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雷曼森档案?看过他的很多另类照片知道他唱歌和画画想知道他详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推荐于2017-10-01展开全部主唱玛莉莲·曼森,原名Brian Warner,出生于美国俄亥俄州。就学于基督教学校,但他很快就脱离了基督教,觉得它是一个以恐惧强逼人相信的宗教。曼森的造型也是以基督教对末世的观念作为灵感的。

  玛莉莲·曼森(Marilyn Manson)是美国工业摇滚音乐团体,以主唱艺名命名。

  主唱玛莉莲·曼森,原名Brian Warner,出生于美国俄亥俄州。就学于基督教学校,但他很快就脱离了基督教,觉得它是一个以恐惧强逼人相信的宗教。曼森的造型也是以基督教对末世的观念作为灵感的。

  玛莉莲·曼森除了同名主音外,还有三位成员,全都以连环杀手或变态杀人狂的名字为艺名。他们可以说是全美家长最不喜欢的团体,长辈们一天到晚告诫子女不要听曼森的“恶魔音乐”,多数人都认为曼森是反基督团体,他们更是不怕的将其中一张专辑取名为Antichrist Superstar(反基督巨星)。然而,实际上,玛莉莲·曼森根本不如普罗大众所说般反基督,反宗教云云。而乐队的主唱玛莉莲·曼森(主唱与乐队名称相同)亦有说过,他是以自己的方法信神和理解圣经。

  玛莉莲·曼森其实是一个乐团名。乐队原名Marilyn Manson and the Spooky Kids,Marilyn Manson是主唱的艺名,而Spooky Kids则是指团中其他队员,在一九九二年,名字缩短至Marilyn Manson。乐队中每人的名称均以出名杀人犯为姓,和美艳艺人为名。如主音的名称就是取材自性感女神Marilyn Monroe(玛丽莲·梦露)以及美国杀人魔王Charles Manson(查尔斯·曼森)。他们取名的原因是喜欢“美丽”与“恐怖”的矛盾和对比。

  既然这么的离经叛道,就可以知道他们的音乐不会是太主流的流行音乐。他们的主要演奏重金属音乐,每张专辑都改变音乐风格,由工业摇滚至华丽摇滚都有。

  marilyn manson也许是90年代继nirvana之后,最具时代感召力的乐队。这位美国的使者,痴迷于恶魔力量的感召,将丑恶在音乐中一再夸张放大,并采用了一种时尚的折衷手法,巧妙地将后grunge的虚无主义以及哥特音乐的腐尸气息与流行音乐的煽情元素结合在一起,制造出了90年代中后期最具魔鬼魅力的摇滚乐。

  在这张94年的专辑中,地狱的狂欢景象始终压迫着听者的神经。后hardcore式机械单调的鼓击,死亡金属阴暗凝重的和弦段落,将死亡的氛围渲染得淋漓尽致。marilyn manson用地狱恶魔般的嗓音歌颂着撒旦的复活。

  dope hat中犹如群魔狂舞般诡异的节奏,加上manson嗜血一样的咆哮,描绘了一幅世纪末的恶魔盛宴图。不要怀疑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青年如飞蛾扑火般将他奉为自己的图腾,在这个所谓的网络时代中,也许上帝早已死了,撒旦将会降临世间去接管这些麻木而自甘堕落的灵魂。

  “什么人物!”事实上每个不存善心的人见到Marilyn Manson那副鬼样子总会这么嘟囔一句。很容易便会视之为Alice Cooper或Kiss一类头脑简单性格古怪的异妆癖者。然而我最终还是为自己这种愚蠢的偏见后悔了。

  改变观感是源于《滚石》杂志受用者对之的一次怒斥:“’96最差艺人”,我想能被《滚石》如此评价应该很不容易。饶有兴趣地听完这张77分26秒的超级长片,并一听再听,反复听,最后我终于明白,原来人们是害怕面对这样一个事实:Marilyn Manson的窜红即证明了朋友摇滚的末日来临。

  期待革命是平庸人和平时期的妄想,但革命真正来临时一定会吓倒许多人,大多数人对这种腥风血雨并没有作好充分的心理准备。后Nirvana式的疯狂加上仿Alice Cooper的狰狞,Marilyn Manson一出现便显然引发了一场暴力冲击。人们为其阴暗而俗艳的魔鬼包装吓怕,同时也被其深具的反建制激情震死。很显示,Marilyn Manson在其时的出现非常出人意外,人们本来以为盼到的是一位Kurt Cobain式的自毁英雄,谁知来的是另一个Johnny Rotten,甚至比他更放肆。但是,撇开他的文化影响不谈,Marilyn Manson对金属乐的贡献是巨大的,他革新了Pantera和Ministry等对硬核的陈旧概念,而赋予了许多朋克尖酸。专辑的制作人是大名鼎鼎的电子噪音乐队Ninc Inch Nails的主唱Trent Rcznor。这使Marilyn Manson的音乐仿佛沾染了许多后工业趣味,只不过更显夸张和怪异,窒息般的自省。Marilyn Manson的音乐遗产直接源自死亡金属和硬核工业摇滚,这吸引了无数过敏而愤怒的少年如飞蛾扑火般投身于他的死亡队伍中去。

  Marilyn Manson在这张长长的“Antichrist Superstar”中其实只表明了一个概念:畸形只是一个外在的装饰,恐怖与愤怒才是这时代永恒的情结。暴怒的音乐充满着诱惑,污秽不堪却只似在嘲弄着每一个人。

  不要被那77分钟听似喧闹的声音所蒙蔽,Marilyn Manson绝不是吃饱了撑的要弄出一些常规非常规的噪音来糊弄人。专辑开首一曲“I rresponsible Hate An Them”给愤怒的人们提供了一个绝佳的范本,“The Beautiful People”中Marilyn神经质地嘶扯着他魔鬼般尖锐恐怖的嗓音,发出令人作呕的尖叫,音乐仿佛流动着远古墓穴的腐败气息。

  在郁闷的死亡进行曲“Cryptorchid”中,他居然显示出了一点感伤,回首他那段甜蜜的少年岁月。“1996”则是一个反叛者的宣言 ,Marilyn 讲述了政治文化和自我思想的冲突,一通发泄之后,他提出了自己的简单解决办法:“Anti…!Anti…!Anti…!”。他毫不隐瞒其在“Tourniquet”中受到的Alice Cooper的影响,当然他也暴露了自己的真实想法。我真正感兴趣的是他在“Mister Superstar”和“Antichrist Superstar中对摩登时代的无情嘲弄,这个造星时代最引以为豪的价值观在他眼里变得一文不值,“超级”两个字就像“狗屁”一样空洞与可笑!

  “Antichrist Superstar”无处不舞动着冷漠、不详和嘲弄。怪诞的口哨和合成器,失真电声反馈,浓重的鼻息,野兽般的呻吟———乐器似乎也在没命般的暴击中爆裂。这无疑是一场强力的核爆炸。Mrylin Manson很显然注定会成为下一个他所自嘲的“Mister Superstar”,他富于攻击性的音乐,酷毙了的形象,以及愤怒的反讽无时不刻在提醒着庸常:“Hey Hey!你们的梦魇来了!”

  这次我享受的是《Mechanical Animal》这张专辑,听曼森之前我习惯不听任何音乐,这完全是为了衬托出曼森那种撕裂骨髓后发出的阴森的美丽暴力。

  从前听曼森是需要半躺在床上的,四周裹满棉被,这样用来避免极端疯狂下的自残行为;也需要用手机预先拨好120,这样用来避免猝死床上以后无人知道造成的尸体腐败,以及彻底腐败后露出完美的白骨。

  而这是一张干净而略带华丽的唱片(从封面曼森那种人妖不分的中性化视觉表现即可略见一斑),就像他在封面照片中红色隐型眼镜遮盖下的眼睛。当然,这里的干净和华丽是相对他以往的暴力工业金属而言的,以一个保守的眼光来看这些音乐仍是暴力而极具侵略性的。

  脱去密不透风的重型和弦,曼森的音乐还是有他纤弱的地方的——那是他苍白的面孔;是他凄美而惊涑的视觉表演。这些将是面对死神时曼森拿出证明自己的勋章。

  从本专辑所选的曲目来看,曼森在这张唱片中风格算是有很大变化了。第五首《Disassociative》中冷静的吉他拨弦和整齐的电子节奏;依然压抑且歇斯底里的嗓音和尾声中漂亮而且纯净的女声合唱。曼森渐渐把自己的音乐从工业的绝对暴力推向了哥特的凄惨、稀薄。而且在听某些片段时我竟然也会恍惚感觉CD机里旋转着的是濒死的“The Suede”或者是主唱因饮酒过度而变声的“The Cure”。

  这些在第六首《The Speed Of Pain》中则体现的更为明显,贯穿乐曲的全部甚至高潮部分都没有塞入一块工业金属的和弦,在相对平静与动听的旋律遮盖下,曼森那些从骨子中透出的杀戮的欲望被全面地诗化了。

  音乐上的渐渐转形预示着曼森将要彻底摆脱他的导师兼制作人Frent Reznor(九寸钉)的影响,也预示着曼森将在以后的路上多涂抹出一片惨淡的灰色天空。这相对于一个在阴森世界不断舞着的“邪恶天使”与许多躲藏在哥特深林中伸出苍白双手的听者来说无疑是好的。但从许多曲目中猛然突现的重型和弦和大量扭曲而黑暗的工业电子采样中还能依稀看出,曼森还不想彻底抛弃工业音乐这把锋利并滴血的匕首。

  与曼森在音乐中惯用的嘶哑吼叫不同,他在这张唱片中的演唱风格多近于阴森的自语、恐怖的呢喃与呻吟。四周回响的畸形美妙配乐中混合着他邪恶的呼吸声。这种给人听觉上的变化是怎样被孕育又是怎样诞生的?因为曼森的成熟还是衰老?

  曼森曾有一句非常著名的话是:“为了避免自己彻底疯掉,我在成为音乐人和成为杀人犯之间做了一个选择。如果有人和我当初一样,那该是你做选择的时候了。”毫无疑问,他是选择了成为音乐人,但是,在音乐的背后,他也从未放下过他作为一个杀人犯的尖刀。在这张专辑中,这把尖刀仍是存在的,但与原来的赤裸相比,这里的凶杀已经被诗化了。

  这是一朵盛开在腐尸堆中、扎根于尸体并吸收腐烂物而长成的美艳却带有利刃的滴血玫瑰。是曼森向哥特王国挑出的醒目并舞动的白骨大旗……

  2000年Marilyn Manson还没从歌迷对于Mechanical Animals的排斥中缓过神来,Columbine唱片公司又给他又留下了深深的创伤,最糟糕的是,他已不再属于是美国恶魔的形象了。Brian Warner准备做什么呢——立足于如此不稳固的境地之下。作为一个聪明人,也作为一个理智的商人,他知道是时候去巩固他的实力了——把Omega与Antichrist Superstar相结合,并回到那残酷的、争论无数而富有歌剧效果的音乐篇章——以造就一张总体上能够吸引那些被环境疏远的青少年人以及传统文化卫道士的概念化专辑。这张由此出炉的专辑——Holy Wood (In the Shadow of the Valley of Death),意图作为由Antichrist Superstar开头的三步曲之结尾篇,其中深奥费解的故事线索其实带着相当的Marilyn Manson自传色彩,但另人称奇的并不是故事部分——他最终把Mechanical Animals中的旋律以及细微的声音阴影与Antichrist中那粗俗的新工业金属音乐风格相融合。因此人们也容易把这张专辑看作Marilyn Manson的音乐定义专辑——专辑中曲调优美而嗓音沙哑。专辑的出色之处在于Manson的心良苦所创造出的那近乎完美的细节——在于歌词、专辑主题、专辑制作、歌曲顺序编排、那在词曲中所体现出的滑稽的模仿和自我剽窃以及自我亵渎神灵的封面艺术效果。对于专辑下的这些苦工夫令这张Holy Wood成为一张与Marilyn Manson其他作品相比之下更强有力、更富有一致性的优秀专辑。如果说这张专辑有问题,那么问题也出在Manson那震撼性的摇滚音乐在2000年这个时候似乎显得光怪离奇。Eminem超现实主义幻想曲才是那年标志性的音乐,而Marilyn Manson的摇滚乐歌剧、宗教折磨以及哥特之音都是属于那个已经过去的年代。不过这确实让Warner吃了一惊——因为Holy Wood结果仍然相当成功。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vkdesigns.net/nuowude/9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