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僵尸企业有死的资格 百年皮博迪破产结束一个时代

  虽然只有100美元,外加两头骡子和一辆马车,但当24岁的弗朗西斯·皮博迪决心以自己的名字在芝加哥开办一间煤炭公司时,无疑,他挑中了一个“不朽的年份”。

  这是1883年。这一年在同一座城市,以整开间大玻璃窗为标识的建筑界芝加哥学派开始崭露头角;芝加哥期交所则通过成立结算公司确定了未来不可动摇的地位。790英里外的纽约,1834米长的布鲁克林大桥正式启用,作为世界首个使用钢铁建造的大桥,它被称为工业革命时代的杰出代表,并永远横亘在东河之上。至于托马斯·爱迪生,此时正忙于构建全球第一个拥有露天电线的城市户外照明系统。

  即便离开美国,这一年对后人而言仍然无比独特。安东尼·高迪接手了巴塞罗那神圣家族教堂设计工作,按最乐观估计,后者将于2025年完工,历时142年。也是在1883年,卡尔·马克思因心肌梗死病逝于伦敦,但这个哲学家从此却以另一种身份彻底改变了世界。

  年轻的皮博迪自然无法预知这一切。他唯一能确定的,便是来自地表浅层那些黑色金子正受到广泛追捧,无论是工厂还是铁路,缺了它就难以运转。事实上,距离成功还差得很远,直到12年后他才在伊利诺伊州开出首个属于皮博迪公司的煤矿,且拥有了数千英亩储量开采权。

  皮博迪能源公司之后当然发生了诸多变化—总部迁至密西西比河中游的圣路易斯;一连串的并购以及两次在纽交所上市;在美国本土九个州它拥有自己26个开采基地,其中包括怀俄明州波德河—号称全世界当前探明储量中最大的罗切斯特煤矿,76.2米地表层中的18.3米,范围绵延80.47公里,相当于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面积。同时,2011年其跨过大洋以51亿美元杠杆收购了澳大利亚Macarthur煤炭公司,从而从容面对来自亚洲钢铁冶金行业似乎永无止境的需求。仅就价格而言,这可比卖给电厂的那些品种赚钱多了。

  与创始人家族早已没了太多瓜葛,但又如何?名号从未更改,经历三个世纪的皮博迪能源公司已是全球最大的非国有煤炭巨头。高峰期间,公司一个季度即能实现16.6亿美元营业收入,归属普通股东的净利润达2.06亿美元。

  或许有东方同行不以为然。毕竟中国神华集团的同时间表现要达到后者7~8倍。但别忘了,在神华的收益构成中,电力占52.4%,铁路码头运输占32.1%。原煤开采不过13.7%。皮博迪可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连相关多元化都无甚兴趣。

  然而,当时间来到2016年4月13日,“不朽”画上了句号。133年历史的皮博迪能源公司依据美国破产法第十一章向美国破产法院正式提出破产保护申请,公司股票同时暂停交易。

  就算德高望重,但财务数字现在也帮衬不了传奇。老人家上一年度亏损20亿美元,至2015年末总债务高达64亿美元,而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只有2.613亿美元—这还是在今年2月1.67亿美元基础上反弹的结果。原本估计紧衣缩食或能再坚持7个月,不成想两个月后就彻底“梭哈”。

  论及股价更加心塞,52美分是个滴血的符号。按照纽交所的规定,上市公司股价持续保持在一美元以下价位一个月即自行除牌。在没有任何自救可能和白武士外援支持下,与其被扫地出门,不如有尊严的自行离开,这才符合老派贵族的风范。

  7年前,当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同样宣布申请破产保护时,不只全球震惊,美国本土舆情亦是如丧考妣。最终,美国联邦政府毅然决定辅以495亿美元紧急资金援助。两三年后沃伦·巴菲特更是大举扫货4000万股通用汽车股票。昔日汽车老大得以再次获得新生。

  皮博迪看来没这份好运。甚至,其破产早在市场预料之中。休说惋惜,平静到令人绝望。2016年1月11日美国第二大煤炭企业阿奇公司申请破产后,人们便在等待这一天。爱国者煤炭、沃尔特能源、阿尔法自然资源、阿奇……好吧,现在各式阵亡名单上再添上一个。然后,弹奏一曲莫扎特K626号曲目吧。

  股票市场总是某种晴雨表。截至2016年3月,标普500指数52周整体下挫了3%,而皮博迪能源股票即便还在每股1美元以上价位时,却也足足蒸发了95%强。但这绝非孤例!过去4年间,有统计证明美国煤炭板块全部市值至少缩水了九成四。

  有人归罪于价格。清洁能源崛起势不可挡,21世纪第二个十年开始后煤炭价格较高位下挫了四分之三。

  有人归罪于美国煤炭企业的盲目扩张。无论是阿奇公司还是皮博迪能源,之所以能形成数一数二的业内地位,主要源自不断同业并购。特别是当本土阿尔巴契山脉传统煤矿开采成本不断上升之后,他们大都将目光转向了澳洲。尽管产能过剩的警报早已拉响,但他们一度坚信只消新兴国家尤其是中国钢铁企业的需求旺盛,一切不在话下。为此,他们往往动用高倍杠杆并许以6.5%及以上高收益率发放无担保债。

  人家这还是端着,或者说根本没打算和中国部分P2P公司一样信口开河。要知道美国高收益企业债在平均4.3年存续内给出的是8.9%回报数。与此匹配,你也得接受不能兑现的风险。而真正投资级别美国企业债,7年存续期3.7%年回报。美国国债?1.7%!

  可惜,世界上至今不存在永动机。当“中国好,世界更好”的音乐戛然而止,澳洲资产减记只是第一步(皮博迪便自主削减了7亿美元,而他的中国同行兖州煤业澳洲公司随着连续两年亏损73.37亿元,只会更多),然后便是公司债价格大幅下挫三成后,进一步发债融资之路愈发艰难。而到期还本付息的压力,着实喘不上气。

  “看在的份上,拉兄弟一把”。这种台词肯定不会出现在美国金融和传统企业的关系互动上—除非你能像通用汽车成为美国国家象征或涉及过多就业人口。而皮博迪的先进技术使得其庞大帝国只需要录用8000员工。

  2016年3月,摩根大通银行正式宣布不会继续对任何新的美国或其他发达国家煤燃料火力发电企业进行任何投资。记住,是任何。火电厂都不给面子,何况上游煤炭企业?据称,美国一干大银行正准备萧规曹随。

  而早在去年,欧洲的奥斯陆已发出同样声音。挪威议会告知管理8720亿美元资产的全球最大主权财富机构挪威石油基金,必须抛出三成营收或业务来自煤炭的公司的股票。2012至2013年,挪威石油基金连续录得两位数年回报率,2014年则为7.6%,随着全球经济进一步转坏,到去年只剩可怜的2.7%。关乎513万挪威人的福祉,必须立刻行动。52家公司被分批按下删除键,美国的煤炭公司和火电厂自然不能例外。即便中国的若干企业,包括中煤能源、中电国际、华润电力、大唐国际,还有中国神华和兖州煤业,至上周无一幸免。

  所谓破鼓万人捶,树倒猢狲散,中西无分,诚不欺也。但更坏的消息还在陆续而来。这次,轮到日本。

  最新消息显示,受国际市场价格持续走低和铜、镁、铝、煤矿资产价值减值重估影响,三菱商事出现1954年确立新体制后首次年度赤字,共亏损1500亿日元(约合89.7亿元人民币);同样,大名鼎鼎的三井物产亏损1900亿日元(约合113.62亿元人民币),这亦是1947年该集团成立以来破天荒首度赤字。而住友商事和丸红商事去年也分别亏损770亿日元(约合46.04亿元人民币)和730亿日元(约合43.65亿元人民币)。除早已将重心转向非资源贸易的伊藤忠,日本五大实力最强的综合株式会社中四家沦陷,调整资产配置由此提上议事日程。

  至于中国,看看标杆神华集团就说明一切。2015年这家龙头公司净利润达161.48亿元人民币。很漂亮?对不住,前一年此项数值是374.19亿元人民币,同比整整下挫56.86%。该公司已表态,2016年将投资至少80亿—用于风力发电。

  不因尧存,不因桀亡,天行终有常,皮博迪133年历程再次印证了这一切。其实回想1883年,还发生了一件事。在中国,杭州城,阜康钱庄倒闭了,损失高达800万两白银,它的主人胡雪岩素来享有“财神”盛名。两年后,红顶商人撒手人寰,官府的报告中称“人亡财尽,无产可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vkdesigns.net/pibodi/1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