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百年煤炭老店皮博迪申请破产 谁是下一个?

  2016年4月13日,美国煤炭巨头,全球第三大煤炭生产商,全球最大私营煤炭生产商皮博迪(Peabody Energy)申请破产保护。

  这并不是个案。在皮博迪申请破产前,今年1月,美国第二大煤炭生产商阿奇煤炭公司(Arch Coal)申请破产保护;2015年8月3日,美国第三大煤炭生产商阿尔法自然资源公司(Alpha Natural Resources)申请破产保护;2015年5月,美国爱国者煤炭公司(Patriot Coal)申请破产保护。

  有数据显示,过去3年,美国已有50多家煤炭公司申请破产。煤炭巨头相继陨落,煤炭行业成为人们眼中日渐衰落的行业。

  “也许煤炭的使用不会像以前那么多,但仍然会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产业,也不会像人们想象的那样糟糕。” 世界煤炭协会执行会长本杰明·斯伯顿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

  “这是个艰难的抉择,但对于皮博迪来说,这是正确的道路。”皮博迪公司首席执行官格伦·凯罗(Glenn Kellow)在声明中这样说,“这个过程会令我们增强流动性,减少负债,达成我们在最近几年制定的重大经营目标,并为将来的长期稳定和成功奠定基础。”

  皮博迪公司的历史可以追溯至19世纪80年代。资料显示,1883年,公司的创始人佛朗西斯·皮博迪在芝加哥用一辆骡子拉货车卖煤。十余年后,他在伊利诺伊州开发了第一个煤矿。

  大萧条期间,皮博迪公司得以幸存。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煤炭逐渐成为美国家庭的重要燃料。皮博迪公司于1949年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逐渐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上市公司。在20世纪70年代的石油禁运中,煤炭作为替代能源备受重视,皮博迪也因此蓬勃发展。

  2011年,皮博迪以52亿美金出手购买了澳大利亚麦克阿瑟煤炭(Macarthur Coal)业务。当时,公司对于后市的展望非常乐观。在其2011年年报中,皮博迪这样预计:“世界范围内的巨大能源需求昭示了煤炭的超级周期——市场将会持续扩张以满足全球新兴中产阶级的需求。”

  然而,现实却令人沮丧。皮博迪的销量与煤炭价格一起下滑。2015年,煤炭的销量下滑了7%。公司预计在美国本土的销量将下滑13%。

  如今,皮博迪股票已在纽交所停牌。停牌前,公司的股价只有可怜的2.06美元,最低点时曾跌破1美元。而在2011年,公司的股价一度超过1000美元。

  业内分析认为,皮博迪收购麦克阿瑟煤矿时正值煤价高峰,时机非常不当。皮博迪错误地估计了竞争对手的供应能力,也过高地估计了中国市场的煤炭消费增长。因收购而背负的沉重债务,进一步拖垮了公司。

  煤炭行业财富形势逆转,与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密不可分。2015年12月达成的巴黎气候协议成为一个全球性的信号,预示着整个世界正在远离化石燃料。天然气热潮所带来的廉价替代能源更是直接挤压着煤炭企业的生存空间。

  “很明显,美国的煤炭行业经历了一段艰难的时期。特别是由于美国的页岩气热潮,带来了廉价的天然气。”世界煤炭协会执行会长本杰明·斯伯顿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但受到影响的并不仅仅是煤炭行业,事实上,许多油气公司也受到了影响。今年以来,大量的油气公司申请了破产保护,甚至连许多可再生能源公司也走到了破产边缘。我想,主要挑战还是在于能源价格,更重要的是政策。”

  今年2月16日,德勤会计师事务所发布的一份报告称,预计在油气价格持续低迷的环境下,今年全球将有大约175家能源勘探和开采公司宣告破产,占到该行业企业数量的35%。

  2015年8月3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了一项非常重要且饱受争议的环境能源政策——《美国清洁电力计划》,旨在加快清洁能源的使用,削减发电厂的碳排放,以应对气候变化。

  该计划要求美国现存的电厂到2030年时,与2005年相比要减少32%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同时要求届时美国发电量的28%来自风力和太阳能等再生能源(2014年该比例仅为13%)。

  今年3月8日,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发布了月度短期能源展望报告。报告显示,2015年4月中,天然气发电量第一次超过了煤炭发电量,2015年煤和天然气的发电份额几乎相同,各提供约三分之一的发电量。EIA预计较低的天然气价格将导致2016年美国燃气发电量(33.4%)超过燃煤发电量(32%)。同时,EIA的数据显示,自2011年以来煤价已经下跌62%,过去的12个月来下跌了约18%。

  “即使经历了一系列破产、整合和大规模减产等深度精简,美国的煤炭业可能仍将深陷债务危机。到2020年,美国煤炭商的总负债将从2014年的1000亿美元减少到700亿美元,但这不足以改变这个行业使其重新变得有利可图。”麦肯锡在最近一份报告中指出。

  麦肯锡在报告中指出,美国煤炭业每年用于偿还流动债务的成本约90亿到100亿美元,这相当于每生产1短吨煤炭就需付出约10美元债务成本。过去10年中,美国煤炭商的平均净现金利润约2美元/短吨,受低迷的市场价格影响,预计到2020年美国国内煤炭产量将下降至6.67亿短吨/年,而销售收入将不足以支付债务。

  而在本杰明·斯伯顿看来,从长期来看,煤炭仍将在美国能源消费中扮演重要角色。

  “麦肯锡去年发布的报告仍然显示,煤炭在美国工业中占比仍然非常重要。去年,奥巴马总统发布了《美国清洁电力计划》。环境保护署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dministration)预计,到2030年也即该计划实施后的15年内,煤炭仍将提供美国电力供应的27%(该数字目前为33%-35%),仍将在美国能源版图中占据重要地位。”他说。

  本杰明·斯伯顿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从全球版图看,煤炭的需求也是持续的。一方面,中国对煤炭仍有大量需求,印度正在大量使用煤炭以改善本国能源形势。在欧洲,德国去年的煤炭需求事实上增长了。另一方面,过去几年来对于煤炭行业的投资有所下降。未来,煤炭价格将有所回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vkdesigns.net/pibodi/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