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接班人大热门简恩是何许人也?

  腾讯证券4月30日讯,早在2009年的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信当中,投资传奇、世界第三大富豪巴菲特(Warren Buffett)就这样评价过简恩(Ajit Jain):

  “阿吉特1986年加入了伯克希尔。很快,我就意识到我们获得了一位卓越的天才。于是,我做了最符合逻辑的事:我给他在新德里的父母去信,问他们是否还有另外一位和他一样的孩子。当然,应该说,我在落笔之前就已经知道了答案——世界上只有一个阿吉特。”

  结果可想而知。简恩的父母将巴菲特这封特殊的来信装进了相框,挂在他们新德里家中的墙上,而他们的儿子回家看到,总是会很不好意思。

  简恩1951年出生于印度的奥里萨邦,在成为大家所熟悉的这个“伯克希尔的简恩”之前,经历其实颇为丰富。

  1972年,简恩毕业于印度理工学院卡哈拉格普尔分院,之后投入IBM,做了一位销售人员。1976年,在印度人抵制外国商品的政治气候之下,IBM不得不了结了印度的业务,简恩也就失去了自己的第一份正式工作。不过他并没有气馁,1978年进入哈佛大学攻读工商管理硕士(MBA)。哈佛的金字招牌举世截至,但令人吃惊的是,简恩对他们的课程却并不感冒。

  “我当时对商学院的课程有点失望。我们所学习的东西许多看上去都太平淡无奇,让我觉得他们就是在靠教授那些大家天生就该知道,或者靠直觉就能够了解的东西捞钱。”

  毕业后,简恩进入麦肯锡,担任顾问。1981年,他又辞去了这份工作,因为他觉得后者太过平庸乏味,不适合他。

  “顾问的工作经常要制作各种图表,直至深夜,远不如IBM的销售工作那么有趣。于是,1981年的某一天,我觉得自己是彻底干够了,最终选择了离开。”

  离开麦肯锡的简恩迁回了印度,并在当地结婚。他最初是打算就此在印度生活下去的,但是正如他后来不能不承认的,自己的太太无法“将西方世界从她的系统中删除掉”。于是,他决定再次来到美国。

  “我或许根本就不该回美国的,但事实就是,我在印度结婚之后,尽管我自己已经将西方世界从系统当中删除掉了,但是我太太却做不到。”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第二次去麦肯锡求职,又第二次被录用了。在今天的他看来,再度投入这家咨询巨头旗下,简直就是重复错误,后来他直言不讳地承认:

  “薪水非常棒,飞欧洲的头等舱非常棒,在我的简历上能有麦肯锡的字样也非常棒……可是,我从未真正享受过这份工作。”

  其实,早在1982年,即简恩第一次从麦肯锡辞职后不久,他在麦肯锡的前上司戈德伯格(Michael Goldberg)就力邀他加入自己掌管的伯克希尔保险业务部门。

  尽管内心对麦肯锡的顾问生涯早已厌倦,但简恩还是直到1986年才下决心接过橄榄枝。他之所以一直犹豫,是因为自己是个纯粹的保险业门外汉。事实上,在最初的伯克希尔岁月当中,要在连续不断的电话中准确说出“保险”和“再保险”的英文发音,对简恩都是件头大无比的事情。

  “我刚加入伯克希尔时,根本就不知道保险和再保险的单词是怎么拼读的,可是,我却被立即安排到了National Indemnity的再保险部门上班。幸运的是,这个行当那时正好赶上了天上掉馅饼的好时代,只要你能够理解理解一些基本的数据就能够胜任,也不需要对这生意了解多少。”

  不过,当简恩看着和一笔笔交易相关的数据,他经常都会觉得那些数字非常有趣。很快,他就成为了伯克希尔的关键人物之一。

  1986年,刚进入伯克希尔不久,简恩就在保险杂志和网站上启动了宣传攻势:

  “我们正在寻找更多生意机会,更多的保费超过100万美元的意外风险保险。伯克希尔保险公司目前拥有20亿美元盈余——是的,你没有看错,20亿美元。因为我们是自己承担全部风险,而非将其分摊给靠不住的再保险商,我们也就有了灵活机动的空间,可以对你的特殊需求迅速做出反应。”

  他的策略,本质上就是让人们将所有的烂苹果都交给他,然后他从中选出少数相对较好的苹果,在其身上下注。鉴于这些交易从一开始就被定性为“糟糕的”,他只要坐在伯克希尔的办公桌前,足不出户,就会有大量客户自己涌上门来。

  巴菲特第一次在正式场合提到简恩的名字,是在1989年的伯克希尔股东信当中:

  “不过,某些情况下,我们也有机会录得利润丰厚的生意。戈德伯格和他的团队——艾尔德雷德(Rod Eldred)、爱奥达诺(Dinos Iordanou)、简恩(Ajit Jain)、厄本(Phil Urban)和伍斯特(Don Wurster)——确保着可能性持续向我们倾斜。”

  在那之后,巴菲特对简恩的行事风格越来越欣赏,尤其是,他获取超级利润靠的不是承担超级风险,而是避免做出愚蠢决策。巴菲特自己的投资导师格雷厄姆(Benjamin Graham)就曾经教导过他,相对于做出精明的决策,其实避免愚蠢的决策更加重要。

  事实上,简恩在合理配置投注,达成回报远超风险目标方面简直堪称专家,以至于巴菲特的老搭档芒格(Charlie Munger)总会将其比作同注分彩系统。和巴菲特的投资策略类似,简恩也一直在积极寻找那些别人忽视的交易,并从中获取巨大的利润。

  1994年,简恩成为了巴菲特最内圈的下属之一,因为后者发现,简恩大量利润丰厚的超级巨灾保险交易已经对伯克希尔具备了战略层面的重要意义。值得指出的是,伯克希尔的超级巨灾保险业务几乎完全是简恩凭借一己之力从无到有建立起来的。

  在1994年的股东信当中,巴菲特写道:“超级巨灾保单数量稀少,额度巨大,而且没有一定标准可言。这也就意味着,与可以获得大量参考数据的车险等相比,承接这种业务需要高超得多的判断力。伯克希尔在这方面的巨大优势在于,我们有一位优秀的超级巨灾经理人简恩,他的技术堪称完美。他这个人的价值无与伦比。”

  不过,简恩却不会满足于被人视作是特殊险种的特殊专家。1995年,他达成了一系列有趣的保险交易,在当年度的股东信当中,巴菲特对这些交易进行了简单的总结:

  ——泰森(Mike Tyson)的人寿保险,最初一旦兑现赔付额度惊人,但是会随着每一场比赛递减,在几年内减少到零。

  让人开心的是,中国的卫星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劳合社没有发生任何意外死亡,而泰森只要健康没有问题,依然是别人无法战胜的。

  这些交易都展现出了高超的技巧,尤其是泰森的那一笔(1995年,泰森因强奸入狱四年后刚刚获得假释,许多人都认为长期没有系统训练的他,短期内登台就是找死,但他次年就夺回了WBC金腰带)。这些奇特的和金额巨大的业务都被归入“再保险”,而在伯克希尔,再保险业务正是由简恩独力开创,并推动其走向辉煌的。

  2016年7月16日,一场3.7级地震袭击了佛罗里达州。尽管地震烈度有限,但是依然吓坏了政府当局,因为佛罗里达原本被认为是属于“地质构造安全区”。简而言之,从1727年算起,当地不过只报告过24次地震波事件,而其中只有5次真正形成了地震灾害。

  更加不幸的是,同年6月至11月,北卡罗来纳州连续遭受了六次毁灭性的3级飓风袭击,其中还夹杂若干次较轻的飓风。这种接连不断的飓风灾害中,先后有12人罹难,公共财产损失汇总数据达到了3.35亿美元。

  巴菲特总是说,在大型灾害发生时候,保险业务总是当即就会遭到惨重损失。不过,与此同时,很快就会有更多的人和机构上门,签下更大的保单,带来的价值足以弥补这些损失而有余。他也总是感叹,人性真是奇怪——大家总是在重大灾害发生之后,而非之前为自己和自己的财产购买保险。在1997年股东信当中,他这样写道:

  “大量‘投资’资金流入巨灾债券,已经使得其价格情况当即发生不利变化。因此,我们1998年将减少这方面的业务。不过,我们有一些巨额的多年合约还在执行当中,将缓和这方面受到的冲击。其中最大的两笔保单,我们名字去年的财报当中也提及过,一笔是覆盖佛罗里达飓风损失的,而另外一笔是与加利福尼亚地震局签的,承保该州地震灾害。我们在最坏可能性下,因为这一保单可能受到大约6亿美元的税后损失。潜在损失听起来额度非常巨大,但其实只有伯克希尔市值的大约1%。其实,只要价格合适,我们是完全愿意大幅增加我们在最坏可能性下的敞口的。”

  当然,与巴菲特一样,简恩对人性也有着清晰的洞察。他还注意到一个重要的事实,即某地发生重大自然灾害之后,短期内再发生类似灾害的可能性就会大幅度降低。因此,在北卡罗来纳州几个月的飓风灾害过后,他迅速与当地签署了类似加州地震局保单那样的飓风灾害保单,承诺为最高15亿美元的损失提供保险。

  这份保单的有效期限是五年。之后当地经受的灾害从未达到过足以触发赔付的烈度,而伯克希尔每年从中获取了5.9亿美元的保金收入。公司的浮存由此增加了30亿美元,这一切都该归因于人性——在一系列可怕的灾难后,大家总是会陷入非理性的恐惧。

  当然,除了积极寻找外部交易机会之外,简恩也非常看重伯克希尔保险业务部门内部价值的提升。1998年,他将年金纳入了公司的产品组合,这一业务持续成长,现在已经成为了他们保险营收的重要来源。

  在1999年的股东信当中,巴菲特高调表扬了简恩所创造的伯克希尔再保险业务,指出该部门是公司能够维持63亿美元(相当于今天大约30亿美元)巨大浮存的大功臣。对于巴菲特而言,这些钱简直就是无息贷款,可以让他藉此通过伯克希尔的投资部门获取额外的巨大回报。

  在巴菲特和芒格的高明指导下,简恩令人着迷的交易才能还在不断发展进化。在2000年股东信当中,巴菲特写道:

  “去年,简恩和一家英国大公司达成的交易为我们带来了24亿美元再保险保金,或许是公司历史上的最高纪录。接下来,他又和德州游骑兵队就罗德里格兹(Alex Rodriguez)遭遇永久性残疾的可能性签下保单。体育迷们都知道,罗德里格兹和队里的合同金额是创纪录的2.52亿美元,我想,他们和我们的残疾保险合约应该也是纪录级别的。事实上,我们还承保了许多其他体育明星。”

  “简恩多方面才能的另外一个体现是,去年秋季,他通过谈判和Grab达成了一笔有趣的交易,这家互联网公司的目标是吸引成百上千万人来到自己的网站,获取他们的信息对于营销方至关重要。为了吸引这些人,Grab启动了规模最大可能性达到10亿美元的抽奖(现值1.7亿美元),而我们承保了他们的支付能力。来自该网站的信息解释了为什么任何人赢得大奖的概率都是很低的,而最终的事实是,也确实没有人得到这大奖。不过,这种可能性毕竟远不止百分之零。”

  “承接这样一笔保险时,我们所收取的保费与可能的巨大损失相比其实可以说是较低,关键在于,概率对我们高度有利。很少有保险商愿意接受这样的等式。他们总是无法抑制住自己对再保险生意的担忧。因为这种保单每一份都可能有四分之三的内容是不寻常的,甚至是独一无二的,保险商无法通过他们标准的再保险框架安排下小概率会发生的重大损失。因此,如果一家保险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做了这种生意,必须承担虽然概率很低,但可能性毕竟存在的财季数据大受影响的风险时,他们在董事或者股东面前往往都难以启齿。不过,芒格和我对待这些生意与对待其他生意完全一样,一切都只是从数学角度进行计算,根本不去想我们的财报盈利会怎样。”

  对于整个美国而言,2001年都是个艰难的年头,九一一的伤痕至今清晰无比。世贸双塔倒下之后,保险行业也变成了惊弓之鸟,在承保时变得过分小心谨慎。然而,在整个行业都陷入深度恐惧和恐慌之中时,简恩依然一如既往地大胆下注。在这两年,他做成了两笔恐怕其他任何人都不会愿意去接的大生意:

  ——他还承保了不少人因为担心风险过高而取消参赛的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

  新世纪当中,简恩继续展现着自己堪称完美的技巧,达成了一系列非同寻常,但都是利润可观的交易。

  在2004年股东信当中,巴菲特写道:“简恩签署了一些非同寻常的保单。比如去年,百事可乐启动了促销活动,参与者有机会获得10亿美元大奖。不必说,百事当然希望能够转移掉这个风险,而我们是他们最符合逻辑的选择。于是,我们签出了10亿美元的保单,将风险整个端到了我们的账户上。这一大奖若真的有人获得,也是分期支付的,所以我们的现值敞口是2.5亿美元。抽奖是9月14日进行的,简恩和我都屏住了呼吸,和最终入选的抽奖用户一样,只是最终,我们当然比他们开心多了。在2004年,百事又启动了同样的活动。”

  2007年,巴菲特索性明确承认,凯恩就是世界级的巨额非常规保单专家:“1986年加入伯克希尔以来,简恩已经从无到有建立起了一个真正具有高度特色的再保险业务。一提到各种绝无仅有的大交易,这个世界首先想到的就是他。”

  巴菲特2009年的股东信这样写道:“如果芒格、简恩和我坐的船沉了,而你只能救我们当中的一个——尽管游向简恩吧。”一位亿万富翁,一位在世传奇会这样谈论自己的员工,人们在其他地方可曾见过?

  大约就是在那时,简恩被正式任命为伯克希尔再保险部门的首席执行官,可谓实至名归。

  很自然地,各种流言开始传播,称他正是最可能接替巴菲特,出任伯克希尔首席执行官的人选。一位记者给简恩写电子邮件,希望采访他,确认这种说法的真伪。简恩拒绝了请求,但是在复信当中,还是展现了自己在伯克希尔内部其实已经非常有名的幽默天赋:

  “拒绝采访,我无疑让你感到失望了,但如果接受采访,你肯定会让我更加失望。”

  然而,对于这种热度不断提升的“传言” ,巴菲特自己倒在2014股东信里表示出了部分的认可:

  “不过,如果巴菲特真的要很快离开,他的继任者肯定不会是‘中人之选’。比如,简恩和阿贝尔(Greg Abel)就已经以实际表现证明,‘世界级’这样的字眼都可能还不足以形容他们。我要寻找的,就是‘世界级’的人选。各自在某些方面,他们都称得上是比巴菲特本人还优秀的企业管理人才。”

  “简恩为伯克希尔的股东们创造了数以百亿计的价值。如果世界其他地方还有一个简恩,哪怕用我去交换那个人,你们也千万别迟疑。立刻就换!”

  这些话就是最好的证据,说明在三十多年的伯克希尔岁月当中,简恩已经逐渐成长到了一个多么重要的角色。

  2017年,简恩被拔擢为伯克希尔保险业务总裁,以及副董事长(能够坐上这位子的,基本上都是盖茨(Bill Gates)、德克尔(Susan Decker)等声誉卓著的行业领袖)。这是一次意义非凡的任命,因为保险业务正是整个伯克希尔的心脏。

  到这个时候,在公司的地位上能够与简恩相提并论的,就只有阿贝尔、芒格和巴菲特本人了(当然,巴菲特和芒格也不妨视作是一体)。简恩已经成为伯克希尔四驾马车的一员,正成功运作着现代史上最庞大的综合企业。

  2018年初接受CNBC采访时,巴菲特说,提拔简恩和阿贝尔,是“继任计划的第一步”:

  “简恩依然坚守着伯克希尔在其他人不愿意光顾的领域寻找价值的企业精神,这是再正常不过的。大约是在2018年12月的最后一周里,伯克希尔的股价大跌了15%左右。作为一个时刻等待着机会的交易者,简恩立即买进了价值2000万美元的公司股票(将自己持有的公司股份增加了25%)。”

  关于简恩将接替巴菲特出任下一届伯克希尔首席执行官的说法不知不觉间已经流传了十年之久,而看上去,巴菲特对于公司在自己退休后的前途正充满信心。在2018年股东信当中,他这样写道:

  “就公司整体而言,有简恩和阿贝尔负责运营,各种不同的业务表现可圈可点,现金流尼亚加拉瀑布一样产生出来,众多才能优秀的经理人各司其职,还有坚如磐石的企业文化——不管未来发生什么,你们的公司都会状况良好。”(费绿)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vkdesigns.net/wusite/1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