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的路怒症是怎样的

  英国的男士总以绅士著称,而英国的路怒症却没有绅士的味道,更多的是一种“英式幽默。”

  2012年9月,英国伍斯特郡的萨默维尔路,一名男性车主(暂且称他为A)因临时变道,被另一名车主(暂且称为B)叫停,B下车后在A车前“邀请”A下车,B没有表现的十分愤怒,只是用手指示意A下车,但是A是拒绝的。于是B车主不知从哪牵来一匹马(牵马时间不超过2分钟),骑马在A车主的车上一顿乱踩,现场虽充斥着两名车主的愤怒和咒骂,但也有种滑稽的味道。

  如果说英国男士的路怒症是一种另类的幽默,那么英国女人的路怒症给旁人的感觉便是一部《惊声尖笑》。

  同样是英国伍斯特郡,2013年,据《伍斯特新闻》报道,一名女车主(A)因从超市停车场外出时走进入口车道,与另一名女车主(B)狭路相逢互不相让。经过一番激烈的口角,最后大打出手,A车主许是刚逛完超市,从车中掏出一把刚买来的菜刀,直追B车主,B车主显然受到了惊吓,一路尖叫寻求支援,这场因路怒症引发的闹剧最后由警察出面制止,车主B除了受到惊吓和嘲讽并未受到身体上的伤害。

  英国伍斯特郡,是英国交通事故最为频发的一个地区,其中萨默维尔路号称交通事故街,是英国车祸事故发生率最高的一条街,根据车祸事故保险索赔数据统计,在过去10年中,萨默维尔路上平均每年都要发生10起交通事故保险索赔案。这条街上的居民也被人们称做是全英国最粗心、最容易发生交通事故的司机群体。为了提醒住在该街区的司机们在冬季安全行车,当地使用至少1500平方米的“塑料气泡膜”包装材料将这条街上的几乎所有物品都“打包”保护了起来。

  如果说英国的路怒症是一种另类的英式幽默,那么美国的路怒症就是一场西部片了。

  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公布的最新数据表明,自2009年至2013年全美发生200多起“路怒”谋杀案件,1.2万起“路怒”伤害事件,共有1554人死于公路暴怒交通事件,因路怒症而死的美国人是一天一个。危险驾驶行为导致的“路怒”冲突平均每年增长7%。

  2015年2月,科罗拉多州的I-70号州际公路,一名黑色轿车司机因不满卡车占道,将枪指向了一名卡车司机。卡车司机当场死亡。

  2015年2月,拉斯维加斯,一位母亲带孩子外出游玩,因驾驶技术问题与另一名车主大打出手,最终死在枪下。

  2015年3月20号,休斯墩一名28岁的女子因为开车上班途中对着前面的一辆汽车按喇叭,结果被对方司机隔着这车玻璃枪击头部,所幸及时送往医院,并无生命危险。

  2013年,在洛杉矶西10高速路上,一开宝马的华裔男子被一个墨西哥男子开车追逐被枪击身亡。

  美国作为传统,并没有禁枪,有11%的美国司机表示,他们会在汽车里放上一把上了膛的手枪。就像美国电影中一样,司机总能在车上找到一把枪,但这些枪并不是为了僵尸准备的。

  在美国开车的人,大多人带枪并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自保,没有枪的司机一定不能按喇叭、竖中指等表示不满,在美国,都是事后有专门的投诉机构进行投诉,血的教训告诉他们,一切的不满一定要忍耐。但这还不够,带枪也要比别人拔枪快,否则……2015年1月,纽约两男子因为停车位争执,一方因掏枪太慢被对方射击身亡。

  在德国西南部的艾尔菲地区,一个德国大叔因为对交通不满而感到沮丧和愤怒,制造了762起路怒案件,警方用四年才抓获凶手,并在凶手大叔家中发现了作案工具若干以及1300发子弹。

  俄罗斯人总被冠以战斗的民族,从俄罗斯的新闻与报纸中报道的路怒症来说,这“战斗民族”的称号并非浪得虚名。而且是十分团结的战斗民族。

  给人一种“能用拳头解决就绝不瞎吵吵”、“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的感觉。例如:

  2014年9月,俄罗斯西部奔萨州,双方因打喇叭竖中指的问题大打出手,本来是两个车主的矛盾,最后演变成双方多人混战。

  2013年8月,莫斯科明斯克大街,一中年男性车主因不满前方司机临时刹车,将另一名车主直接从车窗中拽出,引发多人混战。

  俄罗斯的路怒症总是引发多人混战,总给人两方肌肉男混战摔跤的错觉。而俄罗斯因为民风彪悍,车速普遍较快,交通事故频发,路怒症在俄罗斯所引发的混战也早已见怪不怪了。由此可见,俄罗斯的交警对于此类问题,应该也算是手到擒来。

  在印度,汽车被视为财富的有力象征。如果车遭剐蹭,车主会觉得自己的地位遭到冒犯与践踏。这是他们绝无法容忍的,谁剐蹭他们的车,就必须付出代价,如果出现汽车手奥剐蹭时,他们便必须要拳头相见。而结果也必须非死即伤。

  印度新德里,2010年12月,格拉夫·库马尔开车送货,在新德里一条拥挤的路上与一辆车剐蹭。他被对方立即拦住,并从车内拉出,推倒在人行道上,头部受伤。一个小时后,库马尔死在医院。

  负责这起案件的警官O.P.曼达尔向记者说:“这种事天天发生。起初本是一次小争吵,结果愈演愈烈,于是开始动手,闹出人命。”

  据印度交通管理部门统计,很多城市20年来机动车数量增加超过两倍以上,但道路长度仅增加17%。每天大约1000万辆机动车在城市街头行驶。因为路怒症所引发的不仅仅是人员伤亡,更多是交通系统的瘫痪。

  2015年4月,澳大利亚黄金海岸附近,一男子对另一男子大打出手,又是用滑板抡,又是拿石头砸,另一男子也不甘示弱,与其扭打在一起,两人十分火热。据报道这两名男子早在出手之前的几百米之前就结下仇怨,在这几百米中互相挑衅直至红灯停下,方才出手。

  而澳大利亚作为交通事故频发的国家,所颁布的最有效的对策就是罚款,高额的罚款来对待,不管是路怒症还是其他交通事故,例如,闯红灯者将有300澳元的罚款,而此前的罚款数额是225澳元;遮掩汽车牌照的处罚金额从76澳元猛涨至300澳元,是从前的4倍之多。此外,汽车追尾事故的罚款金额也从原来的178澳元增至300澳元。

  路怒症作为一种“国际通病”每个国家都或多或少的存在着,但每个国家都有每个国家的风格和处理方式,而中国的路怒症相较于一些合法持枪的国家,病态的形式已然相对温柔,没有闹出人命,最多也是一些身体伤害。但路怒症对于任何一个地方的任何车主都是一件麻烦的事,不仅伤害他人也伤害自身,希望不管任何国家的司机能有安全驾驶的交通意识,严格遵守交通规则,不开斗气车,文明行车,避免路怒症的发生。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vkdesigns.net/wusite/9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