始,政府开始在慈善事业中逐渐承担更多的责任,通过一些地方治安官和城镇议会 向穷人提供贫困救济。16世纪,政府还进行了各种规范慈善组织的尝试活动,收益显著。 除了法律手段,政府还参与到具体的志愿活动当中。1536年,英国政府颁布《亨利济贫法》, 地方官员负责分配教会志愿者收集的物资,这标志着英国政府初步承担了社会贫困问题的 责任。1572年英国议会制定的法律规定,每个公民都有义务向为帮助穷人而设立的基金捐 助,除此之外还要求设立教区贫民委员会,专门负责为贫民提供救济的工作。1601年,英 国女王伊丽莎白颁布了著名的《济贫法》,这是第一部规范民间公益事业的法律。它的意 义不仅仅在于是世界上第一个正式济贫法的颁布,也是英国慈善法律制度的原生点。英国 济贫院体系的建立标志着国家制度性贫困干预的开始,是国家慈善事业的开端。在18世纪 后期,英国政府对济贫法体系进行了多方面的人道主义改革,政府调整救济政策,放宽救 济的限定,使得政府的济贫措施更加的合理化人性化,救济的效果也得到社会的广泛认可。 (三)慈善活动的特点 19世纪之前的英国政府并没有承担起解决严重的社会贫困问题的责任,承担起救济任 务的是主要是教会和工人阶级自己组织的自助互助组织。 1、慈善活动的参与者以教会为主 在西方,宗教被称为慈善之母,早期的教会特别是基督教为慈善事业的发展产生了巨 大的影响,不仅体现在思想方面,更突出的表现在实践活动中。教会的慈善活动一方面强 化了社会互助的基本道德基础,另一方面也为慈善事业的发展提供了切实可行的方法示 范。正是在基督教慈善观的影响之下,英国慈善事业发展的过程中,教会的慈善救助为慈 善事业的发展提供了初始的和持久的动力。早在罗马帝国时代,就出现了教会兴办的各种 [12] 慈善事业。中世纪时期,确立了慈善的神学意义:“慈善行为代表着上帝之爱”。 随着英 国基督教发展的不断壮大,慈善事业也开始走上正规化道路。 原来的慈善事业大多依附于教会组织,此时开始出现了独立的慈善机构。根据英国慈 [13] 善委员会的记载,“英国在公元597 年最早出现了由教堂赞助的专业慈善组织”。 这一时 期人们进行慈善活动主要是通过教会这个中介,把大量的钱财先捐给教会,再通过教会机 构而不是施舍者直接给予受帮助者钱物的形式进行施舍。人们行善的目的是为了赎罪,减 轻自己在尘世间的罪孽,有助于灵魂早日升入天堂。同时一些教会人士、贵族还有富裕的 商人们会在他们的葬礼或者周年纪念日的时候将钱财施舍给大量的穷人。“埃克塞特的巴 塞罗谬在教区训令中说:施舍对罪孽的功效正如谚语所说水熄灭了烈火而施舍消除了罪 孽”。[14] (P67) 8 教会的慈善活动很大程度上是着重于救济贫民,教区是执行救济活动的主要实施者, 在当时任何一座教堂都有收容乞丐、救助老弱病残的责任,主教管辖区的主教负责领导。 教会也将什一税的 1/3 用于慈善事业,建立许多慈善救济机构,比如基督教医院,这是世 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志愿性慈善机构。到 13 世纪左右,英国大多数医院都是在基督教会的 管理之下,英国人把这些医院称之为“上帝之家”,主要是救助那些身患疾病者还有身体 残疾者,为他们免费提供医疗救助和服务。除此之外还有施舍所,是具体执行救济活动的 机构,是迄今为止英国乃至欧洲最古老的慈善救济机构之一。这些施舍所主要为穷人提供 平日里的日常救济和节日时期的特别救济。日常救济主要包括为穷人提供食物类似面包、 小麦、豌豆和大豆等,还有的向穷人施舍羊毛衣料等衣物。“施舍所所施舍的各种物品约 [15] 占修道院收入的2%左右”。 在当时,圣·彼得修道院和威斯敏斯特修道院的救济活动最 为典型,“圣·彼得修道院还在封斋节期间向穷人施舍 60 磅的大豆和 2—4 英镑的现金, [15] 在每周六和特别重要的宴会前几天为穷人派送 6 加仑的啤酒”。 威斯敏斯特修道院不仅 向穷人提供衣食,还为穷人提供住所。“1509-1510 年,将一间房舍给了一个盲女,1514 年, 将施舍所的一间房间给了一个叫琼的樵夫,1470-1471 年,又将教堂门口的一间房子以每 年6 先令8 便士的租金给了一个可怜的妇女。”[16] (P299) 在中世纪后期,随着王权与教权的斗争日趋激烈,王权在被教权压制几个世纪的情况 下,逐渐摆脱教权的控制,王权实力加强,教会势力走向衰落,并从属于王权。从此以后, 世俗的王权取得现实世界的支配权,教会逐渐退出世俗领域。而对宗教慈善事业打击最大 的则是16世纪开始的宗教改革运动。英国在宗教改革之后,大规模的解散修道院。“1536 年374个收入不足20万英镑的修道院被解散,1538—1540年又解散了186个“宏伟而又庄严 [17] (P139) 的修道院”。 16世纪中叶,“英国大约有644座修道院、110座教会举办的养育院,2374 个教会举办的施物所被解散或取缔”。[18] (P104)在宗教改革之后,国王曾两次把没收的教会 财产收归王室,并明令教会财产的用途,仅限于慈善用途。这样教会控制的财富转移到过 国王手中,甚至教会自身的运作也难以维持,需要靠教民的捐助。从此以后教会的公益事 业从顶峰走向衰落,为国家和私人参与到慈善事业中提供了空间。 2、活动领域主要局限于慈善救济层面 英国政府对慈善事业一直采取漠视的态度,而到了 16 世纪中期左右,面对着严重的 流民和贫困问题,政府无法继续袖手旁观,出于巩固王权的需要开始逐步渗透到慈善事业 当中,并在后期逐渐取代了教会在慈善领域的地位。但是政府的慈善活动范围有限,仅仅 局限于慈善救济层面,这是与当时的历史现实分不开的。 英国在 14 世纪时,伴随着农奴制的逐渐解体,农奴逐渐挣脱了人身依附关系,获得 了人身的自由,但同时也失去了生活的保障,绝大部分人沦为没有土地可以耕种的流民, 生活状况极不稳定。而到了15 世纪末16 世纪初,由于人口的大量增长以及圈地运动等等, 更是将大批的农民从土地上赶了出去,农民失去了土地这种最重要的生存资料,基本上失 去了生活的依靠。而且随着圈地运动而兴旺发达的纺织业以及其他工业不足以吸收太多的 9 劳动力,造成了大量的流离失所者。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据统计,“从1445 到1607 年150 年间,24 个郡共圈地516673 英亩,占其总面积的2.76% ,被驱逐的农民约有30000 到50000 人”。[19] (P55)除此之外,价格革命造成的劳动人口贫困化,被雇佣的农民工资也极低,很难 维持基本的生活保障。人口膨胀、解散修道院等因素也加剧了流民问题。此间农民的生存 状况却日益恶化,粮价不断上涨,而工资的涨幅却不及物价的上涨速度。 面对如此严重的贫困问题,以及数量巨大的贫困人口,英国政府虽不情愿但确也是无 可奈何不得不出面收拾残局。对待流民问题的态度也是经历了较大的变化过程,政府首先 解决的是贫民中的流民问题。早在 1347 年,英国政府就颁布了 《劳工条例》,第一次明确 的用法律的形式将贫民和身体健全的流浪者、乞丐作了区分。该条例试图以此来限制人口 流动,打击懒惰行为,降低无业游民的人数。所以政府当局一直把预防和惩治流浪者作为 济贫工作的首要内容,在严格限制流民的同时,也颁布法律解决贫困问题。1531 年,亨利 八世颁布了救济物品法令,首次确认了政府征收救济品并负责分发的责任,这开启了政府 救济贫民的先河。1536 年,颁布《亨利济贫法》,根据这部法律的规定,地方上的慈善事 业是由慈善组织具体负责实施,但是政府官员也必须参与到慈善活动中来,负责向穷人、 病人、残疾人、老年人发放救济物资。这部法律的出台,标志着政府开始为社会问题承担 一定的责任,国家也逐渐在社会救济中扮演了不可缺少的重要角色。1552 年,政府立法确 立了救济义务制度,法案中规定“每一户居民每周必须根据其财产和收入状况捐资以济贫 [20] 民,拒绝捐赠者经教区执事劝告后仍坚持己见者,上报主教。” 并在每个教区设立贫民 救济委员会,负责为贫民提供救济。 政府在不断加强立法解决贫困问题的同时,也采取实际行动来推动济贫事业。主要措 施是实施院外救济和院内救济。其中院外救济效果最好,持续时间最长,影响也最大。院 外救济的方式主要包括:1、向老弱病残鳏寡发放救济金,除了每周数额一定的救济金之 外,还有不定期的实物救济。2 、抚养孤儿、弃儿,主要是通过家庭寄养的方式或者是教 区抚养。3 、实行补助金制度,对那些有劳动能力但不足以维持家庭生计者实施小额的补 助金制度。4 、提供住处,为那些接受救济金但是无家可归者提供住处。5、为需要救济的 病人治病。除了院外救济,政府还实施院内救济:院内救济主要是在济贫院内向穷人提供 工作的机会,但是由于院内救济腐败现象频发,管理不当和不负责任的现象普遍存在,济 贫院遭到了很大的诟病,实施的效果并不是很理想。 3、政府开始介入慈善事业 通过法律手段干预和支持慈善事业是英国政府参与慈善的传统。早在 16 世纪政府就 通过制定法规的形式来规范慈善组织的各项活动,除此之外政府还直接加入到具体的慈善 活动中。但是这一时期的政府介入有四个特点:一是没有明确的法律约束;二是不是固定 的、经常性的措施;三是提供救助被看成是恩赐的行为;四是救济活动十分有限。 1531-1601 年是英国政府参与到社会贫困问题的初创时期,国家开始在社会贫困问题 中扮演着不可缺少的重要角色。1531 年颁布《亨利救济物品法令》,这是政府救济贫民的 10 开端,1536 年颁布《亨利济贫法》,规定了地方政府负责办理地方上的济贫事业。1572 年 制定济贫税的条例,由此开启了政府征收济贫税的先河。在这些济贫法的基础之 上,英国于 1601 年颁布了《伊丽莎白济贫法》,又称旧《济贫法》,从此以后,英国确立 起了官方的济贫体系。《伊丽莎白济贫法》中最显著的措施就是建立贫民习艺所,强制贫 民劳动,以期从根源上杜绝流浪现象的产生。其核心理念就是惩治穷人,强调对不劳动者 的惩罚。因此在习艺所中,贫民要被迫从事各种生产劳动,比如织布、纺纱、梳麻等一类 较为简单的劳动,还有在一些习艺所当中,贫民得从事一些有技术含量的工作,如制造铜 针等。1723 年,英国议会通过了贫民习艺所试验法案,将建立贫民习艺所的权利授权给各 教区和慈善团体,规定对于那些拒绝进入贫民习艺所的贫民免于提供救济。那些没有建立 贫民习艺所的地区,则建立相当数量的济贫院。整个18 世纪是贫民习艺所发达的时代。 总体来说,在伊丽莎白济贫法时代,主要强调对不劳动者进行惩罚,迫使劳动力劳动 以稳定社会秩序。这一时期的官方救济仍带有传统的慈善事业的特征,出发点大多数以宗 教观和人道观为基础,但是否认接受救济是公民的一种权利。 到 18 世纪后期,由于人们对造成贫困的原因的看法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而且社会 的贫困问题越来越严重,旧济贫法体系也就难以为继了。1782 年英国国会通过了《吉尔伯 特法》,该法令取消了将济贫的范围局限在济贫院中的规定,将救济的范围延展到所有需 要帮助的贫民当中。1795 年又出台了著名的《斯皮纳姆兰法令》,标志着英国的救助制度 发展的新阶段。该法令最大的特点就是消除在救济院实施救助的制度,实行院外救济,院 外救济的对象扩大到包括受救助者自身还有妻女等。这一制度的实施有助于缓解贫困和保 障最低生活水平,也标志着英国的救助制度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但到了19 世纪30 年 代,随着英国工业革命发展到最高峰,失业、贫困人口数量激增,在斯皮纳姆兰法令院外 救济思想的指导下,政府面对着社会问题已显得力不从心。1832 年,英国政府成立了皇家 调查委员会,专门分析济贫法制度的发展与问题,并于 1834 年发布了调查结果,并根据 这个调查结果颁布了1834 年济贫法修正案,也称之为新《济贫法》。 新济贫法遵循“劣等处置”原则和“济贫院检验”原则。“‘劣等处置’原则就是让享 受救济的穷人的生活状况低于任何独立自由劳动者;‘济贫院检验’原则就是就是将享受 救济的穷人放在济贫院中,并予以监狱似的严格管理,以使穷人道德完善并使懒汉勤奋起 来”。[21] (P26) 在新《济贫法》体系指导下,停止向济贫院外的穷人发放失业救济金,只把征自于富 人的救济金用于救济院内穷人。新济贫法的制定者打算承担最小的社会责任,认为更多有 益的帮助应该来自于慈善组织,这样的想法产生了一种不好的结果,慈善组织不但有义务 去减轻那些不幸的贫困的个人的痛苦,更有责任承担起整个地方上的缓解贫困所带来的问 题。因此慈善组织就被理所当然的认为应当承担起福利国家的责任,除了那些工人的自助 组织之外。他们的需要的满足除了自助互助之外,慈善组织必须准备好去面对严峻的贫困 问题。 11 但随着英国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失业者越来越多,贫困的人口也越来越多。而各级 地方政府却没有能力建立更多的济贫院,因此院外救济也没有完全废止。济贫院内的生活 条件异常恶劣,被称作是“巴士底监狱”。许多人宁愿在外面饿死也不愿到济贫院中接受 救济,一些入院者甚至不堪忍受也被迫离开了那里,不在乎工作的卑微,在外面随便找点 活干,或者靠亲友的施舍过日子。因此新济贫法在实施的过程中并未取得意想中的效果。 但相比之前的济贫法,政府开始意识到承担社会救济不仅是公民的一项合法权利,也是国 家应该承担的义务。 4、行会组织的出现使慈善活动的组织化程度提高 14 世纪开始英国行会组织出现,英国是中世纪行会比较发达的西欧国家。这些组织出 现的目的是保护贸易并保证手艺质量,通过向较低等级的人捐赠的形式为其成员提供初等 的社会保险,并向济贫院和向当地贫民提供救济,来尽一些社会责任。参与者主要也是商 人和手工业者,在中世纪的后期,行会组织作为一种重要的经济和社会组织,它所提供的 社会救济在英国的社会救济领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相较于私人的分散的、不固定性的慈 善救济,行会组织的慈善救济具有明显的选择性跟组织性,体现出强烈的互助色彩和责任 与权利的对等关系。 英国的行会组织建立起大量的慈善机构,“英国的行会组织发展初期就曾建立起 460 个慈善组织”。[22] (P196)一般加入行会组织需要缴纳一定数目的会费,比如格利吉斯圣三一 行会规定:“凡外人志愿加入本行会者,除应将先令 100 枚放于会长之手作为押金外,仍 需缴纳下列费用,即会长4 便士,书记2 便士,主任2 便士,并自其存放于会长及其兄弟 手中。”[23] (P61)行会组织对入会的贫困会员提供贫困救济。成立于 1333 年的伦敦木匠行会 就曾专门为救济贫困会员成立了储蓄基金,并对基金的用途做出了明确的规定:“一旦任 何兄弟姐妹由于上帝的旨意或疾病而陷于贫困,难以维持生计时,那么从他生病的第三周 起,他将每周从行会得到14 便士的救济,直到他摆脱贫困为止。”[24] (P120)伦敦的皮匠行会 也规定每周为老年者和生病的贫困会员提供救助以帮助他们暂渡难关。而如若被救济者死 了,遗孀不再出嫁的话,也会得到行会内部的救济。行会成员在享受救济权利的同时,也 必须履行相对应的义务。根据行会内部的规定,如果某个成员生得重病,就需要有两名以 上的会员承担起照顾和看护的责任;若是某个会员不幸逝世,同一个行会的其他会员必须 参加死者的葬礼,在葬礼上负责将遗体送进墓地。如果有需要的话,会员还必须抚养他的 子女。同时行会还对会员是否有资格领取贫困补助做出了规定,要想加入行会,首先得为 维持救济基金捐纳财物,所要捐赠的多少则是由会长和会员协商决定。在一些特定的环境 中,行会组织提供的慈善活动在更大的范围内进行。行会的慈善职能,为入会的成员提供 了心理上的安全感和现实中的稳定感,同时行会也在这个过程中提升了自身的权威,从而 可以吸纳社会上的更多的资金和力量。 行会组织所提供的社会救济具有世俗性的特点,它突破了教会慈善的宗教慈善观念的 束缚,已不再把救济仅仅当作是“积善行德,以求永生”的方式,而是通过行会内部有组 12 织的规范救助,为其成员提供基本的生活保障。中世纪时期出现的行会救助制度,为后来 工人阶级友谊社、工会的出现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后来随着工人阶级贫困情况的不断恶化, 友谊社、互助会以及工会组织在贫困救济方面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代替 了政府社会救济职能的发挥。 二、转型时期英国的慈善事业(19 世纪—20 世纪中叶) (一)慈善理念的转变—助人自立,倡导科学慈善 从19 世纪中叶到20 世纪初,在当时自由主义思潮的影响之下,人们把贫穷、老年问 题、甚至是失业问题都更多的归咎于个人的懒惰,而不是社会机能的失职。慈善组织也是 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之下,改变了过去济贫院中不加区分的救济穷人的做法,更多的是调查 了解他们产生贫困的原因,并适时适当的给予帮助,使得他们不知沦落于穷困的底端,并 且逐渐凭借自己的力量摆脱贫困。 在维多利亚时代人们已经不自觉的达成这样一种共识:富人就是富人,穷人就是穷人, 这是一种不能改变的社会秩序。一个有劳动能力的人应该依靠自己的勤勉和节俭去摆脱贫 困,应该依靠自助的力量而不是依赖国家或他人的救济。如果过度依靠别人的帮助,就会 产生一种依赖的心理,就不会去思考自己贫穷的原因,也不会去努力劳动改变现状,而只 是一心依靠别人的帮助,这种依赖心理反而会使贫穷变得更为糟糕。所以对于那些贫穷的 人来说,他们的最大的问题并不在于贫困本身,而在于他们是否有资格接受别人的救济。 而这在很大程度上要看他们个人是懒惰还是勤劳,一个有资格接受救济的人应该具有一下 品质:节俭、忍耐、勤勉,对家庭负有责任感。哈里特·马蒂诺当时的一位著名社会慈善 家就认为,“贫穷,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个人品德的缺陷,或者是无法改变的自然法则,应 该鼓励穷人依靠个人的劳动摆脱贫困”。[25] (P136)这就意味着一些学校,医院,还有专门为 聋哑人设立的机构,即这些非生产性的机构应该越少越好。而那些救济院,当然则是罪恶 的机构,因为它使得那些年轻人逃避照顾父母的责任,相反却使那些努力劳动的人去代替 他们照顾父母以及他们的子女。 成立于 1843 年的伦敦家访救济协会在其章程中就明显的体现了自助的精神,指出其 首要目标是:“消除导致贫穷的道德因素,鼓励谨慎、勤劳及清洁习惯。”[26] (P119)在这个原 则的指导下,伦敦家访救济协会通过走访调查,具体分析每个家庭产生贫困的原因,确定 他们最需要的帮助是什么,根据每个家庭的不同情况为他们提供符合实际的帮助。比如为 缺少食物的家庭提供食物,缺少衣物的家庭提供衣服,还有的为某些家庭提供燃料,或者 是为他们提供岗位等,这样就可以满足不同家庭的需求。慈善组织协会也认为笼统的不规 范的慈善是无法缓解贫困的,相反是贫困化的主要来源,谴责那些不加区别的发放救济的 做法。慈善组织协会书记洛奇也认为通过慈善救助的方式是教育人们劳动的很好的手段, 他说:“慈善是社会的再生器……我们必须用慈善来创造自助的力量。”[27] (P23) 正是在这种自助思想的影响下,慈善组织协会对那些希望从慈善组织那里得到帮助的 人进行严格的资格审查,申请人首先得向地区委员会进行申请,经过地区委员的实地调查 13 后能够满足要求的申请才能正式提交给慈善委员会。慈善委员会为私人慈善组织提供了便 利,委员会先通过获取信息确定申请是否有资格获得救助,然后再将那些有资格的人派送 到任何一个愿意提供帮助的私人慈善机构那里去。在 1874 年,“35 个地区委员会共接到 12656 件申请,其中有4738 个申请是不具备救济资格或者是根本就不需要被救济,剩下的 7918 件申请中,3163 被送到了私人慈善机构中,委员会直接受理了4755 件,主要是通过 提供资助、贷款、雇佣或者给医院写推荐信的形式提供帮助”。[25] (P223)到了 70 年代末 80 年代,“慈善委员会每年受理超过400000 件申请,1886-1887 年,在255000 件申请中,超 过一半的申请被受理”。[25] (P237)卡农·巴奈特指出:“最好的慈善形式是人性的,如果因为 某种原因不可能是人性的,那么次一等的最好形式应该是增强那些身处困境中的人们信心 和力量。慈善事业的目标应该是鼓励发展而不是给予救济,慈善事业应该给接受其帮助的 人以希望而不仅仅是同情,增强接受帮助者的自尊和发展意识比仅仅应付他们的生活所需 更加重要。”[28] (P132) 总之这一时期慈善组织对待穷人的态度就是在于培养人的劳动能力,将物质救济与道 德说教、生活指导结合起来,教给穷人谋生的手段,依靠自己的力量摆脱贫困。 (二)慈善理念转变的原因分析 英国在工业革命开始后不到一百年的时间里,社会发生的巨变比以往的任何一个时代 都要深刻。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的加深,产生了许多新的社会问题,而政府在公共服 务领域处于 “缺位”的状态,社会问题的解决还是主要依靠民间的力量。因此这一时期民 间慈善事业有了长足的发展,但是民间慈善组织的发展暴露出诸多的弊端,在这种情况下 政府积极参与到慈善事业的管理过程中。 1、工业革命导致社会问题尖锐 随着工业革命进程的不断加深,到 19 世纪中叶,英国基本上完成了工业革命,成为 了“世界工厂”。但是随着社会财富的迅猛增加,却导致了严重的社会财富分配不均问题, 少数人控制了绝大部分财富,而普通大众并没有享受到工业化所带来的好处,甚至受到工 业化的危害,生活的境况不仅没有得到改善相较于之前反而恶化了。“1801 年国民收入25% 集中到了1.1%的人手中,而到了工业革命完成的1867 年,全国2% 的人占据了国民总收入 [29](P114) 的40% 。” 相比之下,“工人在国民收入中所占的比例却从1803 年的42%下降到1867 [30] 年的 39%,越来越少的人聚敛了越来越多的社会财富,富人愈富,穷人愈穷”。 据英国 著名社会学家查·布思于 1889 年发表的《伦敦人民的生活和劳动》的调查报告显示,在 伦敦仍有30%的人处于贫困之中。1901 年西博姆·朗特里对约克郡进行的调查显示,“伦 敦有30.7%的人口处于贫困之中,1901 年英国国民收入的三分之一属于富有的140 万人, [31] 而3900 万下层人民仅占有三分之一的收入”。 穷人与富人之间贫富差距的增加,使得工 薪阶级的情况日益恶化,形成了共同贫穷的现实,这种贫穷与富裕社会的强烈对比,不得 不引起人们的反思和重视。要想获得生存,获得劳动机会是唯一的合法途径,首先就得解 决就业问题。而在工业革命完成后的十九世纪下半叶,工人的失业问题却十分严重。工业 14 革命完成后,机器生产完全取代了手工劳动,大部分手工劳动者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基础, 他们的境遇是可想而知的。另一方面,失业工人也是社会贫困人口中的一支主力军。据一 位英国记者亨利·梅休的调查显示,“19 世纪50 年代,只有三分之一的工人能够得到就业 [32](P73) 的机会,另三分之一的工人只能半就业,剩下的三分之一的工人则完全处于失业中”。 这种状况到了70 年代也没有得到多大的改善。1873 年的经济大危机以及随后而来的经济 大萧条给英国的经济以沉重的打击,英国逐步走向衰落,丧失了世界工厂的地位,失业问 题也更加的突出。“在 1870-1901 年英国工会会员的失业率为 3%-4% ,在经济危机期间则 达到了 10%-12%。”[28](P143)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士兵的复原和20 年代经济危机的爆发, 失业人数激增。“在20 年代,英国失业人口达到 100 万,1929-1932 年经济危机最为严重 的四年时间里,失业人数超过了200 万,在两次世界大战的其余时间里,失业人口也超过 [33] 100 万。” 在失业比较集中的地区,失业需要救济的人口比例接近总人口的一半。 总之,失业率一直居高不下是英国社会贫困产生的一个重要原因,随着失业率的上升 也产生了很多的社会问题,影响了社会的稳定。这引起了慈善组织以及英国政府的重视, 慈善组织为此提供了相应的措施来解决工人的失业问题。比如慈善组织直接为失业工人提 供就业岗位,还有实施家庭移居计划,以此来缓解城市中的就业压力。但是这两种措施实 施的效果并不理想,未能很好的解决工人的失业问题。这一问题也逐渐引起了政府部门的 重视,并出台了应对措施缓解失业问题。 除了失业率居高不下之外,伴随着工业化的还有贫困化。英国在工业革命的过程中创 造了巨大的财富,却也导致了严重的贫富问题,加剧了社会的贫富分化,使工人阶级的处 境更为的不利,工人阶级的实际生活水平并没有得到很大的改善,尤其是工人的住房条件 仍然恶劣。有这样一段话描述工业革命期间工人阶级的生存环境:“……八英尺见方,这 就是一般房间的大小,墙和天花板积满灰尘,因成年累月无人打扫而变的漆黑……至于家 具,你有时会看到一把破椅子,一张旧床架的残骸,或一张旧桌子的框。但更经常看到的 是一些简陋的替代品,比如砖头上架一块粗木板,一个盆子反扣到地上,或干脆什么都没 有,只有破布烂棉花。”[34](P480)这种情况到工业革命完成后依然存在,当时为了改善工人的 生存居住环境,许多慈善组织或者是是私人慈善家为工人建设了许多廉租房,其中比较著 名的有慈善家奥克托利亚·希尔,免费建造了很多廉租房提供给工人,很大程度上改善了 工人的居住环境。 另一方面由于工人的工作环境恶劣,居住条件差,以及环境污染等问题,严重的影响 了工人的身体健康。1854 年和 1866 年英国接连爆发了两次霍乱,期间死亡的人口不计其 数。随后英国在 1872—1892 年期间又发生了三次毒雾事件,对人的身体健康造成了极大 的破坏,其表现就是死亡率的上升。19 世纪50 年代,“英国五个主要城市的平均死亡率从 21%上升到31%,伯明翰地区几乎增长了一倍,从 14.6%上升到27.2% ,利物浦则从21% 上升到34.8%,工人的平均寿命只有22 岁”。[25](P135)婴儿的死亡率也是出奇的高,“1850 年 伦敦的婴儿死亡率为140‰,1865 年为171‰,到了1898 年达到了162‰”。[35](P550) 1904 年 15 对新兵的健康检查发现国民体质的虚弱。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英国政府检查了250 万人, 每三个人只找到一个符合服役条件的人。显示了贫困对国民素质的影响,工人阶级的体质 虚弱已经达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 总之,严重的失业、贫困问题以及工人生活状况的恶劣已经成为了严重的社会问题, 遭到了社会大部分人的诟病,并制约了英国经济的发展。对此慈善组织跟政府都做了政策 的调整,积极解决这些问题。 2、新社会思潮的推动 整个 19 世纪亚当·斯密的经济自由主义思想占主导地位,因此政府采取放任自流的 态度,对国家的经济干预尽可能的达到最小化。但到了 19 世纪末,出现了费边社会主义 和新自由主义两种思潮。这两种思想较之前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关于产生贫困问题的原因。 在自由主义思潮的影响下,人们认为贫困完全是由于个人原因造成的。而到了 19 世纪末 人们对产生贫困的原因的看法产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认为不再简单是个人因素,更重要的 是社会经济发展过程中社会机能的失职造成的,对国家的放任自流的态度进行了抨击,认 为国家应该采取积极的干预政策。 成立于 1884 年的费边社,是宣扬社会主义思潮的知识分子团体。费边是古罗马的一 位著名将领,以深思熟虑著称,以他的名字命名一个团体,表明了这个团体的基本取向, 其代表人物是肖伯纳和韦伯夫妇。对于社会贫困,他们认为贫困不仅是个人的问题,更多 的是一个社会问题,其根本原因在于社会制度的不公正和剥削,使那些贫穷的人摆脱贫困 过上有尊严的生活,是每个人的权利,也是政府的责任跟义务。要从根本上消除贫困,就 必须改变由经济发展造成的不平等,要将所获得财富回馈给社会,回报社会公益事业。主 张将土地的地租和资本的利润当作公共的或社会财富用于公共事业中去。对于失业问题, 费边社主张国家应该承担起主要责任,并提出了城市和农村两种不同的解决方法,在城市 中主要安排失业工人就业,在农村中主要安排失业人口从事农业生产劳动。这样一方面缓 解了严重的失业问题,有助于稳定社会秩序;另一方面也防止了农村人口大量涌进城市, 加剧城市人口的就业压力。费边社还就英国社会的其他问题提出了主张,在对社会问题通 盘考虑的基础上,提出有针对性的措施,具有很强的操作性,对英国政府政策的调整提供 了很大的参考价值。 除了费边社会主义思潮,在 19 世纪末还盛行新自由主义思想,也产生了很大的社会 影响。新自由主义与自由主义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国家干预的程度上。新自由主义认为贫困 产生的根本原因在于社会财富的分配不均,是人力资本的浪费和机会的不均等分配造成 的。对此个人和国家应承担起各自应负的责任,个人有努力工作的责任,而国家应为个人 提供平等机会的责任。国家应在减少失业和贫困问题中发挥主导作用。 综上所述,费边社会主义和新自由主义的主张的共同点在于国家应该承担解决社会问 题的主要责任,社会问题不能单纯的依靠慈善组织以及民间互助团体,要想真正的解决社 会问题,必须从根源上预防。在这之后政府以审慎的态度来面对社会问题,并采取积极的 16 措施。 3、政府大量介入社会问题的解决 慈善由基督教的部分工作变为了一种社会机制,由原来的个人和教会的管理机构变成 了国家和政府机构的重要功能。 19 世纪下半叶政府奉行自由资本主义,认为对经济的干预越少越好,贫困完全是个人 的事,是由于个人的原因造成的,因此政府的救济措施仍是在 1834 年新济贫法的体制和 原则下进行的,仍坚持实行济贫院内救济的原则。而这一时期的由于恶劣的生存环境, 以 及对进入济贫院内的人的人身自由的侵害和人格尊严的侮辱,遭到了广大贫民的反抗,甚 至下层群众发出了“砸烂贫民习艺所”的口号。即使当时济贫院内环境恶劣,可是在 19 十九世纪下半期,随着英国一系列社会问题——失业、贫困、老年、流浪儿、教育等社会 问题的加剧,在济贫院内接受救济的人数还是不断攀升,“到了 1912 年达到了 25 万人的 [36] 历史最高峰”。 尽管济贫院内提供了大量的救济,却远远解决不了一系列日益严重的社 会问题所提出的尖锐挑战,社会矛盾也日益突出。工人运动不断高涨,社会主义思潮兴起, 对政府形成了严重的政治冲击。在这种情况下,政府一方面积极改革济贫法制度,首先是 改善济贫院内的生存条件,其次限制被救济的资格,分为“值得救济者”和“不值得救济 者”;另一方面政府组织了各种各样的调查委员会,对英国社会产生的社会问题进行全方 位的调查研究并根据调查结果制定解决方案。通过 1905 年成立的关于济贫法的皇家调查 委员会的调查表明:在一些贫困的家庭中,虽然每个家庭成员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去工作, 但是贫困还是如影随形,并不断加剧。这就表明贫困不简单的是个人懒惰的道德因素导致 的,更深层次的原因是社经济在发展的过程中是否与社会稳定与社会进步相协调一致,国 家应该对这些问题承担主要责任。1903 年政府组织一个关于国民体质下降问题的调查委员 会,委员会中的四分之三以上的人认为应该由国家采取措施改善民众的生存环境。 从 20 世纪初开始,政府通过了一系列法令来解决社会问题,承担起了国家应该应该 承担的社会责任。特别是 1911 年颁布的《国民保险法》,标志着英国向福利国家的转变。 到30 年代英国在世界性经济危机的打击下,引发了社会动荡,英国政府接连在1930 年和 1934 年颁布了两个失业救济法。1942 年提出的《贝弗里奇报告》确定了英国战后福利政 策的基本框架。1945 年英国工党上台之后,颁布了社会福利的五大方案,并于 1948 年 7 月5 日正式生效,标志着英国福利国家的形成。福利国家形成之后,政府广泛而又深入地 渗透到社会生活和经济生活,管理的范围不断扩展,传统形式上的慈善事业受到排挤,但 是国家的参与并不可能根除贫穷和其他社会问题,仍为慈善事业的发展留有一定的空间。 4、中产阶级的崛起 英国中产阶级的兴起可以追溯到中世纪末期,随着城市和商业的繁荣而发展起来,是 区别于贵族和下层劳动者的一个有产阶级。后来随着英国封建制度的瓦解,中产阶级逐渐 形成一个实力日益强大的社会集团。到了工业革命发生时,中产阶级的发展到了鼎盛时期。 据英国社会史学家阿萨·勃里格斯统计,到了维多利亚中期,“中产阶级人口已经占到总 17 人口的 15%—20% ”。[17] (P238)中产阶级能够在19 世纪强大起来,从根本上说是得益于工业 革命。 首先,工业革命的发生为中产阶级的兴起提供了前提条件。一方面工业革命促进了英 国社会各阶层的纵向流动。工业革命说到底就是一场生产力革命,而谁在这场革命中能够 率先掌握先进的生产技术谁就能够发财致富。一些拥有技术的手工工人、技术工人在工业 革命中发家致富,一跃从社会的底层劳动者上升为有产者,而那些守旧古板的农场主或者 是商人也有可能沦为雇工。这样就促进了各阶层的纵向流动,打破了封建社会那种各阶级 静止的状态,为人们带去了希望,任何人通过自己的努力奋斗都可以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 这也为经济的发展注入了活力。另一方面工业革命也促进了各阶层的横向流动。工业革命 促使了产业结构的调整,从事农业生产的人口不断减少,而从事工业生产以及第三产业的 人数不断上升。原来农业人口源源不断的涌入城市,成为了城市中的产业工人,这就导致 了工人阶级的壮大和工业资产阶级的崛起。而随着工业化的到来,城市化进程的加快,第 三产业的发展,需要大量的公职人员和管理人才,这也直接的催生了大批的中产阶级。 其次,教育的扩大及普及为中产阶级的形成奠定了基础。随着工业社会的到来,之前 的那种仅仅满足于能够读写书信和朗诵圣经的教育已无法满足社会的需要。而最早提出对 教育问题进行改革的是慈善组织,他们创办了许多免费学校和职业学校,提供专业化的教 育,为普通民众提供了更多的接受教育的平等机会。后来政府也逐渐意识到教育问题的重 要性,推行教育的大众化改革,使教育不再是贵族的特权,各阶层都可以得到教育。以及 后来随着高等教育的发展,中产阶级可以受到更加规范化系统化的教育,这就提高了中产 阶级的素质,为以后成为社会的中坚打下了基础。 中产阶级崛起的时代正是人们大力倡导勤劳、节俭、忍耐、奋斗自立的时代,而中产 阶级的财富的获得正是通过自身的艰苦奋斗获得的,因此他们身上体现了一种积极进取、 奋发向上的精神,与当时社会的核心价值取向是一致的。中产阶级因为有努力工作的个人 经验,始终坚持和尊重劳动者的尊严,这样比之上下层民众更富有同情心。而且中产阶级 有一种向上层社会看齐的历史传统,在模仿他们生活方式的同时,也对上层社会的奢华放 纵有一种本能的排斥,他们更倾向于一种简朴、低调的生活方式,对下层民众的有种深深 的同情,并认为他们对此要承担一定的责任。正是中产阶级这种强烈的社会责任意识,使 他们积极投身到慈善事业中去,或者是关注社会公共事业,兴建公共设施等。在这个过程 中,中产阶级也提升了自身的社会形象,获得了社会的认可和尊重,同时在帮助他人的过 程中获得了心灵上的慰藉。 总而言之,相较于上层,中产阶级没有他们的那种固执专断和奢侈放纵,更多了对社 会的关注和了解,对社会底层有起码的关爱和一定的责任意识。相较于下层群众,他们有 一定的经济实力、较高的社会地位,以及较高的文化程度,使他们能够对社会问题有足够 的发言权和影响力。中产阶级对穷人实施救济一方面是出于社会责任,将财富通过慈善的 方式回馈给社会;另一方面也是安抚下层民众,缓解社会矛盾,维护稳定的社会秩序的一 18 种需要。 (三)慈善活动的特点 英国工业革命进程开始之后,产生了诸多的社会问题,阶级矛盾尖锐。由于政府这一 时期在社会服务领域的“缺位”状态,因此使得民间慈善力量得以发展壮大,也使英国的 慈善事业进入到了发展的黄金时代。 1、团体公益慈善取代个人慈善 英国在工业革命完成后的时间里,进入了慈善事业发展的黄金时代。各种慈善组织纷 纷出现并蓬勃发展。此时慈善组织的发展得益于两点:其一是随着人们慈善行为的经常化, 就需要专门的慈善机构去组织经营慈善事业;其二是中产阶级的崛起,他们热衷于慈善事 业,纷纷投身于这项事业中来,极大的促进了 19 世纪中叶以后慈善事业的发展。 这一时期各种慈善机构纷纷出现,既出现了全国性的慈善组织,也有地方性的组织, 其中以地方性的慈善组织居多。全国性的慈善组织比如“全国儿童与孤儿之家”、“皇家国 民救生艇机构”、“禁止虐待动物皇家协会”、“救世军”等等。这些机构所服务的领域也是 多种多样,涉及儿童保护,海上人命救援、动物保护、提供救济等多个方面。此外,英国 还于1884 年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区公社—汤恩比馆,此后又出现了多家社区公社组织, 牛津馆、曼彻斯特文教馆、伯明翰文教馆。这些社区组织一方面提供社会救济为穷人提供 住宿,另一方面教育青年。19 世纪中后期是社区组织发展最快的一个时期。虽然慈善事业 的宗教色彩不断淡化,但是宗教组织建立的各种协会在这一时期的慈善事业中仍占据重要 的位置。教会建立的协会组织主要有:基督教传教士协会、循道宗传教士协会、伦敦传教 士协会、福音传播协会、浸礼会传教士协会、基督教警察协会等。而且福音派传教士在这 一时期是慈善事业发展的主力军,大约有四分之三的慈善机构都是他们建立的。1869 年出 现了全国性的慈善组织指导机构—慈善组织协会。这一机构主要负责协调全国各地的慈善 组织活动,促进合作,使慈善活动更加有组织有目的。除此之外,还有工会、友善协会、 城市教区、地区访问社团、母亲集会、节俭协会等各种类型的慈善组织。 据统计,“1861 年时,仅伦敦一地就有640 家慈善机构,其中103 家是成立于18 世纪 之前,114 家成立于18-19 世纪之间,279 个成立于成立于19 世纪上半叶,到了1850-1861 年的 12 年间则成立了 144 家,到 1863 年时,伦敦已有了770 家慈善机构,到了 1869 年 时这个数字则上升到了989 个”。[37] (P65)在两次战争期间,由于政府的干预慈善活动,使得 慈善机构的影响力不如从前,但是慈善组织在社会福利领域仍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2、社会慈善家大量涌现 19 世纪是慈善家涌现的时代,这一时期出现了许多著名的慈善家。比如威廉·拉斯伯 恩,约瑟夫·朗特里,托马斯·霍洛韦、塞缪尔·莫里,约西亚·梅森,奥克塔维雅·希 尔,巴洛纳斯·博得特·库茨,帕斯莫尔·爱德华以及乔治·坎特伯雷。其中约西亚·梅 森,塞缪尔·莫里和乔治·坎特伯雷是当时最出名的三大慈善家,在他们的时代都获得了 极高的社会声望。这些慈善家的一个共通点就是他们的财富是通过自身的努力奋斗得来 19 的,并且很乐意将这些财富散播出去。无伦他们的动机是出于宗教信仰、人道主义、社会 理想、爱国主义、或是自我满足的需要,他们都为社会慈善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托马斯·霍洛韦是维多利亚时期具有代表性的慈善家,他是一个专利药品供应商,创 办了霍洛韦银行,通过个人的努力获得了事业的成功,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他从事慈善事 业与同时期的大多数慈善家不同,他把慈善事业的重点放在发展教育上,他创办了著名的 皇家霍洛韦大学。他从事慈善事业的动机似乎很简单。由于他没有任何的子女以及兄弟姐 妹去继承他的巨额财富,所以他便用慈善的形式将财富回馈给社会,这样他的财富的最终 用途也是为公众谋得福利。虽然曾有人质疑他行为的动机,但是事实证明他从事慈善是没 有任何经济利益回报的。他们这一时期的大多数人都认为,虽然财富代表了一个人的努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vkdesigns.net/meixiuyin/2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