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华尔街女皇”还是吝啬鬼呢?

  易书科技是一家以内容制作、内容创意、内容运营为核心的多领域融合型发展的企业。本着内容精品化及跨界融合发展的理念,致力于出版(纸质、数字、音频、课程等载体)、影视IP、二维动画、视频等业务。

  在美国纽约百老汇大街的“全国化学银行”,人们往往会看到一幕奇怪的场景:一个60岁左右的妇女坐在孤单的办公桌后面,直接对着营业窗口。她的穿着十分寒酸,黑裙子是如此之脏污和陈旧,以致黑色几乎变成绿色;而穿着体面的人们,走近窗口与她谈话,而且频繁地与她交换现金或文件。但是,在她办公室的抽屉里既没有现金,也没有文件。她用办公桌作掩护,在自己的裙子上开了一个奇异而又狭窄的洞,并在里面缝上几个袋子,每个袋子都是一个保险箱。它们装着她的现金(一次多达50万美元)、营业证件、未包裹的三明治和一把手枪。中午,她离开银行,到附近的经纪人家去一趟,返回时,提回一锡壶开水,并做一碗燕麦片粥。为什么如此著名的银行竟然允许这样不寻常和不雅观的行为呢?因为这个女人——海蒂·格林既是银行最大的储户,又是一个对办公空间斤斤计较,使银行支付的利润达到少而又少的吝啬女人。在海蒂主持银行工作期间,她又以世界最大的金融家和西方世界最富有的女人而驰名,但公众又给她起了个很不光彩的绰号:“华尔街的巫婆”。

  海蒂于1835年生于马萨诸塞州新贝德福德的夸克家族,是个富有人家的女儿。她的母亲是个孤独的半残废人,出身于建立过古老和强大贸易公司的家庭;她父亲是一个商行的合伙人。她没有兄弟,除受过翻译财务报告的训练外,还受到夸克家庭严格的、节俭观念的教育。这两个因素促使她变成一个既极为富有但又非常吝啬的女人,估计在她1916年去世时有价值1亿美元的财富。由于她有理财才华,赞扬者又把她称为“华尔街的女皇”,但她的吝啬则长期受到新闻界夸大和讽刺,并被认为是她的特性,以致使她至今还被人们牢记不忘。海蒂·格林承认自己是个被社会摒弃的女人,几乎与所有的男人为敌,并把吝啬变成一门科学。

  她的吝啬和小气几乎渗透到她生活中的每个角落,无处不在。1865年,她积累的钱财总值只有100万美元,这是她从去世的叔父那里得到的一些房地产收入。但在丈夫的帮助下,到1885年她的资产已变为2600万美元。她使用的方法几乎都是诚实的。她从未索取过分的利润,即使在财政危机期间也不例外。她以谋略战胜了当代许多著名的金融家。她只有一次被牵连到所谓的伪造文书,控制其叔父财产的事件之中。但她所得到的利润主要是通过其本身在实际工作中的精打细算,省吃俭用。她经常使自己和家庭蒙受煎熬,避免花钱。

  海蒂的日常生活如何节俭,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她每天总是买隔天的剩面包,不言而喻,其价格便宜。冬天,她穿男式的内衣裤,在最冷的日子里,再加上点报纸,勉强保暖就行了。她为了节省房租,总是从一幢便宜的公寓搬到另一幢更便宜的公寓,在纽约总是不永久地住在一处。她为了得到咨询,总是把律师逼到一隅,包括最著名的律师约瑟夫·肇德。她佯装对决策举棋不定,而后才根据他们的知识准备应付自己的案子。久而久之,肇德学会了如何回避她,或者把她本人作为讥笑的靶子,并把她的小气、贪婪和狡诈当成开心的话柄。她对医生的态度也如此。当她的儿子尼德滑雪把膝盖骨摔伤时,她给儿子和自己穿上比平时更为破烂不堪的衣服,几次去门诊所给儿子看病,当她发现医生是她认识的人时,就拒绝付钱,而且永远不再去。结果,尼德的下肢3年后被锯掉了。而在当时,海蒂·格林一年收入就达500万美元。

  1885年,她与丈夫的关系破裂,原因很简单。她丈夫在投机冒险中花了她的钱,而最终失败了。这件事不但使她永生不忘,而且使她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学会了如何憎恨男性竞争者。但她最念念不忘和最感烦恼的敌人是铁路魔王柯里斯·汉丁顿。海蒂利用几年时间打破了他关于扩展“南太平洋铁路公司”的梦想,获得了小型的“得克萨斯中部铁路公司”,而且把此公司先交给她丈夫而后又交给他儿子控制。汉丁顿曾控告她多次,但都未成功,且最后在一起诉讼中悲伤地去世。

  海蒂本能地憎恶律师,并且随时提防他们。她随身携带着一把由汉丁顿的对立派赠给她的手枪。她说用此家伙“对付律师,保护自己。我并不那么惧怕窃贼或强盗”。但海蒂·格林似乎又是个富有人情味的女人。在儿子尼德捧伤期间,她亲自护理他。她还安排女儿黛维与一个百万富翁订了婚,而且当她所宠爱的宝贝女儿于1910年去世时,还伤心得生了一场病。

  对于这样一位女人,许多史学家和社会学家是有不同看法的。如前文所述,乔治·柯恩基本上认为她是一个吝啬鬼。但史学家威廉·布里安则似乎有不同的见解。他从为国家缴纳收入税的角度出发,大胆地提出了问题:此人是个“华尔街的女皇”还是吝啬鬼?这确实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vkdesigns.net/xinbeidefude/1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