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成美国人相信:美国“将有新内战”

  赛约克的货车经过精心装饰:特朗普意气风发,希拉里等“特朗普的敌人”成了被攻击的目标。

  10月2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宣布,炸弹包裹案是“恐怖行动”。现场不乏头戴“让美国再次伟大”、“2020年投票给特朗普”帽子的特朗普支持者。

  4年一度的美国中期选举将在11月6日举行。据美国“Politico”新闻网报道,眼下,总统特朗普正忙着巩固共和党在国会的控制权:利用中美洲大批非法移民奔赴美墨边境一事大做文章,煽动民众对“外来者”的恐惧和仇恨;同时宣布将“以史上最大力度降低处方药价格”,获得更多民意支持。

  然而,近日一连串向特朗普的反对者投递的匿名炸弹包裹,打乱了总统的如意算盘。他的中期选举大秀,被一名狂热的“脑残粉”抢了戏。

  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近日发生的一连串匿名包裹事件中,已知的第一个收件人是金融大鳄索罗斯。这位超级富豪住在纽约曼哈顿以北80公里的贝德福德郊区,10月22日早上,他的别墅邮箱里出现了一个包裹,里面是一根约15厘米长的疑似雷管炸弹。警方称,包裹并非通过邮局投递,有人把它放在了索罗斯家门口;炸弹不是恶作剧,里面填满了货真价实的炸药。

  如今专注于慈善和政治的索罗斯支持全球化。起初媒体猜测,他收到炸弹是因为被怀疑暗中赞助中美洲非法移民。随后数日,前总统奥巴马、前副总统拜登和克林顿夫妇陆续收到了同样的炸弹包裹。线索似乎清晰起来——他们都是人或的著名支持者,是“特朗普的敌人”。

  收到炸弹的除了政客,还有其他名流。10月24日,好莱坞影星罗伯特·德尼罗的电影公司也收到了炸弹包裹。美国《国会山报》称,德尼罗近来经常批评特朗普,在2018年托尼奖颁奖礼上更是对其破口大骂,引得台下阵阵叫好。

  此后,炸弹包裹收件人的名单越来越长,曾抨击特朗普是“骗子、疯子”的加州女议员马克辛·沃特斯,以及美国史上首位黑人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也跻身其中……

  神秘的炸弹客没忘记给特朗普频频斥责的“假新闻”媒体送去一份恐慌。10月24日上午,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电视节目正在报道炸弹包裹事件,其位于纽约市时代华纳中心的办公楼却出现了同样的包裹,上面写着“约翰·布伦南收”。作为中央情报局(CIA)前任局长,布伦南经常在CNN的节目中批评特朗普。面对炸弹威胁,CNN不得不中断节目,紧急疏散员工。

  “你们应该能听到,警报响了。我们去看看出了什么事,很快就回来。”给观众留下这句话后,节目主持人匆匆离开了直播间。

  几天内,13个炸弹包裹出现在美国多地。恐袭阴云蔓延全国,总统特朗普不得不作出回应。10月24日,他在会议中谴责“政治暴力”,呼吁“上下团结”。

  对于总统的这番表态,领袖查尔斯·舒默并不认同。“总统用自己的言行一次又一次地纵容暴力、分裂国家。”舒默在10月26日发表公开声明称,“除非他进行反省,否则任何表态都是空谈。”

  美国政治学者约翰·巴伦指出,所有收件人都有个共同之处:他们都是特朗普“有毒言论”的攻击目标。

  “今天,他(特朗普)在台上呼吁团结、和平,他的支持者却在台下高喊,‘把希拉里关起来!’他还多次攻击美联社是‘全民公敌’,称CNN为‘假新闻’。结果,希拉里和CNN都收到了炸弹。”巴伦告诉澳大利亚新闻网。

  “这案子是联邦调查局的头等大事,我们已全力调动资源。”10月26日,联邦调查局(FBI)局长雷伊发表声明称。

  雷伊立誓火速破案是因为心里有底。据CNN报道,案件在10月25日取得了重大突破:在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市一家物流中心,人们成功拦截了5个炸弹包裹,调查人员连夜将它们送往位于弗吉尼亚州匡蒂科市的FBI法医实验室。在寄给女议员沃特斯的炸弹上,他们找到了DNA和指纹,立刻使用DNA样本库进行比对。

  调查结果指向了56岁的佛州白人男子凯撒·赛约克。调查人员随后从另外两枚炸弹中提取的DNA也与他有关。FBI调查了他的手机号码和通话记录。

  一名官员告诉CNN,锁定疑犯后,特工翻阅了他的社交网络记录,证实了他们的怀疑——赛约克在网上留下的拼写错误和包裹上的错误一模一样。比如,他把“Hillary”(希拉里)误写成“Hilary”,把“Schultz”(舒尔茨)误写成“Shultz”。

  通过网络追踪器,FBI锁定了他的行踪。10月27日一早,特工正要采取行动时,纽约、佛州和加州警察局接到报案称,出现了3个新的炸弹包裹。这些包裹大同小异:15厘米长的PVC管中填满爆炸物粉末,装在有气泡衬里的马尼拉信封内;信封上附有6张美国国旗邮票,回寄地址是佛州共和党人黛比·舒尔茨的办公室。

  不能再拖了,FBI果断实施抓捕。10月27日上午,特工在佛州普林特市一座停车场里逮捕了赛约克。他已在车里住了相当一段时间,将白色货车“装扮”得令人瞠目结舌:车身挂满希拉里、奥巴马等自由派名人的照片,写着“CNN逊爆了”等字样,车里还有两个未寄出的炸弹包裹。

  赛约克被控犯下与13件爆炸装置有关的5项罪名,司法部长塞申斯宣布,如果罪名成立,他将面临最高48年监禁。

  特朗普的支持者称,炸弹包裹是一场精心谋划的阴谋,幕后黑手是特朗普与共和党的“高级黑”。但“Politico”认为,这样的指责毫无依据。

  “这种阴谋论大有市场。很多人不相信自己站错了队。”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的肖恩·拉特克利夫博士告诉“Politico”,某些强硬派坚信,这场“袭击”是精心策划的。

  来自赛约克社交媒体账号的证据有力回击了“阴谋论”。《纽约时报》写道:“2016年特朗普参加总统选举前,赛约克在网络上展示的生活看起来和常人并无区别,大餐、健身房、性感美女、户外运动……都是中年男性展示男子气概的惯常手段。”

  2016年大选期间,赛约克频繁发帖。在一张参加特朗普竞选集会的照片中,他戴上了“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帽子。此后,他开始活跃在“美国特朗普党”、“2020年投票给特朗普”这类群组里,热衷于分享唯一未与特朗普撕破脸的知名媒体美国福克斯新闻网的视频,以及《希拉里的手铐》之类的文章。

  在推特网上,赛约克要么歌颂特朗普,要么抨击和特朗普的反对者。美国“商业内幕”网站称,他的推文多半语无伦次,令人不知所云,偶尔也有些推文短小精悍、热情洋溢,比如“支持特朗普!”、“支持‘侃爷’!”(美国说唱歌手坎耶·韦斯特是特朗普的支持者——编者注)。

  “这不是美国历史上第一起政治暴力袭击。1995年,几名白人极端分子以俄克拉何马市联邦办公大楼为目标,策划了9·11事件之前美国最严重的恐袭事件。舆论认为,它是由共和党的政治主张引起的。”美国政治学者巴伦告诉澳大利亚新闻网,“当时,时任总统克林顿立即呼吁两党化干戈为玉帛。他说,‘你种下的是仇恨,收获的也是仇恨’。”

  “如今,种下仇恨的人是特朗普。过去3年里,他一直在利用和加剧党派、性别与种族分歧。”巴伦表示。

  10月26日,亚利桑那州休斯敦、密苏拉和梅萨等多地举行了政治集会。集会上,年轻白人男性越来越多,自由派抗议者逐渐退居幕后。“Politico”指出,就在两年前,特朗普与其支持者还如同“地下势力”,上台执政似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那些曾经孕育愤怒、煽动矛盾的集会,如今充满了欢庆的气氛。支持者认为,特朗普当选总统是天经地义的;对于民意测验,他们嗤之以鼻,称之为“假新闻媒体的把戏”。他们几乎不担心11月的中期选举会生变数,甚至提前开始庆祝胜利。

  “他把这个国家从悬崖边缘拉了回来。”雕刻家鲍威尔·斯旺瑟告诉“Politico”,特朗普已经进了“万神殿”,成为美国最伟大的5位总统之一。

  在梅萨的集会中,一群20岁出头的青年和高中男生把特朗普的反对者围在中间,大声吼叫、辱骂,还有一些人对CNN驻白宫记者吉姆·阿科斯塔发难。一个年轻男子说,非得把阿科斯塔逼到痛哭流涕,他才会收手。不过,他未能如愿。

  当特朗普现身集会时,一名年轻男子冲他高喊:“我爱你!”随后补充道:“禁止同性恋!”

  激烈的抗议、暴力和有针对性的炸弹包裹袭击……澳大利亚新闻网指出,2016年大选以来,美国的政治和社会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分裂。

  “和从未像现在这样对立,温和的中间派在迅速消失。人们越来越不愿意倾听不同政见,甚至不愿与异见者来往。自由派与保守派不仅意见不合,而且拒绝成为邻居、同事和朋友。”该网称。

  密歇根州立大学心理学和全球城市研究副教授扎卡里·尼尔认为,两党之间的分歧已发展到最严峻的时刻。“今天,我们已经走到了两极分化的极限,这样下去将很难制定任何社会或经济政策。”

  “政治隔离越来越严重,志同道合者才能交往或共同生活。”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公共政策专家乔纳森·劳克指出,美国有成为“两个国家”的风险。

  在澳大利亚新闻网看来,网络只会加剧隔阂,因为人们会挑选符合自己口味的网络圈子,几乎没有机会接触不同的观点。“社交媒体经常沦为网络暴民的聚集地。”政治评论家维克多·汉森称,互联网是“常识和克制的敌人”。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发现,在种族、移民和社会福利等问题上,美国党派分歧明显扩大;根据最新的民调,1/3的美国人相信“新的内战”已不可避免。

  不过,悉尼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的拉特克利夫有不同看法。“我相信大部分美国人是紫色的——既非纯粹的红色,也非纯粹的蓝色。”他说。

  “我们在电视上看到愤怒和偏激的政治行为,这并不代表所有美国人。我想,大多数人仍然是中间派。”拉特克利夫希望“正义终将占据上风”,一切回归正常。

  不过,这需要人们先冷静下来。而从目前的情况看,他也不知道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

  4年一度的美国中期选举将在11月6日举行。据美国“Politico”新闻网报道,眼下,总统特朗普正忙着巩固共和党在国会的控制权:利用中美洲大批非法移民奔赴美墨边境一事大做文章,煽动民众对“外来者”的恐惧和仇恨;同时宣布将“以史上最大力度降低处方药价格”,获得更多民意支持。

  然而,近日一连串向特朗普的反对者投递的匿名炸弹包裹,打乱了总统的如意算盘。他的中期选举大秀,被一名狂热的“脑残粉”抢了戏。

  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近日发生的一连串匿名包裹事件中,已知的第一个收件人是金融大鳄索罗斯。这位超级富豪住在纽约曼哈顿以北80公里的贝德福德郊区,10月22日早上,他的别墅邮箱里出现了一个包裹,里面是一根约15厘米长的疑似雷管炸弹。警方称,包裹并非通过邮局投递,有人把它放在了索罗斯家门口;炸弹不是恶作剧,里面填满了货真价实的炸药。

  如今专注于慈善和政治的索罗斯支持全球化。起初媒体猜测,他收到炸弹是因为被怀疑暗中赞助中美洲非法移民。随后数日,前总统奥巴马、前副总统拜登和克林顿夫妇陆续收到了同样的炸弹包裹。线索似乎清晰起来——他们都是人或的著名支持者,是“特朗普的敌人”。

  收到炸弹的除了政客,还有其他名流。10月24日,好莱坞影星罗伯特·德尼罗的电影公司也收到了炸弹包裹。美国《国会山报》称,德尼罗近来经常批评特朗普,在2018年托尼奖颁奖礼上更是对其破口大骂,引得台下阵阵叫好。

  此后,炸弹包裹收件人的名单越来越长,曾抨击特朗普是“骗子、疯子”的加州女议员马克辛·沃特斯,以及美国史上首位黑人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也跻身其中……

  神秘的炸弹客没忘记给特朗普频频斥责的“假新闻”媒体送去一份恐慌。10月24日上午,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电视节目正在报道炸弹包裹事件,其位于纽约市时代华纳中心的办公楼却出现了同样的包裹,上面写着“约翰·布伦南收”。作为中央情报局(CIA)前任局长,布伦南经常在CNN的节目中批评特朗普。面对炸弹威胁,CNN不得不中断节目,紧急疏散员工。

  “你们应该能听到,警报响了。我们去看看出了什么事,很快就回来。”给观众留下这句话后,节目主持人匆匆离开了直播间。

  几天内,13个炸弹包裹出现在美国多地。恐袭阴云蔓延全国,总统特朗普不得不作出回应。10月24日,他在会议中谴责“政治暴力”,呼吁“上下团结”。

  对于总统的这番表态,领袖查尔斯·舒默并不认同。“总统用自己的言行一次又一次地纵容暴力、分裂国家。”舒默在10月26日发表公开声明称,“除非他进行反省,否则任何表态都是空谈。”

  美国政治学者约翰·巴伦指出,所有收件人都有个共同之处:他们都是特朗普“有毒言论”的攻击目标。

  “今天,他(特朗普)在台上呼吁团结、和平,他的支持者却在台下高喊,‘把希拉里关起来!’他还多次攻击美联社是‘全民公敌’,称CNN为‘假新闻’。结果,希拉里和CNN都收到了炸弹。”巴伦告诉澳大利亚新闻网。

  “这案子是联邦调查局的头等大事,我们已全力调动资源。”10月26日,联邦调查局(FBI)局长雷伊发表声明称。

  雷伊立誓火速破案是因为心里有底。据CNN报道,案件在10月25日取得了重大突破:在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市一家物流中心,人们成功拦截了5个炸弹包裹,调查人员连夜将它们送往位于弗吉尼亚州匡蒂科市的FBI法医实验室。在寄给女议员沃特斯的炸弹上,他们找到了DNA和指纹,立刻使用DNA样本库进行比对。

  调查结果指向了56岁的佛州白人男子凯撒·赛约克。调查人员随后从另外两枚炸弹中提取的DNA也与他有关。FBI调查了他的手机号码和通话记录。

  一名官员告诉CNN,锁定疑犯后,特工翻阅了他的社交网络记录,证实了他们的怀疑——赛约克在网上留下的拼写错误和包裹上的错误一模一样。比如,他把“Hillary”(希拉里)误写成“Hilary”,把“Schultz”(舒尔茨)误写成“Shultz”。

  通过网络追踪器,FBI锁定了他的行踪。10月27日一早,特工正要采取行动时,纽约、佛州和加州警察局接到报案称,出现了3个新的炸弹包裹。这些包裹大同小异:15厘米长的PVC管中填满爆炸物粉末,装在有气泡衬里的马尼拉信封内;信封上附有6张美国国旗邮票,回寄地址是佛州共和党人黛比·舒尔茨的办公室。

  不能再拖了,FBI果断实施抓捕。10月27日上午,特工在佛州普林特市一座停车场里逮捕了赛约克。他已在车里住了相当一段时间,将白色货车“装扮”得令人瞠目结舌:车身挂满希拉里、奥巴马等自由派名人的照片,写着“CNN逊爆了”等字样,车里还有两个未寄出的炸弹包裹。

  赛约克被控犯下与13件爆炸装置有关的5项罪名,司法部长塞申斯宣布,如果罪名成立,他将面临最高48年监禁。

  特朗普的支持者称,炸弹包裹是一场精心谋划的阴谋,幕后黑手是特朗普与共和党的“高级黑”。但“Politico”认为,这样的指责毫无依据。

  “这种阴谋论大有市场。很多人不相信自己站错了队。”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的肖恩·拉特克利夫博士告诉“Politico”,某些强硬派坚信,这场“袭击”是精心策划的。

  来自赛约克社交媒体账号的证据有力回击了“阴谋论”。《纽约时报》写道:“2016年特朗普参加总统选举前,赛约克在网络上展示的生活看起来和常人并无区别,大餐、健身房、性感美女、户外运动……都是中年男性展示男子气概的惯常手段。”

  2016年大选期间,赛约克频繁发帖。在一张参加特朗普竞选集会的照片中,他戴上了“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帽子。此后,他开始活跃在“美国特朗普党”、“2020年投票给特朗普”这类群组里,热衷于分享唯一未与特朗普撕破脸的知名媒体美国福克斯新闻网的视频,以及《希拉里的手铐》之类的文章。

  在推特网上,赛约克要么歌颂特朗普,要么抨击和特朗普的反对者。美国“商业内幕”网站称,他的推文多半语无伦次,令人不知所云,偶尔也有些推文短小精悍、热情洋溢,比如“支持特朗普!”、“支持‘侃爷’!”(美国说唱歌手坎耶·韦斯特是特朗普的支持者——编者注)。

  “这不是美国历史上第一起政治暴力袭击。1995年,几名白人极端分子以俄克拉何马市联邦办公大楼为目标,策划了9·11事件之前美国最严重的恐袭事件。舆论认为,它是由共和党的政治主张引起的。”美国政治学者巴伦告诉澳大利亚新闻网,“当时,时任总统克林顿立即呼吁两党化干戈为玉帛。他说,‘你种下的是仇恨,收获的也是仇恨’。”

  “如今,种下仇恨的人是特朗普。过去3年里,他一直在利用和加剧党派、性别与种族分歧。”巴伦表示。

  10月26日,亚利桑那州休斯敦、密苏拉和梅萨等多地举行了政治集会。集会上,年轻白人男性越来越多,自由派抗议者逐渐退居幕后。“Politico”指出,就在两年前,特朗普与其支持者还如同“地下势力”,上台执政似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那些曾经孕育愤怒、煽动矛盾的集会,如今充满了欢庆的气氛。支持者认为,特朗普当选总统是天经地义的;对于民意测验,他们嗤之以鼻,称之为“假新闻媒体的把戏”。他们几乎不担心11月的中期选举会生变数,甚至提前开始庆祝胜利。

  “他把这个国家从悬崖边缘拉了回来。”雕刻家鲍威尔·斯旺瑟告诉“Politico”,特朗普已经进了“万神殿”,成为美国最伟大的5位总统之一。

  在梅萨的集会中,一群20岁出头的青年和高中男生把特朗普的反对者围在中间,大声吼叫、辱骂,还有一些人对CNN驻白宫记者吉姆·阿科斯塔发难。一个年轻男子说,非得把阿科斯塔逼到痛哭流涕,他才会收手。不过,他未能如愿。

  当特朗普现身集会时,一名年轻男子冲他高喊:“我爱你!”随后补充道:“禁止同性恋!”

  激烈的抗议、暴力和有针对性的炸弹包裹袭击……澳大利亚新闻网指出,2016年大选以来,美国的政治和社会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分裂。

  “和从未像现在这样对立,温和的中间派在迅速消失。人们越来越不愿意倾听不同政见,甚至不愿与异见者来往。自由派与保守派不仅意见不合,而且拒绝成为邻居、同事和朋友。”该网称。

  密歇根州立大学心理学和全球城市研究副教授扎卡里·尼尔认为,两党之间的分歧已发展到最严峻的时刻。“今天,我们已经走到了两极分化的极限,这样下去将很难制定任何社会或经济政策。”

  “政治隔离越来越严重,志同道合者才能交往或共同生活。”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公共政策专家乔纳森·劳克指出,美国有成为“两个国家”的风险。

  在澳大利亚新闻网看来,网络只会加剧隔阂,因为人们会挑选符合自己口味的网络圈子,几乎没有机会接触不同的观点。“社交媒体经常沦为网络暴民的聚集地。”政治评论家维克多·汉森称,互联网是“常识和克制的敌人”。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发现,在种族、移民和社会福利等问题上,美国党派分歧明显扩大;根据最新的民调,1/3的美国人相信“新的内战”已不可避免。

  不过,悉尼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的拉特克利夫有不同看法。“我相信大部分美国人是紫色的——既非纯粹的红色,也非纯粹的蓝色。”他说。

  “我们在电视上看到愤怒和偏激的政治行为,这并不代表所有美国人。我想,大多数人仍然是中间派。”拉特克利夫希望“正义终将占据上风”,一切回归正常。

  不过,这需要人们先冷静下来。而从目前的情况看,他也不知道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vkdesigns.net/xinbeidefude/601.html