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新加坡政府在养老体系中的主要角色是监管者和标准制定者,以提升养老服务水准。卫生部的职责之一是制定各种相关政策、标准和指引。此外,为加强与社会的沟通,卫生部也提倡护老院与来自社会各界的志愿者组织合作,让志愿者到护老院访问,与老人聊天,并从来访者获得反馈,了解哪些地方可以改进。

  颜金勇介绍,新加坡政府未来8年大幅扩展护老服务体系产能的计划,意味着一些志愿组织需要大量财力才能够扩充。考虑到这一点,新加坡政府决定政府负责建设护老院设施,然后出租给一般机构运营。

  在美国,一些富人选择在家里养老,但总体来讲,美国老人比较喜欢独立,不愿给儿女增加负担,乐意在养老机构度过晚年时光。《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采访了美国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市诺伍德养老院。

  开车从芝加哥市中心的南密歇根路出发,沿90号洲际高速公路往西北方向行驶约半个小时,便来到诺伍德养老院。这家养老院紧邻诺伍德公园,街道上和公园里看不到一个人,只有满眼的绿色,显得非常安静。

  诺伍德养老院是一栋三层楼建筑。走进养老院,记者在门厅里看到一些老人坐在轮椅上,见我们进去,微微一笑。一旁的音乐房里,坐着轮椅的老人们在听人弹奏钢琴。

  诺伍德养老院市场部主任林彼得已在这里工作20多年。据他介绍,这家养老院起初是挪威裔美国人于1896年建立的一家慈善性质的养老院,主要为年老的挪威裔人服务,后来几经扩建发展到现在的规模。目前养老院共有250多名老人,主要是周边的独居老人,年龄多在70岁以上。养老院内阅览室、画室、基督教礼拜堂、音乐房、健身房、瑜伽房、餐厅、洗衣房等一应俱全。

  养老院的一楼和二楼居住着有自理能力的老人,基本上每人一个套间,里面有客厅、卧室,卧室的床只有一米宽。三楼是疗养场所,专门提供给那些丧失自理能力、需要医护人员照料的老人。记者在三楼大厅看到,很多护理人员在忙碌着。这里每个房间住两个老人,两张床中间用布帘子隔开。平时,老人患了小病,可以在养老院医治;如果患上大病,养老院会开车把病人直接送到附近医院。记者采访结束从养老院出来时,刚好看到一辆护理车把一位坐轮椅的老人从医院接回来。

  林彼得向记者介绍,这家养老院70%的资金靠入住老人及其家属提供,其余30%来自政府的医疗补助。诺伍德养老院属于非营利性养老院,但由于这里的老人年事已高,养老院雇用了220多名员工,基本上实行一对一服务,因此每位老人每月食宿医疗费用高达4000美元,而丧失生活自理能力的老人费用还要更高。记者调查发现,伊利诺伊州的养老院基本上都收取几万美元的入门费,然后每月再收费1700美元以上。

  记者对诺伍德养老院的高收费表示惊讶,并向林彼得提起芝加哥市中心的橡树溪老年公寓。那里的老人年龄在65岁以上,70%是华裔,设有健身房、阅览室和洗衣房。申请条件是每月收入不高于1200美元、银行存款不高于2000美元的老人。橡树溪老年公寓里的老人靠政府发放的食品券生活,医疗免费,房租只占月收入的20%,且免交电费。

  林彼得回答道,诺伍德养老院主要面向中产阶级,而橡树溪老年公寓针对的是低收入阶层,且老人生活、出行必须能够自理。记者也问过自己所在社区的一些美国老人,为什么不去橡树溪老年公寓居住而要每月交纳1000多美元甚至2000多美元在这租住,一些白人老人说,不愿意去政府资助的老年公寓是因为觉得有失身份,而且住在自己家里会更方便。

  林彼得介绍说,对于像诺伍德养老院这样的非营利性机构来说,主要问题是政府削减医疗补助,影响了养老院的经营。实际上,这一问题是整个美国社会所面临的问题。

  林彼得表示,诺伍德养老院可以实现当日申请当日入住。整个芝加哥地区的养老院都是私人机构运营的,基本上每个社区都有。其中既有营利性的,也有非营利性的。对于非营利性同时又面向低收入群体的养老机构,政府给予的医疗补助较多,最高100%由政府支付;而面向高收入群体的养老院,政府支付的医疗补助较少,甚至为零。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vkdesigns.net/nuowude/3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