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兰德文郡的恶魔脚印之谜至今无人能解

  1855年2月8日的寒冷夜晚,在英格兰埃克斯河(Exe Estuary)附近,有奇怪的事发生了。那个冬天极度寒冷。根据当时的报导,从1月到3月,气温都接近冰点。这种低温不会让雪融化,每次下雪都会在地面又增加一层冰雪。这种极端的气候条件正适合产生那晚的怪事。

  根据当时几位目击者的描述,1855年2月8日的晚上下过一场大雪后,神秘的脚印遍及德文郡南方和东方。据说,这种脚印约有4英寸长、3英寸宽,彼此间隔8到16英寸,而且大多形成一直线。这种脚印的报导,来自德文郡中30个不同地点。所有脚印的总合约有40到100英里长。就好像那个留下足迹的“生物”能克服任何阻碍一样。房子上方、冰河上、干草堆上、覆满雪的屋顶、高墙上,还有排水管内,都发现这种脚印。以下是描述此事件的片段新闻报导:

  “它在昨天周四晚间出现,当时附近的埃克塞特(Exeter)和德文郡南部下了一场大雪。隔天早上,上述两个城镇的居民,很惊讶地发现奇特且神秘生物的足迹,这种生物有无处不在的能力,因为大家在各种莫名其妙的地方看到脚印,在屋顶和窄墙上方,在高墙和栅栏围起的花园和庭院内,以及开阔的地上。”

  脚印遍及广大的区域:从埃克斯茅斯(Exmouth)直达Topsham,跨越埃克斯河,延伸到Dawlish和Teignmouth。有些报导也说脚印出现在往南更远的托特尼斯(Totnes)和托基(Torquay),就跟韦茅斯(Weymouth,多塞特郡Dorset)和林肯郡一样远。

  此事件的第一手证据很稀少。第一个描述此现象的叙述是在1950年出现,在此之前,有发现1850年代Clyst St George教区牧师Reverend H. T. Ellacombe的文件集。这些文件包括了他私人的信件、对那些脚印的描绘、给伦敦新闻画报(The Illustrated London News)的信,标题是“非刊登文”。以下是那封信的部分内容:

  “出现在雪地上(当时在地上留下薄薄的印记)及我们在周五早上看到的脚印,外表看起来像是驴蹄的印记,长4英寸、宽2 ¾英寸,但它们不是这种动物行进时留下的脚印(或真的是其他生物留下的脚印),数个右脚印和左脚印,脚印相连,形成一直线英寸或更长的距离,每个区域的脚印都是一样的大小,每一步的长度都相同。”

  这些脚印很快就被称为“恶魔的脚印”或“撒旦的足迹”,因为它们的形状像恶魔的标记。有些人开始相信是恶魔弄出这些脚印。经过此事件后,许多人有一阵子很害怕,避免午夜后冒险外出。

  自从这个谜团初次受到调查后,有很多关于雪地足迹起源的理论出现了。最近的一项研究是Mike Dash执行的,他是有名的威尔斯(Welsh)作家、历史学家和研究者,他宣称脚印并非只有一个来源。根据他的说法,某些足迹极有可能是小动物的恶作剧:它们可能大多是驴子和小马等四足动物的足迹,有些是林鼠(wood mice)制造的足迹。在研究的末期,Dash承认无法解释所有的印记,也想过谜团会继续存在。

  Dash的说法是,至少有某些脚印是会跳的啮齿动物制造的,这点是肯定的。他发现林鼠的足迹很像有蹄的动物。1855年3月的伦敦新闻画报也提到这个理论。

  英国小说家Geoffrey Household对这些足迹有不同的见解。他认为有人在Devonport造船厂误放“实验气球”。根据Geoffrey的说法,气球拖着系绳末端的两个钩环,在雪地中留下了足迹。有一家人声称这是真实事件,他是从名叫Major Carter的男人那听来的,那男人的爷爷当时在Devonport工作。根据Carter的说法,有人掩盖了这个事件,因为在气球终于降落到霍尼顿(Honiton)附近的地面之前,它损毁了一些温室和窗户。

  1855年7月的另一个理论表示,这些足迹的制造者是那晚一群醒着且在寻找食物的獾。獾是会留下大脚印的四足动物。

  另一个理论表示,多数时刻,脚印的争议是集体歇斯底里症(mass hysteria)的案例。也许它的成因是因为多数人看到不同动物的足迹,而且无法分辨它们是不同的脚印。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vkdesigns.net/weimaosi/3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