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纪行之二 殷人东渡到了圣保罗?

  这次拉美之行,有一位为某媒体担任代言人兼吉祥物的女记者阿环博士。虽说某媒号称我国媒体中的战斗媒,但对于其选择吉祥物的过程,则有着种种特异的传说,据说选拔十分严格,非性格好,能力强,而且具有典型东方淑女形象者不能入选……

  然而,当我在圣保罗的巴西烤肉店里,看着旁边的阿环博士欢快而连续地把一块块喷香的烤肉塞进嘴巴里,如同猛虎出闸,不禁对“典型东方淑女形象”有些崩溃。

  巴西烤肉天下闻名,既然来了,工作之余总要去感受一下,反正在当地这也不是很贵

  其实,没什么好奇怪,当年北京亚运会的吉祥物是熊猫,而熊猫,则属于食肉目的。吉祥物吃肉,有问题吗?

  其实有不少女生都是以“吃货”自嘲的,喜欢美食代表热爱生活,这难道不是一种美德吗?

  “公元前1046年,在牧野,也就是我国河南中部地区发生了一场规模宏大的战争。最终,使用释放奴隶的商朝军队由于官兵倒戈战败。这场战争可能一定程度上改变了美洲乃至巴西的历史……”

  正在努力吞咽一块牛后颈肉的阿环看到我写下这段胡话,眼睛顿时瞪得溜圆,好似国宝嫁接了还珠格格的基因。

  老萨瞥了阿环一眼,这有什么新鲜的呢?没听过迈克尔. 科伊(Michael D. Coe)博士探讨的殷人东渡说吗?

  迈克尔.科伊是美国国家人文基金会高级研究员,皮博迪自然历史博物馆人类学系列馆馆长

  被视为美洲特别是玛雅文化权威的迈克尔.科伊并不是亲华人士,他在朝鲜战争期间是中央情报局的成员,和志愿军没少斗智斗勇。然而,在科学研究上科伊倒是以尊重事实著称的,他根据美洲最早的奥尔梅克文明所遗存的文物,推测美洲早期文明可能受到殷商的影响。这就是殷人东渡假说 – 支持这一学说的学者认为牧野之战时商军失利,是因为其主力正在和东夷作战,来不及赶回援救。商纣王自杀后,失去主公的商军向东逃离,或经过利用冰冻期冰封的白令海峡,或使用简陋的船只沿岸航行,抵达了美洲并影响了当地的文明。

  奥尔梅克时代中国和拉丁美洲之间存在文化交流的证据之一 – 商代的饕餮形象与奥尔梅克雕刻中类似的形象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假说并不是科伊发明的,科伊的导师考古学家贝蒂·梅格斯(Betty Meggers)便曾在1975年提出了商代对奥尔梅克文化的影响。只是,她认为中国商朝人东渡在墨西哥建立奥尔梅克文明的观点缺乏人种学的支持,因此受到严厉批判(这个批判应该是有道理的,后来分析奥尔梅克人的DNA,认为他们最晚也在一万年前与亚洲人分道扬镳了)。科伊则继承了老师假说中合理的部分,认为也许有很少量的殷商人到达了美洲,而他们依靠自己掌握的先进科技影响了美洲文明的发展,使奥尔梅克文明在短期内爆发出来。

  迈克尔.科伊(右)其实对这个理论也不是很自信,他也提出过奥尔梅克文明可能受到非洲,北欧乃至印度影响的假说

  然而,近来的发现表明,拉丁美洲与中国的联系远比传统推测的要丰富。2016年的学术文章表明,墨西哥尤卡坦半岛纳亚里特(Nayarit)地区的土著人血统中,含有明显的中国人基因。这说明,在商代或者更早的时候,有少量中国人到达拉丁美洲是比较可靠的,由于人数原因,他们可能没能从人种上对美洲造成显著影响,但从文明角度造成影响是可能的。

  “这个,最远也就是中美洲啊,巴西可是在南美洲,怎么可能受到商朝人的影响呢?”这个观点明显不被阿环认同。

  “南美北美离的也不远嘛。”老萨昧着良心说道,随后转入正题,“你看,这巴西烤肉,或许便可以某种程度上支持商朝人对拉丁美洲的影响呢。”

  全靠火候的把握将其烤熟而且烤得美味,这倒是符合商朝缺少调料的现实,可似乎说明不了什么啊

  “你听说过商纣王的昏庸无道吗?对,就是那个成语 – ‘酒池肉林’。你看这巴西烤肉,不都是吊起来送来给大家切着吃的吗?要是换个方式,挂在树上切着吃,不就是典型的肉林吗?”老萨开始给阿环开脑洞。

  “当然,而且你看,这里的烤肉中还有烤鸡心呢,这种吃动物内脏的习惯也是咱们的独特之处吧。”

  “这个不对啊,老萨。”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位居于圣保罗的张先生,这次来巴西多蒙他的照顾,“就算殷人东渡,也到不了圣保罗的,它在大西洋这边啊。这个巴西烤肉的确不能说是巴西人发明的,但肯定和咱们国家没什么关系,这是高乔人的发明啊。”

  “高乔人啊,就是巴西最南端的那个省和阿根廷,乌拉圭一带游牧人的称呼,大概的意思相当于美国的‘牛仔’。”

  侃侃而谈,“他们以善于烧烤著称,所以这个巴西烤肉呢,本来应该叫阿根廷烤肉或者乌拉圭烤肉,可是巴西人善于经营,最后把这个名字变成自己的专利了。这件事阿根廷人和乌拉圭人一直不服气呢,你知道,阿根廷和乌拉圭都是西班牙的殖民地,巴西是葡萄牙的,他们本来文化就不一样。”

  比如,送上来的肉是来自于牛的不同部位,每个部位都有不同风烤法,不同的风味

  还有不同风味的肉肠也不应该放过 – 比如这两种,左边的是加辣椒的,右边的是血肠

  “此前我在佛得角。”张兄微微一笑,“那里都是葡萄牙人的后裔,那儿也有一家巴西烤肉。

  虽然只是一个玩笑引发的交谈,但恰好可以看出文化交流可以有很多渠道,巴西烤肉这样的食文化,在一个国家的民间对外交流中,也是一张很好的名片。

  中国的饮食文化何尝不是如此?从拉丁美洲获得的三件宝贝,如今也成了中国饮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 红薯,烤红薯是我们中国人童年的温暖回忆;玉米,我们把它挂在门前祈祷丰收;辣椒,大概没有人象我们那样在料理中放那么多辣椒了。

  感慨中忽然听到张先生已经和阿环博士坐在了一起,阿环在聚精会神地听他讲拉丁美洲。

  “虽然商朝的事儿咱不清楚,但中国人对南美的影响一直存在,当年,有一批太平天国余部,被俘虏后卖到了南美洲,他们甚至帮助治理军队打败了秘鲁和哥伦比亚的联军。“

  “至于烤肉有鸡心什么的,也非常正常,欧洲人古代也是什么内脏都吃的,一点儿肉都不会浪费。你知道葡萄牙的含义吗?这个国家的名字就是来自一种烹饪动物内脏的方法。”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vkdesigns.net/pibodi/6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