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荐书:《特权:哈佛与统治阶层的教育

  这本书与《被选中的》那本书是衔接的。它基本反映了哈佛大学的当代状况,和那本书的精神完全是一致的。

  在说这本书之前,我想回应有位朋友说《被选中的》是阴谋论。首先《被选中的》已经是教育社会学的经典,作者是美国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社会学教授。不像我们国内的很多书和一些翻译的书,看层次和水平,确确实实是阴谋论,或者随随便便编写而成。

  所谓阴谋论的作品,或者说阴谋论这个理论是人们找不到某个事件或某种现象的原因,就把它推到一个奇怪的特别的无法论证的对象上。全世界范围内,阴谋论都是史不绝书的。日本人特别喜欢怨灵,他们认为在生活范围之外有一种奇怪的恶魔,它影响着我们。这种例子非常多,我再举一个例子。在大臣藤原种继的建议下,日本桓武天皇在公元784年准备把首都从奈良迁到长冈京,因为他的目的是为了避免在奈良遭受佛门势力的挟制。奈良那时的佛门势力太强。遗憾的是在建立新首都时,藤原种继遭到暗杀。桓武天皇认为这是反对他的势力干的,而且他认为弟弟早良亲王也是共谋之一。他审讯了这股反对势力。早良亲王认为自己是冤枉的,但天皇还是把他流放到淡路岛,早良亲王在流放途中死去。很快,桓武天皇身边的两位妃子、母亲相继病死了,他的一个儿子也身染疫病,首都也是洪水、落雷等灾难不断。桓武天皇认为是他弟弟的怨灵所导致的。于是他废弃长冈京,把都城搬迁到了今天的京都。为了平息怨灵,他做了很多工作和仪式。如今有化学家推断,他亲人不断死去实则另有原因。

  在奈良东大寺造大佛时用了很多水银。冬天的时候,大风一刮,水银四散,侵扰了经常去新寺庙礼佛的教徒。这些皇亲国戚得了病,甚至死亡。这种说法也是一种假说,但至少跳出了阴谋论的范畴,去寻找有理由有道理的解释,不是在找不到事情原因的时候随便推到一个对象的身上。

  中国现在最典型的阴谋论是《货币战争》。作者宋鸿兵几乎把所有的东西都推到罗斯柴尔德这样的家族身上,显得很神秘。中国还有一个阴谋论作家,何新,他以前是搞神话研究的,这种思维特别容易把很多神秘的东西用自己的想象力去解释。阴谋论者说的很多东西都煞有介事。我现在偶尔看宋鸿兵的微博,我总体感觉是他的思维结构喜欢就一种事件或现象找奇怪的原因。他是想表现自己很聪明呢还是别的什么?

  这种人的跟从者众多,因为都想表现他们泛滥的好奇心。这也是人类的特点,人们很容易被很奇特的论点所吸引,但这些论点往往是错的。

  我再举个例子,比如苏联在上世纪80年代末的垮台,从后来人来说,这不仅是戈尔巴乔夫个人的失误,还由于石油价格的下跌导致苏联经济崩溃。很多人马上说是美国利用石油这个武器去攻击苏联,导致苏联的垮台。

  因为在80年代,了解形势的人都知道,美国是想动脑筋搞苏联,特别是里根搞了星球大战,目的是消耗苏联的国力。他们是想通过军备竞赛来进行,但无论如何,他们也没有想到用石油去搞垮苏联。因为70年代石油价格高涨受害最大的是美国和日本,导致了资本主义发达国家10年的经济低迷。他们不可能在刚刚清醒过来后,马上利用石油作为武器去搞苏联。这只不过是事后大家总结时,发现苏联崩溃还有这样一个原因。这是很典型的阴谋论。

  我前两天说这个礼拜要谈哈佛大学的一些问题和腐败。马上有一位朋友说,这不可能。哈佛大学培养的人才是要放眼全世界的全球领袖。对,这是哈佛的口号。实际上,正如《特权》作者讲的,这只是哈佛的大话:

  它是这样一种文化:将各种真诚的理想,诸如多样化、为公众服务和宽容精神,仅仅挂在口头;实际上则向学生们灌输成功的教义,诱引他们——哦,非常微妙地向他们许诺:他们所拥有的一切皆为他们天资的权利所赋予。

  绝大多数学生是来自城市公寓和绿树成荫的郊区的幸运儿,他们的父母经常激励并积极参与、支付SAT考试辅导和私立学校的费用,带着子女们去参加足球比赛、辩论选拔赛,飞遍全国乃至世界,去挑选最完美的学校。英才教育是意识形态的表象,社会和经济的层次划分才是实质。

  全国范围内共有31,700所公立和私立高中,在1998-2001年的毕业班里,只有930所,约3%,号称有四名以上的学生被耶鲁、哈佛和普林斯顿录取。

  美国高中的压倒多数分布于蓝州。前100名里,28所在纽约州和新泽西州,康涅狄格州有7所,大哥伦比亚特区有11所,宾夕法尼亚州有6所,加利福尼亚州有11所,马萨诸塞州有11所。(耐人寻味的是,所有前十名都在马萨诸塞州和纽约州,包括第四名——佛斯的格罗顿高中,它每年输送20%的毕业生进入“耶—哈—普”。)

  格罗顿高中非常有名。在《被选中的》的那本书里,作者也特别介绍了格罗顿高中。在100多年前,它也是最有名的学校之一,输送给耶鲁、哈佛和普林斯顿大学的学生比例就已经很高了。格罗顿中学的创始人叫皮博迪,这个人非常有名。为什么我一看皮博迪就知道他,有一种熟悉感呢?实际上这个人是以前我读JP·摩根传记——《摩根财团》提到过的,那本书里一开始就提到了皮博迪和老摩根成立投资银行和里奇金森经纪公司。皮博迪一开始生活在英国,他后来把英国的一套高中学校模式复制到了美国东部,办了格罗顿中学。《被选中的》谈了很多这方面的信息,说明100多年来没有变化。

  本书作者自认为是一个很优秀的人,但没有挤进哈佛的精英俱乐部。俱乐部在常春藤盟校里也是很特殊的东西,《被选中的》里也谈到了俱乐部。普林斯顿大学相对好一点,有什么隐私俱乐部,但它肯定排斥犹太人和非盎格鲁—撒克逊白人的,哈佛和耶鲁则只有10%的学生才能加入俱乐部。作者在这本书里说自己努力了却没能加入波斯联俱乐部(Porcellian),而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也以没能加入波斯联为一生最大的遗憾,说明加入俱乐部很难。这是事实。

  因为大家都知道,进入大学后,实际上不仅能享受大学的设施,还可以享有同学的各种友谊。但进了常春藤大学后,不要说亚裔,就是一般的美国人都很难进入俱乐部。也就是说你在美国大学里是进入不了精英的圈子的。俱乐部非常难以进入,它要反复考察、反复筛选。我的感觉是,如果你认为自己是非常优秀的人,在层层筛选的选拔中落选后,你肯定会非常失落的,或者说你只不过是在外围圈子里走动而已。

  提到精英俱乐部,大家都应该知道布什总统在耶鲁读书时加入的骷髅会。后来何新借此说骷髅会统治美国。此外,阴谋论者还喜欢拿共济会说事。何新写的那本关于阴谋论的书里就有,他的书我翻不下去。

  但是,确确实实有个问题,就是说在这常春藤的三所大学里,精英俱乐部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学生加入不了这些俱乐部,那他就是外围圈子里的学生,感觉就是受歧视。这里没什么公平,是精英俱乐部来选你,不是你选它。精英俱乐部就是精英中的精英,国中之国。

  到了2000年,我在大学的中期,68%的哈佛学生自豪地获得B+或更高的分数。

  实际上,这个分数是通货膨胀。作者暗示,2000年的分数B+相当于哈佛大学早期的C。为什么这么说呢?我在讲《被选中的》时讲到,实际上一些学业困难的学生被授予C的成绩也可以毕业,因为他们的父母给学校捐款,或者他们的父母以前是哈佛的学生。这种现象一直在重演,只不过他们的成绩从以前的C变成了现在的B+。

  据作者说,分数膨胀是在上世纪60年代时,反越战、平权,教授们停止给黑人学生低分,为了掩盖和辩解这种做法,也开始停止给白人低分。分数自此急剧膨胀。实际上,今天的B实际上就是C。这也是蛮有意思的,蛮特别的内部人的看法。有一位教授对学生们直言不讳自己的做法:今天我给你的B,实际上就是C,大家心里有数。如果教授太严格的话,也很难让学生和学校摆得平。

  另外,这也是学校的压力。如果学生毕业成绩单上好多都是C,或者C+,在公司招聘时就会发生问题。那还不如大学妥协,为了让学生可以据此找个好的工作,给学生一个好的分数,这样在成绩单上看起来还不错,学术标准还不错。但实际上,这里面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作者认为困难在于如何进哈佛大学,但在学业上并不难,尤其是文科。他认为文科的一帮老师喜欢故弄玄虚,学生也故弄玄虚,混起来很容易。实际上,学生掌握混的规则是非常重要的。这跟我们对美国大学想象的不一样,我们常说美国大学宽进严出。但其实它和中国的大学一样,严进宽出,在里面是可以混的。这事实让我们很吃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vkdesigns.net/pibodi/7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