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里塔·诺伍德 ――― 祖母级核间谍去世

  她曾是前苏联在英国最重要的女间谍。有人说,她偷偷交给克格勃的英国核计划秘密文件,使前苏联的第一颗提前两到三年引爆。她也是英国历史上活动时间最长的克格勃间谍———从1937年开始,其间谍生涯一直持续了40年。她曾获得克格勃的最高奖章;退休后,每月仍得到克格勃35美元的退休金。

  到1999年,当她的间谍身份被曝光时,她已经87岁高龄,开始被英国媒体称为“祖母间谍”。曾有人要求以“叛国”罪名起诉她,但英国政府最后还是决定不对她进行起诉,让她安度晚年。

  至于她本人,对于自己的“叛国”之举,至死都没有感到后悔。她称,当间谍不是为钱,而是为理想。因为,她是英国党员,她希望前苏联能够与西方拥有平等的实力地位。直到她去世前,她每天都要买32份当地的报纸,送给邻居和朋友。

  6月27日,英国《泰晤士报》披露,前苏联在英国最重要的女间谍梅里塔·诺伍德,6月2日在疗养院去世,时年93岁。她的家人为她举行了秘密葬礼,随后将她火化。

  如果诺伍德早几年死去,在间谍身份曝光前就离开人世,像《泰晤士报》这样的大报肯定不会为她刊登文章,顶多是她老家的地方报纸会给登载一篇讣告,谈一谈这个老太太的一个古怪习惯:多年以来,她每天都要买32份当地的报纸《晨星报》,然后塞进朋友和邻居的信箱。

  然而,1999年9月的一天早上,当《泰晤士报》披露诺伍德曾是前苏联的间谍、大批英国记者出现在87岁的诺伍德家门口时,她的讣闻就注定要登上英国各大报纸。虽然诺伍德6月2日就已去世,家人也为她举行了秘密葬礼,但在《泰晤士报》27日刊登文章报道她的死讯后,《卫报》、《每日电讯报》等各大媒体也纷纷登载了她的讣告和经历。

  诺伍德的间谍身份在87岁时才曝光。导致她身份曝光的,则是前苏联克格勃绝密档案馆馆长瓦西里·米特罗欣的叛逃。

  1992年,前苏联解体后,米特罗欣携带6大箱克格勃秘密文件叛逃。最初他曾逃往拉脱维亚的美国大使馆,但遭拒绝;随后,他逃进英国使馆,被秘密带回英国。1999年,米特罗欣和英国著名间谍小说家、英国剑桥大学教授克里斯托弗·安德鲁合作推出了《剑与盾:米特罗欣的克格勃绝密档案和克格勃的秘密历史》一书,立即成为畅销书。在这本书中,大批克格勃秘密特工曝光,其中就包括87岁的诺伍德。

  实际上,1992年米特罗欣叛逃之初,英国情报部门在研究米特罗欣带来的克格勃秘密文件时,就发现了一个代号“霍拉”的间谍,但一直不知道“霍拉”的线年后,经过安德鲁的悉心研究才最终发现,“霍拉”就是诺伍德。这一消息不仅让诺伍德的邻居们目瞪口呆,也让她唯一的女儿倍感意外。但诺伍德的反应却很平静,似乎早就在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安德鲁说:“她身份曝光后给我印象很深的是,她的适应力非常强。对大多数87岁的人来说,一觉醒来后发现门外来了一大堆英国媒体记者,肯定会觉得不安,但她只是平静地让他们在门外等待,然后她稍稍准备了一会,就走出门外,在她的花园里向记者发表她的声明。”

  根据安德鲁的研究,诺伍德是“英国历史上活动时间最长的克格勃间谍”。其间谍生涯可以追溯到1937年。当时,诺伍德是前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的间谍,该机构正是后来克格勃的前身。

  这一年,诺伍德进入伦敦,在英国有色金属研究学会当一名职员,当时有色金属研究学会正在进行有关英国计划(代号“合金管计划”)的部分研究工作。诺伍德在这里一直工作到1972年退休,40年时间里,没有得到提升,至多不过是一名秘书。

  不过,作为间谍,她的表现却非常突出。对诺伍德来说,平凡的职位没有什么不好。由于工作普通,而非管理性的工作,就更容易逃脱别人的注意。她开始为前苏联提供大量关于英国研制过程的绝密情报。有报道说,当时斯大林对英国设计的了解,甚至比英国政府的各部长们都要详细。通常情况下,她会取出想要的秘密文件,进行拍照,然后将照片送到伦敦东南部的某个邮箱,由克格勃的接头人取走。她还为克格勃招募了另一个高级间谍。

  由于她的突出表现,克格勃和前苏联军方情报部门一度曾争夺对她的控制权。最后,克格勃保住了这个优秀间谍。克格勃的绝密档案中,对她的评价是:“一个专心、可靠、严守纪律的间谍,绝对有可能成为最出色的助手。”另外,诺伍德曾获得克格勃的最高勋章———红旗勋章,在她退休后,克格勃每月还给她35美元的退休金。

  她的身份1999年曝光后,曾有报道说,她提供给前苏联的核计划秘密情报,大大加速了前苏联的研制进程,使前苏联提前两到三年引爆了第一颗。因此,可以说,她绝对是前苏联在英国招募的最重要、最高级的女间谍。不过,也有人提出这种说法夸大了诺伍德的作用。据当时的英国内政大臣斯特劳说,作为一名间谍,诺伍德的作用显然在很多年前就已结束。虽然她曾通过英国情报部门的审查,获准接触秘密文件,但到了1951年,她的这种权利就被取消。

  或许正是基于这种理由,当有人提出应以叛国罪起诉诺伍德时,当时英国政府没有予以采纳。不过,直到1965年,诺伍德退休7年前,英国情报机构收到更多情报表明,诺伍德是一个“危险人物”。虽然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英国情报机构就怀疑诺伍德是间谍,但却没有掌握确凿的证据。

  诺伍德1912年3月25日出生,母亲是英国人,父亲是一个来自拉脱维亚的移民。她的父母都是活动分子,她的父亲曾受到俄国革命的启发,创办了一份周刊:《南方工人、工党和社会主义者》杂志;母亲则加入了合作社。上世纪三十年代,诺伍德一家搬到伦敦。当时英国正在经历大萧条,诺伍德曾亲眼目睹失业者乞讨食物、寻找工作的艰辛。她曾跟随母亲前往德国,母亲告诉她,不要仇恨德国人,因为他们在一战期间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

  诺伍德也了解到,当时的前苏联普通人可得到廉价食物,虽然当时斯大林正在进行大清洗,但这并没有影响到诺伍德对前苏联的热情。1999年她说:“你不可能支持前苏联的一切。”

  年轻的诺伍德成为一名狂热的左翼分子,并在1936年加入英国,她也从来没有隐瞒员的身份,她的邻居知道她的这一身份。只有那些前来拜访的记者在看到一个老太太拿着一个印有格瓦拉头像的杯子喝茶时,才感到惊讶。即使退休后,诺伍德仍然支持前苏联,支持和平与社会主义。

  1999年9月,当诺伍德的身份曝光、大批记者来到她的家门口时,诺伍德发表了一份声明:“我当间谍不是为钱,而是为理想。我对钱没有兴趣,我想要的是前苏联能够与西方平起平坐。”她说:“我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间谍,不过这个问题得由其他人判断。”然后,她礼貌地转身回到屋内,关上房门,恢复了她的平静生活。

  据悉,诺伍德的传记将于明年出版发行。传记作者戴维·伯克说:“作为一个妇女,她是那种人人喜欢的老奶奶,她非常善良慈祥。直到她快90岁时,她还操持家里的小块园地,她身体很好,死得有些突然。”

  伯克定期拜访诺伍德,和她谈论她的人生、历史和政治观点。他说:“她一生都支持核裁军,很多人可能会觉得这有些可笑,毕竟她曾将英国核秘密文件送给前苏联。但她认为,这个世界应有某种平衡。对她来说,一个大国独自控制核武器是一种危险的不平衡。她担心西方会对前苏联发动先发制人……她希望前苏联能够和英国、美国、德国等西方国家拥有同样的实力地位。”

  关于当间谍动机:“我不想要钱,我不是为了钱才当前苏联的间谍,我希望前苏联能够与西方拥有平等的实力地位。”

  “他真是一个卑鄙小人。虽然我是一个和平主义者,我也可能会对他开枪。他的出卖行径会让很多人牺牲,他这样做就是为了钱,我觉得我甚至不愿冲着他吐唾沫。”

  “他们都反对战争,反对宗教,但他们并不将这些思想强加给我们,当时的家乡左翼运动很活跃。”

  “我钦佩俄罗斯人。我很小心地不告诉任何人我的身份。我不记得我有没有担心过自己会被捕。我觉得自己没有。不过,我不会告诉你都有谁帮助过我。我的联系人已经死了,名字我不知道,我愿意承担责任。”

  “一般来说,一个人不应背叛他的祖国。但如果,比如说,英国政府决定采取反古巴的政策,而我支持古巴,我就会帮助古巴,现在我还会这样做。”(来源:广州日报)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vkdesigns.net/nuowude/1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