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案悬崖勒马美警察挫败学生枪杀计划(图)

  ·黑龙江省第十三届人大常委会委员、农业林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武凤呈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新贝德福德镇在美国马萨诸塞州首府波士顿西南60英里,曾是个著名的捕鲸胜地。那是一个小镇,民风淳朴,人们过着平静安详的生活,可是近期发生在新贝德福德中学的一次事件让这里的人们不再平静,那就是该学校有几名学生阴谋炸毁学校并向学生和教师开枪,杀死尽量多的人,然后他们再互相枪杀。幸好这一计划在即将实施之前败露,使那所学校和学校里的师生幸免于难。

  计划之所以最后没能实施,应该“归功于”同案密谋者——17岁的少女阿米·李·鲍曼,她曾同意参与这起校园大屠杀计划,可是最后她却把计划秘密泄露了出去,因为她不希望她最喜欢的一个女教师成为这一阴谋计划的牺牲品,于是她告诉那位教师说她的生命处在危险之中,结果那个正准备实施的计划终于败露,应该说这个17岁的少女挽救了她的学校和师生。可是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她不仅没有被人当成英雄,反而因同谋者的罪名受到处罚。近日她提出上诉,要求法院判自己无罪。

  另外几个阴谋策划者是17岁的埃里克·麦克基汉和他15岁的弟弟迈克尔·麦克基汉,还有一个少年是15岁的史蒂芬·琼斯,他们都是新贝德福德中学的学生,扬言要杀死那些“恶棍、学生和教师”,后来,他们被以谋杀、私藏弹药以及其它一些罪名受到起诉。虽然阿米·鲍曼与这几个男孩子一起策划了那个计划,但她并不与他们一起受审,而是另案处理,2001年11月27日她被传唤,2001年12月17日进行审判。阿米·鲍曼和埃里克·麦克基汉按成人审判,而迈克尔·麦克基汉和史蒂芬·琼斯则由少年法庭审判。

  警察除了从鲍曼那里得到了谋杀计划的情况外,还通过学校门卫拣到的一张纸片以及其它一些证据知道了计划详情。学校和警察都相信,假如警察没有采取断然措施的话,那个计划就会立即实施,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按照他们早就设计好的计划,这几个十几岁的中学生把炸药和武器藏在黑雨衣里带到学校,把炸药放进一个教学楼里,然后他们到学校澡堂里躲藏起来,等学生上课后就引爆炸药,学生到时就会冲出来向安全的地方跑,此时,他们也从澡堂里冲出来,见谁就向谁开枪。据警方说,这几个学生承认他们在模仿发生在1999年4月20日的一起校园枪击案,当时科罗拉多州利特尔顿市科伦比恩中学的两名学生进行了一场震惊世界的大屠杀,共有15人死亡,包括12名学生和1名教师,还有那两个行凶的学生,他们随后开枪自杀,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一起校园枪杀案之一。

  他们为什么要这样?据说在学校里,这几个学生时常受到别的同学的嘲笑,心生怨恨,而且他们对富家子弟以及黑人和西班牙裔少数民族学生也怀有敌意。尼尔·梅罗告诉警察说:“麦克基汉兄弟和琼斯把武器藏在黑雨衣里带进学校,有鸟枪和手枪,然后躲进学校的澡堂中,当下课的铃声响了后,我们就冲出来,看到谁就杀谁,不论是暴徒、学生还是教师都是目标。”

  鲍曼也对警察说他们的计划就是“尽量多杀死一些学生和教师”,只要看到谁就对谁射击,他们之间还有对讲机,以便进行联络。他们还想用学校安装在校园的安全摄像机把屠杀场面拍摄下来,然后到学校最高的楼顶上狂欢,最后用枪互相对着自杀,也算他们系列杀人的一部分。

  得知他们的计划后,警察立即赶到这几个孩子家逮捕了他们。迈克尔· 麦克基汉是这个团伙的头目,他负责藏着武器,警察在搜查他的房间时发现了许多武器和其它一些准备作案的用品:一把斧头、一把切肉刀、各种各样的刀子、金属线、好几张阿道夫·希特勒的照片、数十枚用过的弹药筒,还有一个钉着钉子绑着绳子的巫术娃娃。而在琼斯的房间里,墙上到处都写着这样的口号:“我痛恨这个世界”、“每个人都应该去死”、“杀死所有的人”等。

  据新贝德福德中学的一个教师和埃里克的几个朋友说,埃里克·麦克基汉与家庭不和,家里人不再管他,所以他感到很沮丧,这个17岁的少年经常与人打架,发生暴力冲突,身上老是有伤,红一块青一块的,他还开玩笑说要把新贝德福德中学炸掉。去年曾教过埃里克英语课的一位教师说:“他对什么都看不惯,恨所有的一切,他不愿意遵守纪律和法规,也不愿意上学,他更是对政府和权威心存反感。”这位教师说,在他14年的教学生涯中,埃里克是他认为的最坏的10个学生之一。

  计划败露后,该学校一度停课,这几个学生被逮捕后,学校又正常开学,但3300名学生中有一半没有到校,为安全起见,大部分学生都留在家里。警方不得不继续对学校进行进一步搜查,共派出了50多名警察和5只警犬对学校进行了仔细的检查,结果没有发现什么,学生才陆陆续续地到校上课,但最初的一个星期里,人数仍然只有86%。

  事件发生后,新贝德福德中学不敢大意,采取了一些紧急措施,使学生们感觉在学校里是安全的,并且邀请了一些专家和顾问到学校解答学生和教师提出的一些心理方面的问题。这几个学生被逮捕后,新贝德福德中学的学生们反应不一,有的漠不关心,有的表示气愤,有的深感恐惧,当天就有45名学生接受了心理咨询。该学校共有260名教师,其中10人在家没有到校,他们显然无法消除内心的不安全感。

  麦克基汉兄弟俩的妈妈说,这真是一个杜撰的故事,不过是被那些过分热情的警察们夸张得太厉害了。她说:“在儿子的房间里发现弹药有什么奇怪?男孩子们都喜欢收藏这些东西,而且那些东西是我儿子参加一次打猎活动后留下来做纪念的,空弹壳能说明什么?”迈克尔·麦克基汉的律师认为这样的证据“太牵强”,而且也很荒唐,另一个嫌疑犯的妈妈也指责警察的话纯属谣言。果真是这样的吗?或者说这几个少年真是无辜的吗?

  目前,这几个孩子都被关押着,法庭审判将在近期举行,如果能够交纳保释金的话,埃里克·麦克基汉的保释金是10000美元,而迈克尔·麦克基汉和史蒂芬·琼斯的保释金是5000美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vkdesigns.net/xinbeidefude/5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